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她

去评论
很久没有打电话给我的她,果然找我不是闲聊,她说她想换车,还差一点钱,从我这里借两万。我立刻答应,连间隔都没有,就怕略有沉吟会伤害了她,不因为仅仅是两万块钱对我确实不是负担,而是我知道开口对她这样一个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挑战,虽然她口气是一如既往的那样散漫不在意。 和她的感情现在想来不是年深日远日渐枯萎,而是岁月迢遥思之温柔。想当年,99年,我失业的时候,是她每天打电话让我去吃饭,是她和当时男友陪我一起逛街,甚至,我的第一次游泳,第一次去黄山都是与她一起的,当年她意气风发的时候没有弱待我,今时今日我有力量给她一臂之力又怎能稍作犹豫? 我妈一直不太理解我这样的人在外面怎么也能好友如云,在她看来我既懒又脾气爆燥。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就是有恩报恩,有仇也不见得就真的就记一辈子了。别人对我好,我总是想着十倍百倍地回敬,以不负知遇之恩,总是心怀感激,想着要让对方没看走眼,想着不负人望。 我们确实关疏离很久了,差不多十多年前我进了一家外资公司后就慢慢地减少了来往,大家忙嘛,理直气壮地成了理由之一。她的消息一直从另一个朋友那里得来,她们现在是麻将桌上的搭子,一周总要见几次。约她吃饭却屡约不到,总是各种搪塞与借口,我确切明白,真相是她不再愿意与我亲密来往,如十几年前那样。十几年前我们都二十多岁,那时我们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正青春年少,对未来没有想法但觉得必定不会差,我们每夜每夜流连于茶楼打牌斗地主,我们当时身边都有男伴,她的后来成了老公,我的换了一个又一个,相同的是,现在我们都是独自一人,觉得男人确实就是身外之物。 感情上的苦一开始是我吃得多,她旁观,评论,再后来,是她颠沛流离,我耳闻目睹,竭力开导。可惜的是,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固有的命运,总是按着性格的轨迹偏执向前,别人的意见是无足轻重的风,借势可以,阻止则完全没有能力。我们终于渐行渐远,也有着这个原因吧,我原以为我们会一直那么好,双方各自结婚生子后也仍能亲如一家,回首这种想法,不由要微晒一下,我,太天真了。 她长得很好看的,五官比我强多了,眉眼都俊,可惜,就是无序的生活也渐渐浸入到脸上,当年学校里参加乒乓球比赛的活力姑娘早已不见了,如今的她疲懒,冷淡,上次去她家,她在路口迎我,远远看到她,站在马路边,不耐烦的样子,身上挎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包,手上夹着一支烟,看到我,简单一笑才有一点昔日风采,说妈妈不让她抽烟,她借口说来接我一下跑到外面抽一根。。。对的,那次我是因为她生病了去看她,她对自己身体毫不在乎,她只是等不及地想解个烟瘾。 我们不同专业,但是,好象就因为那次运动会大家得以熟识,彼时她就头发很短,很有个性的样子,宿舍离我们不远,我经过的时候会打个招呼,探头的时候只要她在,多半在她上铺的床上悠闲地抽一根烟。我没问过她什么时候学会的,可能因为她熟稔而且享受,仿佛生来如此。 感情加深是那年夏天我打开水烫伤,伤没有完全好就到学校来参加考试。那年的合肥夏天格外热得早,热得可怕,宿舍几乎不能住,我去学校医务室换药,差不多痊愈长好的伤口在粗暴的操作下又撕裂,我去外面电话亭打电话,当时就是她陪着我。今天没人相信坚强如我也会有哭哭啼啼脆弱的时候,但那一天,我确实是一听我妈的声音在话筒出现就开始哭得泣不成声,挂了电话,我对陪在一边的她收住哭声勉强一笑,说我明天早上回家。 年少的时候,友情总是来得很简单,一个默默的了解的微笑,一个什么也不问的陪伴就可以铸就一段很牢靠的感情,就算中间有失散,再见的时候也毫无间隙。 大学毕业后,我们各分东西,几年后,当我重新回到合肥,还没站稳脚跟,她就又出现,我在报纸上一个不起眼的电话后面找到了她,又联系了我们彼此,那一年,我已经开始做销售,那一年,1998年。  


17 条评论

  1. 珍惜能珍惜的~接受要接受的~
  2. 背一个来路不明的包没什么,关键不能让未来的路不明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