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我的朋友戴玮

我的朋友戴玮

去评论
戴玮 :鲜明的女性主义践行者  女性主义从词条上来说是指为结束性别主义(sexism)、性剥削(sexual exploitation)、性歧视和性压迫(sexual oppression),促进性阶层平等而创立和发起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除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女性主义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性底层(如女性、跨性别)的权利、利益与议题。  听起来很复杂,理解起来却首先是实现自我平等,是把女性从性别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身到心,从智到灵都从更高方面要求自己,进而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影响更广大的人群。中国从建国以来虽然口号上是妇女能顶半边天,但事实上五千年以来的文化,始终大多数女性认为自己的岗位就在厨房与卧室。虽然现在好多女性作者也声称自己是女性主义者,但从我目力所及范围看,最为符合女性主义者定义的尚只有一位,她就是戴玮。  著名的财务专家,高级管理咨询师,藏书人,格桑花西部助学的倡导者,而且还是一个幸福家庭的主妇, 一个七岁孩子的母亲。从社会形象到家庭角色,她处理得面面俱到而且从无手足无措之感,把她誉为是一面女性主义旗帜,即使别人认为稍有溢美,但我认为毫不夸张。  这几年,我总是很热衷向别人介绍的是我的好友戴玮,某一些瞬间,我能感觉到自己拥有某种骄傲的幸福感。有人会炫耀看过多少书,有多么高的学历,住多大的房子,老公多么有成就,家里有多么可爱听话的孩子,但对于我来说,拥有一个象戴玮这样出色的女朋友,也绝对是一件不输于以上所有所列举事项的可引以为豪的事。  想起我和她最初的相识,不过是网友之间的见面。因文而起爱慕之心,立刻约出来吃饭勾搭在网络年代是常事,但当时确实并不知道后来我们会有联系,并且一直绵延至今,如果不出意外,我想这感情恐怕还会一直到很久。 那应该是2007年的夏天,我们约了一个饭局,当时说好在四牌楼见面,她的公司在那里,车停路边,我们打着电话报着彼此方位,然后,看到一个虽身怀六甲,但身手十分矫健的女人向我走来。当时目瞪口呆是有一点的,因为我没想到,网上那个格局巨大,说话动辄有风甚至叫做锐利的戴玮,真实的肉身其实是如此的娇小。网友相见常有所谓见光死的悲剧,庆幸的是,我们并没有。  当时的戴玮,我对她的所有了解都来自她在沙龙所开的博客:大道博一高级合伙人,格桑花助学倡导者。这几行简介和今天在沙龙中看到的已然不同,不知道她自己是不是还记得?!大道博一,是当时安徽最著名的民营管理咨询公司,在我很多客户单位里都看到过这个名字,而且多处张挂着与这个公司合作的有关照片,很厉害的呢,而戴玮,居然是是创始人之一,也是高级合伙人。而关于格桑花,这个全国都鼎鼎有名的西部助学组织我辗转听过很多传说,我曾加入的那个车友会在多次进西藏自驾活动中都义务承担了探访学生及运送学习物资的任务。  一个是专业上的业界栋梁,一个是公益上的知名大咖,这两个看似遥远的身份,在戴玮身上得到了和谐的统一,并且看似浑然天成,毫不冲突,她真的既是管理咨询方面的专家,解决问题的高手,同时也是清醒的公益人。  合得来,走动频繁,和她近距离相处了解下来,她在我的感觉中更中立体而真实。不得不承认,戴玮真的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个接近完美的人,既有丰沛的情感,又有成熟的理智,至少,她绝对不是一个选择恐惧症或是拖延症患者,当然更 是突发性激情冲动症患者。见过太多情感过于饱满的人,热情冲动,却往往不持久。他们的热血易于沸腾,却更易于冷却,所谓的持久力几乎是一桩难以匹配的词。  对于此,戴玮和我说过,做公益确实常常会有这样的人出现,被事情或是故事感动,他们热切地找到组织,热切地想承担一些事情,但是,过不了多久,就觉得累了,时间和精力都难以为继,于是,工作往往还没有开始,就被扔在了半道。这种有可能的消耗现在被严格控制,每一个要加入组织的人,都要接受测试,不要以为公益组织就是无条件地可以加入,以为只要你来,我的大门就热情打开,不是的,要加入请先做题,让严密的测试来帮助你认识自己,你是一个负责的,有持续关注力,有足够耐心的公益人或是志愿者吗?如果不是,我们情愿你就一直陪伴鼓掌就好,不一定要加入,支持有很多种,并没有高低之分。但是,如果加入,它一定是和责任感有关,责任感是种重压,真的不每个人都适合担当起来。   一个理想主义的前世今生  戴玮的人生至今为止都是比较顺畅的,父母中年得子,上面两个哥哥的妹妹,给家里带来的欢喜显然非同一般,她曾与朋友们说起从小到大从未挨过打,引来大家惊叹。但也许正是家庭的这种绵绵无尽的宽宥与爱,让她从来未曾有过黑暗或是阴影,她一直是光明正大地长大,理直气壮地做任何事,她那些惊天动地的选择,比如参加某运动,比如去到异地谋生,比如再回到合肥创公司,比如多次去西藏,比如全力投入公益事业。。。。我时常想,是什么样完满的灵魂之船才可以不需要借助任何锚来固定自己的人生,而是方向正确元气满满地冲向各种选择,从看似荆棘的路上也走出一条玫瑰之道。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相信有家庭的影响,更相信来自于自身的自省与自求。  正确的自我判断自我选择从何而来?作为一个自小被父母严厉管教,棍棒教育残酷的被践行者,我和她曾经饶有兴趣地分析过我们这出身迥异的两个人为什么在多年之后,居然仿佛并行在相距并不算远的两条路上,相知相惜,几乎算是同志。用同是巨蟹座来解释显然太过于噱谑了,我们后来分析觉得,我们能够殊途同归,可能是因为我们都爱阅读。  阅读是从别人的世界看到自己的位置,是人格完善与建成过程中间一件极其重要的本事。一直自诩自己的阅读量巨大,但和戴玮一比,才发现,在她面前,这个优点不止不能熠熠生辉,甚至虚荣之火一时三刻就有要熄灭的迹象。好吧,如果你曾经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混过著名的天涯论坛,著名的读书版块闲闲书话,就应该知道曾经有版主叫“无语独上西楼”,这就是戴玮的网名。她主持最有名的读书版块,广交各路朋友,见多识广,博闻强识,我觉得,那段经历,让她在阅读的深度广度上有了更多的增益。  阅读的益处已经有太多的文字铺天盖地各处而来,但是,于我们自身而言,我们获得了滋养,并且被相应地塑造成了自己最想成为的那个人。我甚至猜想,如果戴玮不是早期看了很多关于西部的作品,比如马原的冈底斯的诱惑,还有比如西藏秘史,她与西部的结缘是不是真能如我们今天看的这样也确实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有些事如同血底的脉络,不知道来历,但它们存在着流淌着就是明证。  时至今日,她仍在大量购进书籍,她的阅读量之大,时常使我咋舌。出去讲课或是旅行的时候,不方便使用纸质书的时候,她也会使用电子阅读器,用手机或是PAD看书。当然更多的是还是纸质的吧,那种手感及对情感的熨贴该是什么也比不上的吧?~她是精英文化的推动者,是逻辑思维的铁杆会员,是各种新事物的体验者,我想,这最初都是阅读播下文化及学习的种子,它已变成向前进的一个基因,不会随着年龄及阅历而逐渐淡去,不会如我一样慢下脚步,仍是向前飞奔。   身体力行的公益者  提到戴玮加入格桑花其实是出于一个偶然,那个时候,格桑花组织的创立者洪波举行一个小型的分享会,戴玮去参加了,由此与洪波结缘。与格桑花结缘的那一天她一定不知道她会如此深地介入这个组织,大部分时间都投入了不说,身份也从当初的倡导者变成了今天组织的一个干将,官方头衔是: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会副理事长。  做公益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有怀着大爱,没有怀着对人类,对不同族内更深切的关怀,不会这么长时间都能坚持做同一件事,而且没有丝毫倦怠的迹象。 关于她为什么会选择西部助学,为什么和那片土地的孩子有那么深的感情,为干什么她能真切地关心他们就象关心自己的骨血,我想,她自己的文字就可以完全说明。  “经常会有人问我: 公益的方向那么多,你们为什么选择了青藏高原? 你身边就有贫困与弱势,却为什么选择牵手藏族? 我总是回答说:我是个爱藏族的汉族人,在青藏高原有很多我的朋友、我关心的、爱着的人。在过去的100年里,我们汉民族经历了从农耕文明向城市文明的巨变,过程不可谓不痛苦,而现在,轮到藏族人来经历这个过程了,他们将由游牧文明向城市文明转变。这是趋势,无人能挡。只有接纳与顺随。所有的历史巨变,都会伴随着阵痛,而我、我们,愿意在这个过程中,温存且清醒地站在他们身边,陪伴他们一起经历。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老师们是否也应养成日三省吾身的习惯,扪心自问:作为一个民族教育工作者,我有完成自己的使命了吗?我有教会孩子如何做人做事吗?我有信心我教的孩子可以掌控得了他们的未来了吗? 刚才我和洪波说:此刻,我深刻的感觉到我们肩负的使命,是唤醒老师们。 老师们若不清醒,只以糊涂的爱去待孩子,孩子长大了,可能就是没有骨气、没有血性、没有尊严的人。 倘真如此,这个民族就将彻底失去未来,失去希望。 ”----《唤醒老师 争取未来》  认识她的这些年里,我看她乐呵呵地安排参加格桑花的各种活动,西部的孩子来来去去,老师来来去去,工作量之大,文字量之大,普通人难以想象,但是,她就是一个精力无穷的超人,在工作,家庭以及格桑花之间自如切换,而且都做得很好,我想,除了热爱,无法解释这些能量来源。  认识戴玮的时候,方小雪同学还在妈妈肚子里,而现在,小姑娘已经上了小学一年级。从三岁半跟妈妈一起去青海西藏,五岁时第二次去,方小雪同学不仅有远远超出同龄人的见识阅历也有远远超过同龄人的懂事与学习能力。戴玮身体力行地从思维方式到为人处事习惯上处处给小雪做榜样,身教就是最好的教育啊。  我知道戴玮为了培养小雪的财商,母女俩一起装了摩尔庄园,各玩各的帐号;我见过她们一起在来回幼儿园的路上对谈一个词的同义词与反义词,而且造句;我见过她们和我一起坐公交车,一起走路,每走一公里,就可以为公益组织捐一块钱。。。。最热的夏天,青海小朋友来合肥的时候,即使戴玮在家里写教案忙于文字工作,小雪仍每天和他们在一起,并不觉得辛苦。2014年的夏天,当戴玮要再度启程去青海西藏的时候,她郑重地征求了小雪的意见问她是否同行,小雪也郑重地表示,她更愿意呆在家里和爷爷奶奶一起。她说,她永远尊重小孩是一个人,而不是随意支配的动物。  有人说中年后的女人就是拼小孩,拼老公,但我们从他们一家三口开车去苏州参加格桑花毅行募款活动这么美好的事情来看,戴玮在哪个方面,都算是胜利者。  有次问她,戴总,你能有点缺点吗?她坦白说,不爱搞卫生,家务极其不擅长,对于家庭装修之类的事想到就抓狂,听得我们哈哈大笑。话虽如此,她其实一直在努力,在自己工作,爱好与家庭之间,她已经在努力平衡,在不丢失自己的前提下总是想增加全家人的幸福感,包括给老公订最爱的小说,给女儿买喜欢的书。有一天,她乐呵呵地在群里感叹说,哎呀,昨天想包包子,但是面发了一下午没发起来,一看,用了低筋面粉。。。。我们就和她一起开心地呵呵笑了。反正最后我们还是看到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虽然没有那么皮白馅大,但是想来味道也一定不错。      


19 条评论

  1. 多年前参加过大道博一的拓展训练,觉得这个名字取得特别好
  2. 好文章,热血唤醒!向两位优秀的女性致敬,女一号身旁就是二号!彼此共进,未来绵长。
  3. 女人真心赞美的女人一定很优秀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