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论女神是怎么炼成的

论女神是怎么炼成的

去评论
 延伸阅读:

『李筱懿』为什么人人都爱于继勇

掐指一算,我和女神李筱懿认识十年了。 大约是2004年的春天,安徽商报社又新招了一批记者。在走廊里擦肩而过的时候,面对新同事,老同事自然会多瞄几眼。报社六成是年轻的小伙姑娘,都处在看人爱看脸蛋的年龄。长相漂亮的新同事,他们的名字,会比较早的被其他人记住。 没几天,就有人跑到我办公室,隔着透明的玻璃,指着走廊里一晃而过的身影说:那个是新闻部才来的,写财经的妹子,人长得很漂亮,条子好正。 等我准备细瞅,看到的已是背影。 出版部夜班排版的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她们是本报的新闻中心,我只往那里坐了半小时,排了一个副刊版。就知道白天那个背影的名字了:李筱懿。 这个名字笔画真多。2004年,我们报社还没用电脑写作,用钢笔写李筱懿名字的时候,我总是写错。所以,在组饭局前,开列饭局委员会常委名单的时候,我喜欢把李筱懿写成“李小一”。我们饭委会一般是四个人,其他两位是周强、苗同伟。嗯,三男一女。约2006年左右,又增加了一位沉默寡言的兄弟周祥新。 安徽商报在环城河边上,往东走约几百米,桐城路两边有不少小饭店,从火锅麻辣汤土菜馆到快餐店样样都有。如果再往东走,还有几家小饭店,比较著名的叫绿杨村,一家上海风味的饭店。我们比较喜欢点的菜是鱼杂锅仔。吃饭都不客气,锅仔还没烧热,就差不多只剩下鱼刺了。当然,李筱懿也会跟着我们抢。 报社一路之隔有个茶楼,叫兰宫,现在的名字叫晚香亭了。2004年左右的兰宫,早晨卖广式早茶,中午却没什么食客,离家比较远的同事,就把这里当午间休息室。点一碗牛肉面,一人一个大沙发,吃完面还赖着不走,可以躺着眯一会。 有时候,我们在兰宫霸沙发的时候,会多点一碗雪菜肉丝面。等短信响的时候,就喊服务员开始下面,面端上来的时候,李筱懿就出现了。一开始,我们以为女孩子饭量小,给她叫小碗的,她反抗,说,凭什么啊,我也要大碗的。然后,她真的都吃完了。 只写了几个月的新闻,李筱懿就被慧眼识珠的老总调到广告中心去了。2004年的安徽商报还在处在急剧上升期,新闻策划亮点不断,但是广告收入还是本市都市报老三的位置,报社老总有点忿忿不平的意思,要打翻身仗,四处挖经营人才。然后,就把李筱懿从新闻中心挖广告中心去了。 写新闻是被采访对象捧着记者,拉广告是从客户口袋里掏钱,要赔着笑脸。我们都觉得李筱懿角色转变的好快,以前她被人捧着,现在她要捧着别人了。 一开始,李筱懿负责省外业务。说实在的,彼时的安徽商报在省内根据地还没扎稳,省外有什么业务呢?她肯定是被派去拓荒的。广告中心是要靠业务说话的,我们知道她做得很艰难,但是,她还是笑嘻嘻的来,笑嘻嘻的走,吃面还是要大碗的——她心态真好。 我们知道李筱懿文笔好,是从她开博客开始的。2006年,我们饭委会天天吃吃喝喝觉得人生好没理想,就弄了个公共知青沙龙博客网站,李筱懿也被拉进来写文章。结果,她写了几篇之后,被分管我们专副刊的老总赵焰先生看到了,赵总说,李筱懿写得真不错啊,给她在《橙周刊》开专栏吧。 就这样,李筱懿就成了我们饭委会最早开专栏的人了。后来,报社的一批美女加才女,比如杨菁菁、葛怡然和王雅妮,都先后成了《橙周刊》的专栏作者。 我们说,李筱懿,你文章写得不错啊。李筱懿撇撇嘴说:我也是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可好。 2006年之后,李筱懿越来越忙了,她当了《爱家周刊》的主编,打她的电话,要么在探访客户的路上,要么在某某活动的饭局上,鉴于她经常缺席,我们五人饭委会,最后只剩下四个男人了。 有时候会在排版室里碰到李筱懿,穿着牛仔裤,束着马尾辫,呼呼奔上楼,又呼呼的跑下来,踩的楼梯咚咚响。看到她楼上楼下的跑,就知道她心情挺不错。 再后来,《爱家周刊》成了一个品牌,那些做建材市场的老板,都成了她专栏的忠实粉丝。他们说李筱懿是拉广告里最会写文章的,也是写文章里广告拉得最好的。 李筱懿说:你看,我一直有记者证呢。当然,她现在虽然是报社广告中心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但是她的身份还是记者,货真价实。 2008之后,我离开报社去了安徽电视台。再后来,周强离开报社去了合肥论坛。但是,饭委会还在。几个电话之后,三三两两又围在一个桌子上。吃着吃着,说到兴奋处,嗓门就大起来了,说话要抢着说。有一天,我们一起批斗一个我们认为喜欢斤斤计较的熟人,只有李筱懿默默的来一句:其实大家都不容易。嗯,她是我见过的女人里,背地从不说别人不是,也从来不抱怨的人。也许,她把抱怨都藏起来了,总留给我们笑嘻嘻的一面。 后来我知道有一个词叫360度无死角,觉得用来形容她合适。 因为不在一个单位,饭局越来越稀少。有一天,李筱懿发了一张孕妇照,我才发现已经有大半年没和她见面了。我在她QQ空间跟贴说,美女终于也胖了啊。她说,信不信我生下孩子之后,我还会瘦回去的? 她还真做到了。一边晒宝贝的照片,一边晒自己大汗淋淋的跑步照。你们想也想不到,她竟然在自家楼下的车库里练跑步。。。。。。半夜开车回家的人,一抬头看到一个长发女子半夜里在车库里一圈一圈的飞奔。。。。。。会不会吓尿。。。。。。写到这里,我简直要无语了。 2010年,她双丰收,生了孩子,又出了第一本书,书名叫《百炼钢成绕指柔》,里面的人物虽然用二十六个英语字母代替,但是,我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因为,有些“字母”差不多就生活在我们周围。 我们起哄要吃庆贺大餐,她拎着书就来了,饭委会成员一人一本,谦虚的要命,写得是请某某雅正。 然后,李筱懿在商报的副刊上,接二连三的发表关于民国女子婚姻爱情的文章。我印象最深的是写张幼仪的,题目是《坏婚姻是所好学校》。我大约看了四遍,然后用手机拍照发给外地做出版的朋友看。然后,出版社的哥们说:下次我到合肥,介绍我和她认识一下啊,我们社可以出她的书。 写了约两年,《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出炉了,一直停在当当网的畅销榜上。李筱懿的名字,越来越多的出现在省城各个媒体上,有的是专栏,有的访谈,有的是新闻。有时,在饭局上(好像我总在吃饭的意思),遇到少女贵妇,提到《灵魂有香气的子女》,我说我和作者非常熟,就有人端着酒杯过来说:敬你一个,能带我能见见作者吗?我说,大约可以。 其实我想说,当你身边的一个熟人突然的出名之后,多少会有些做梦的感觉,总有点不太适应。。。。。。比如,我非常熟悉的伍美珍老师,她现在排名中国作家榜第九名。。。。。。此处省略一千字。。。。。。羡慕嫉妒啊。当然,欣喜是必须的,我离畅销书作家这么近,说不定一不留神,我可以写一本《我的朋友李筱懿》或者《饭局上的李筱懿》,如果版税给得非常高,我就写本《你们所不知道的李筱懿》, 以及《李筱懿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你们等着吧。 2014年,《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狂卖60万册。冷静一下,这个数字背后的前十年的笔耕不辍,不停的阅读和积淀,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看到。没有大量的阅读,能在一百多个女性人物里最后遴选出最后的26个名字?看到优美的舞姿,也要想下舞者脚尖上的伤痕与辛苦。 2014年夏天,热辣辣的天,《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热销,李筱懿和陶妍妍一起开设的同名微信公共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也开始了。5个月的时间,公共号的订阅用户达到了9万人。公共号推荐的文章,每篇阅读量都在两到三万人次。 饭局委员会相聚的时候,我问李筱懿,你天天忙成了陀螺,哪有时间写啊,一天一篇。她说:每天雷打不动的四点四十五分起床,写完一篇正好天亮,吃完饭开车上班,路上还不堵。 然后,“四点四十五分起床写作”就成了圈内著名的励志故事了。有一次,和陶妍妍一起吃饭,我说,李筱懿天天起那么早就是打了鸡血啊。陶妍妍说,她哪里需要打鸡血,她自己就是鸡血。。。。。。。再次用省略号,表示无语了。 好像够3000字了吧,不写了,剩下的素材和故事,留着下次写《再论女神是怎么炼成的》。 哼。     《印象合肥》约稿 杂志估计已经印出,现在发,不算剧透了。:)


23 条评论

  1. 文字好,人物好,我还是那个微信公共账号的9万粉丝之一……
  2. 源于文字大典远眺女神,文字平实无华却意犹未尽,老于好文采!
  3. 怀揣梦想容易,坚持接近梦想难,佩服!
  4. 我也来赞一下!女神在崔岗远远的看过,真有范!
  5. 两篇都看了,360没死角,共振的一沓,哈哈
  6. 我掐指一算,我和女神李筱懿认识八年了,只是她不认识我,我快成资深粉丝了,当当网买她的书,可惜没她的签名。
  7. 和女神认识五六年而已,但是感觉自己对她的认识超过十年。越知道她内心多脆弱就越佩服她现在的多坚强。奔跑吧小李
  8. 昨天微信朋友圈被这两人刷屏,今日一见,深刻领会到沙龙已正式进入“互夸模式”了。
  9. 作为饭委会资深常委委员,我可以在稳重饭委会常委委员不方便的时候代为承接约见业务,价格参照周董!
  10. 我掐指一算,我和女神李筱懿认识十四年了。作为稳重饭委会常委委员,承揽各类约见筱懿女神业务,价格面议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