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美食 »  » 四川苍蝇馆子

四川苍蝇馆子

去评论
四川苍蝇馆子 《四川苍蝇馆子》,吴鸿著 即出 前几天,北京好货吴劼昊来成都耍,指明要吃苍蝇馆子。可见成都的苍蝇馆子名气不小。不管爱不爱吃,总是少不了吃上一回。在成都,所谓苍蝇馆子,大都是小饭馆,出品的菜也是家常菜,因味道巴适、价格低廉,广受好吃嘴爱戴。成都媒体也热衷于评选苍蝇馆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成都人对它的爱。 在成都市面上,先先后后也出现了好些个苍蝇馆子指南,或报刊或图书,不一而足,仅仅是吃,似乎还谈不上苍蝇馆子文化。我的朋友吴鸿(我们称他为鸿哥)是出版人,也是美食家,四川的远近闻名的饭馆,不知道吃了多少家。吃过的多,才能比较苍蝇馆子的好与不好,要不,只能是说空话。这《四川苍蝇馆子》在他,都是经验之谈,但不是一本探寻“苍蝇馆子”的指南或是什么“美食地图”,确如鸿哥所言“所记录的,都是我和朋友们的觅食生活”。 记得鸿哥最早写苍蝇馆子大约是在2005年前后,那时也只是随手记录吧,写得有意思,好吃嘴爱看,且跟着去寻觅餐馆。这都是饮食佳话。到了2007年,我在《成都客》杂志做主笔,约鸿哥写写饮食,他事多忙乱,写稿也是随意而为,所以写得慢。我说随意,是从表面上看,实则是每篇文章包含了精心策划,写出来的都是经得起考验。所以,他的粉丝众多,围绕在他的身边,想不做美食家都难。 常常跟鸿哥聚会,听他摆谈的都是饮食故事,合江烤鱼如何如何美味,成都没有这样好吃的烤鱼。隆昌的羊肉汤比四川其他地方的羊肉汤都好,这样的话语,真是勾人食欲。在成都周边的著名苍蝇馆子,没有他不知道的,比如龙泉的柏合豆腐皮、双流的刘鳝仁饭庄、清流镇的板鸭……在他的笔下一一出现,或惊艳或个性,都是让人念念不忘的是苍蝇馆子。 说起来在成都这个地方,也有不少号称是美食家的人群,会吃会做会写的人并不太多,因之,给人感觉有不少是浪得虚名。像鸿哥这般的还不太多,他不仅在吃,也在研究苍蝇馆子文化。最近听说成都要成立一个苍蝇馆子协会,这是否能促进苍蝇馆子的发展,也还是一个疑问。苍蝇馆子讲究个性、味型,哪里需要一个统一标准来执行。把苍蝇馆子的食材量化(制作步骤程序化),也可能就失掉了它的个性。这只是关于苍蝇馆子的闲话,且不管他。 《四川苍蝇馆子》由四川文化名流流沙河、袁庭栋作序,这二位都当得上成都通,对四川、成都文化研究虽各有千秋,却同样具有重要地位。且看流沙河先生的序言: 吴鸿心仪的四川各地苍蝇馆子,即旧时的红锅小馆,店堂窄,地上脏,桌面腻,菜品精,价钱廉,味道好。 那才是放心大胆的吃。 最厌高档星级,吃的是礼仪,是表演,是规格。吾人自晨至暮,时刻不忘文明,好苦。 幸有苍蝇馆子,让我们俯食槽而大嚼,回归野蛮半小时,不亦快哉。 袁庭栋先生在《我也爱杀苍蝇馆子》序言里说: 自认识吴鸿以来,就知道他是一个好吃嘴。时间一长,还知道他还是一个四处追逐以至为嘴伤身的好吃嘴。他从年青时的能吃上升到会吃,再从中年时的会吃上升到懂吃,算是“升堂入室”。 关于四川苍蝇馆子的话题,肯定不是一册《四川苍蝇馆子》就能写尽的,毕竟四川苍蝇馆子众多,且各有特色,实在是包罗万象。看来,鸿哥需要继续踏上寻找四川苍蝇馆子之路。这对我等好吃的人来说,固然不能亲临苍蝇馆子的现场,到底还是可以通读阅读解馋。 最后,我的建议是,读这册《四川苍蝇馆子》,最好是在餐后阅读,若是餐前,只能看着这样那样的菜肴,这虽可跟着鸿哥的文字口水嘀嗒,却难解口腹之欲,那可真是一种痛苦了。


2 条评论

  1. 13年冬天去成都的时候,苍蝇馆子是我们必去一站。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