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他者聊中国(散记)

他者聊中国(散记)

去评论

 

2月6日(周五)晚上19:30——21:30,在庐州大道与祁门路交口大摩生活广场4楼的时光旅行咖啡馆,听安大外教、在合肥娶妻生子的法国老帅哥菲利普,以法国 味儿的英语,不拉中国。   他在中国呆了25年,见证了中国从千年如一的农耕社会瞬间穿越到繁华不下于纽约、东京和巴黎的摩登时代。个中变化之速、之巨,让来自数百年容颜几乎依旧 的法国的他,瞠目。联想这两天朋友圈看到的严峰(是复旦中文系任教的那个严吧)的话:“我活了半个多世纪,感觉中国每过10年一大变:从70年代到80年代,去毛化;80年代到90年代,市场化;90到00年代,网络化;00到10,希望是法制化吧。每次这么化一下,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小时候就像中世纪,现在 已是后现代,全世界大概没这么变的。我们一辈子,相当别国人几辈子,这么想也就觉得值了!”还真是这样!   我们身处巨变的龙卷风中心,感受不到变化的摧枯拉朽,仿佛水中的鱼,意识不到水的存在。而菲利普,作为一个他者,却留意到了这种变化的点点滴滴。他说 ,他只做一个见证者(witness),独自,或者和电视台合作,记录这变化的种种,记录行将消逝的物、人、事;不论断(judge)哪个好,哪个不好。以下,是他 分享的碎片:   以前,在中国乡下,只有富有的家庭,才有拖拉机。现在,很少有年轻人知道拖拉机是什么东西。快速向前,没错,但不该忘记过去,任由过去的物、人、事, 消逝;那是我们的根(他多次提到roots),我们的来处。   安大新区,以前是农田一片;翡翠湖,以前是垃圾场。合肥,以前是个小镇;现在,日显大都市轮廓。   以前,坐绿皮火车(座中一铁路工作的帅哥说,绿皮火车已陆续走入历史,高铁、动车外,将全部置换成橄榄绿的新型车),抽烟的,随地吐痰的,携带活鸡活 鸭的,那个熏人的味儿呀(他鼻子嘴巴扭成一小撮),冷风刺骨,但是,会有人就把车窗敞开;现在,动车(bullet train)上,乘客不抽烟,低声说话,车内 干净,有空调,舒适。   智能手机(我们粉苹果,他用小米。说这话时,他狡黠地亮了亮他手中的手机)把购买、娱乐、资讯等等功能,一网打尽。   中国有规章制度,但有趣的是,人们常常绕过规章制度去行事。一个女子,想要几个孩子,但是,中国法律只许生一个。她跟第一人丈夫生了一个孩子。离婚。 嫁给一个同志,生第二个孩子(种,是第一任丈夫的)。离婚。又嫁给一个同志,生第三个孩子(种,还是第一任丈夫的)。(旁白:菲利普认识这第二个同志 。问那同志,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婚姻?那同志说,这样很好啊!满足了父母的愿望,周围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怪。菲利普觉得,这样的婚姻才怪!我解释说,这,或许跟中国强大的孝道、家庭观念有关:家庭对中国人最重要,为了家庭,我们常常会牺牲自我)   短短两个小时的交流,他不止一次提到,打算乘木船,从合肥,到巢湖,入长江,然后,溯流而下,到上海。乘木船,因为木船行得慢,可以慢慢细察中等城市 到郊区到农村到小镇,再到大陆中国最国际化魔都的种种。于他,稀奇的,不是魔都;稀奇的,是魔都炫目光芒遮蔽了的更广阔的中国。我开玩笑说:“你可以做写了《江城》、《甲骨文》、《寻路中国》的何伟(他知道这个人儿)第二啦!他以英语传递巨变漩涡里的中国给世人,你以法语。”他笑笑说:“好主意!”


6 条评论

  1. 我有英语版的音频,要不?给个我你的伊妹儿!
  2. 有法语版的吗?英语版也可以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