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那山那庵那人

那山那庵那人

去评论
 
          一夜迷糊,突然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唉!大约命中注定无此行?
  “嗒嗒嗒……”爱疯6独特的闹铃声,晕!原来一场梦,户外走进我的生活,也走进了我的梦!那梦到底是期盼此行,还是拒绝此行?不纠结了,赶紧起床,梳洗,收拾东西,扛车下楼。 这是一次算得上孤独的骑行计划,新的圈子,新的群友,除了上官明珠,可能一个也不认识,遇到困难的时候,可能连个相助的人也没有。心里虽然有些惴惴不安,但还是朝着渡口赶去。 七时二十分,便到了水师营渡口,又到早了,看下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够我认真地啃锡麟街出名大饼了。 五分钟后,一个骑行装扮的陌生人出现在渡口大门那,微笑地点点头,问我:“你第一次参加我们的活动吧?”“是啊”聊天后,我知道他叫一闻,是群传说中的“政委”。 八时,陆陆续续到了二十六人,我们开始上渡船,朝江南行进。 自四月户外以来,水师营渡船不知乘坐了多少次,对我这样小时候在东北随军,后来在江北成长的人来说,江南是个美丽的画面,一直吸引着我走近走进! 渡口时遇到第二个熟人,他是行者,五一节宵坑峡谷穿越时相识的,他曾是大舅的骑友,是个资深的户外专家,曾经他发过一个小文档,里面记录着他的雪隆包装备清单,从住、穿、行、食到其他,每样东西都精确到克,令我十分崇拜,觉得他的户外能力是我永远无法想像和超越的。 这次骑行的目标是贵池区仰天堂,往返途经大渡口、殷汇、灌口,仰天堂、昭名钓鱼台、古石城、村村通、娟桥、灌口,全程95公里。 过了渡口,大家开始骑行,因为很多人不认识,我独自骑行,偶尔有人从我身边骑过,会微笑地说声“加油”,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渺小和孤单,半程中,忽然想起自己有小音箱,便打开,恰好听到戴佩妮的《一个人的行李》“心情好or心情坏,有什么好假装,反正天若真的塌下来我自己扛,天气好or天气坏,有什么好紧张,反正下一秒钟的我,开始开始流浪……”,有一种应景的忧伤。有人说,“只有一个人在旅行时,才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它会告诉你,这世界比想象中的宽阔。你的人生不会没有出口,你会发现自己有一双翅膀,不必经过任何人同意就能飞”。神游中,过了殷汇路口,听到一阵阵喊我的声音,没有戴眼镜的我,茫然地看着声音的方向,才发现,自己差点走错路了,才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骑行,一个人,哪有资格在街头晃荡,一个人,哪有资格去淡定。 一路追着政委他们,遇到了大卫,同行了一段时间,一路我们闲聊,聊政治聊写作聊民生,这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这一年关注得太少了,有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有思想,但表达慢慢迟钝,这是衰老的象征? 十时不到,我们到了仰天堂路口,我和想想相识,之前就有私聊过,因为认错人,却未想到,这也是种缘份,想想看上去很年轻漂亮,骑行踏频很不错,我们在这个路口开始相互留影,并相约私传,呵呵。 大约十点我们开始上山了,上山水泥路面,有些骑行很强的挂低档前行,我是骑一段路,推一段路,那一路,我脑海里想着一姐、天马、兔子和老枪他们,我觉得他们如果看到这条路,肯定有训练的激情,希望下次能和他们再来此地。 近十二时,我们到了山上的仰天堂,就是此行的目的地,据说,仰天堂始建于唐朝,位于殷汇镇石城村南玉屏山之巅,四周花松翠竹环抱,风景秀丽,历史悠久。尽管这里风水宝地非常灵验,万里香客来此求佛无不心想事成。传说后来有位法号目莲的和尚经常和仰天堂的道士宗武祖师斗法,后一直流传有“玉屏山顶仰天堂宗武祖师打坐,骆驼岗上朝阳洞目莲和尚修行”一联,但时间可能是在明朝。清光绪十七年,游方道士罗玉福曾在仰天堂修有一座道观,但竣工后即仙逝,道观因无人管理而荒废。1914年,张教光道士朝拜九华,闻仰天堂之名而重修庙宇,即今天所见的仰天堂之庵堂。后有潜山县徐氏女至仰天堂修道,1932年怀宁张氏女因中年丧夫,投仰天堂拜张道士为师。张道士八十一岁羽化,自此徐、张二人共住仰天堂。1936年,徐道姑受伤致宋村求医,住宋金荣家数日,伤愈后邀十岁小金荣上山看黑虎,因好奇,遂和徐道姑山上直至今日,一住就是70多年。宋金荣即我们常说的宋道姑,法号释立志。今年已八十五岁高龄,依然步履轻盈,耳聪目明,记忆尤好,仍能过目不忘。她在徐、张道姑相继仙逝后,与1944年皈依佛教,在九华山广济茅蓬慧真法师处剃度出家,1957年上江苏省宝华山隆昌寺受具足戒。期间,1950年,石城黄田有一刘氏女上山出家,赐法号释立本,2000年圆寂。后一直由宋道姑一人坚守庵堂。   仰天堂合影后,已是十二时二十分,开始下山,前一段水泥路面,因为太徒太险,政委一路强调不能骑行下山,十分钟后,我们到一个路口,政委说从这里下山,这一路大约三四公里山地路面,我带头颠簸着往下冲,想想小美女一直和我在一起,互相提醒着,政委从我们身边超过,骑到前方为大家拍照。虽然路面震荡、不平稳,但整个过程我觉得是此行的精华部分,怪不得天马他们如此爱好这样的山路,突然间懂他们了,原来我也是个虐已虐车之人,真是潜力无限啊。(自嘲一下)。 下山后有个分叉口,不知道向左转向右转,后面来的骑友夸我厉害啊,冲下来了,我一得意,夸起了自己车宽厚的轮胎,突然一想,我跟的不是一个这个车牌的车队,妈呀!我又开始二了。 一点多下山了,山下大桥处集合,大桥处的风景很醉人(抱歉,没有记住那附近村庄的名称)。     这时候已经是饥肠辘辘了,有人建议说先去订饭店,可以节约时间,以免赶不上回去的渡船。于是,我们三个先下山的,提前向殷家汇出发,这一段乡村公路,印象很深,一开始我紧随着他们骑行,后来被甩了,突然觉得很恐惧,如果前方有路口,我该往哪里行驶?都不认识,我又该电话谁?恐惧的力量是强大的,我挂上二七档,拼命地31巡航,追着他们,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全身都在用着力量,谁说骑行不减肥啊,因为你没有真正的出力。追上时,已是气喘吁吁,但又似乎找到了感觉,此后再没被落下。 大桥酒家在殷家汇右桥的桥头,饭前三缺一勉强参与了一牌惯蛋,发现技不如人,怕陌生的对门会骂,马上寻人换位。上官明珠拿着她师傅的单反,相邀去拍照。 狼吞虎咽,扫完饭菜(呵呵),有美女提议,此行来的七个女骑友合个影,大家美美的咔嚓定格(6人,有一个提前赶去去上班了)。 三时十分开始返回了,大家开始飙车,队长依旧在后面收队,前方估计不少传说中的骑域中的高手,分分钟就看不见影了,因时间充足,我和明珠几个在后面配合“收队”。 五时前,到达东门轮渡,听说大约六点开船,大家果断决定,再骑三公里到水师营对面轮渡,事实证明,决策英明,刚到渡口,就有船靠岸,没有耽误时间,大家骑车直冲到船上,羊年第一骑完美结束,码表显示全程97公里。 2015年3月1日池州仰天堂之行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