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这不只是你人生中的五年,这是一笔来自未来的贷款

这不只是你人生中的五年,这是一笔来自未来的贷款

去评论
那天,学编导的艺考生们心浮气躁的坐在教室里,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过两天他们就要奔赴全国各地报名考试,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离开合肥。他们在等我上最后一堂课。 这是我的第三届学生。带了他们有一年多,从头学习故事编讲、电影评论、节目分析、即兴评述。我们一起看《肖恩克的救赎》,看《活着》,也看《东邪西毒》,甚至还看《世界奇妙物语》,读欧•亨利,读吴念真,读罗伯特•麦基,也读张嘉佳。于是现在,他们已经能自己编出短剧,然后像模像样的自己配乐自己排练自己登台演出了。而一年前,他们很多人还是蜷缩在班级角落存在感为零的卢瑟。 有一个男孩忍不住说话了,老师,最后一堂课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他是个长得好看的男生,记得来班里的第一天,他剪一个杀马特的发型,戴眼镜,刘海挡住脸,提问时不发一言。第一次来的人多少惶惶恐恐,成绩不好,被父母拖来学艺术,他们问我,念编导到底有什么意义?于是我拿他开了刀。我把他刘海撩起来,“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你知道你在大学里会很受欢迎吗?但前提是,你得进大学。你现在不过是个女孩不会多看一眼的屌丝。在我的班里,我会教你如何说话如何表达如何展示自我。”于是他下课后交钱报名,然后剪了头发,在舞台上成了男主角。 一个女孩说,老师,马上要考试了我们很紧张怎么办? 她是个老被人讽刺是霍比特人的小矮子,打网游很厉害,很疯很男孩子气,上了台就是笑场王,天天被人做成表情包。我把她的故事编成短剧,她终于明白写故事是自己的长项,现在她想念戏文。 我明白他们现在很紧张,与平静接受高考的学生不同,艺考生需要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去考试,人生中第一次现场报名、比较实力、找保底学校、去坐火车、去找宾馆、一大堆人过五关斩六将的面试、考验自己的临场应变能力。这些人生中的第一次,自己决定自己人生的大事,居然都要在高三过半的冬天,靠不得家长,去自己完成。所以,他们多少都有点坐立不安、面色惶惶,仿佛一只一只风中凌乱的小白兔。 我知道,他们大多数根本不是因为喜欢才来的。大多数人来学编导的原因很简单,成绩不好,又想上大学,家长不知哪儿听来艺考可以更容易上大学于是就把孩子轰了过来。长得不好看,学不了播音主持,没艺术天分,学不了画画,懒得练,学不了乐器。至于成绩不好的理由也很简单,早恋、玩游戏、逆反心理,突然就塌了一步,惨遭打击,于是更差,于是再被打击,最后落入一个恶性循环。他们多半都看不上成绩好死读书的人,却总被频频打击信心,用“我很聪明只不过没学”来忽悠自己,从没有存在感到更没有存在感,最后成为一个愤怒的卢瑟。 我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 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十几岁,在学校里路过戏剧社的办公室,有个男孩子在里面练电吉他。他是从琶音开始练的,DoReMi DoReMi反反复复几个小时不停,无聊至极。听了一个多月,我忍不住去敲门了,我想问问他为啥不练一整首歌。这男孩教我,这是指法基础,训练左右手如何各司其职,拇指拨奏6、5、4弦,食指、中指、无名指分别拨奏3、2、1弦。不能越俎代庖,不能错音和节奏混乱。然后他说了一句至今我都记得的话,他说,我准备练八年。 八年?我不仅仅是惊讶,是难以想象。在短暂的十几岁里,我从没有想过超过一年的计划。即便是高考,除了按部就班的学霸,哪个人不是过着期末考试前一个月前临考抱佛脚的日子? “你练八年要干嘛?” “大概一年能熟悉吉他,可以尝试组校园乐队,三年左右把乐队搞的比较熟,然后继续练习,大概八年就能熟能生巧,毕业后就可以以这个为生。” 我无法描述第一次听到“八年”这两个字时的震荡,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你可以用时间为区隔,为自己的人生做计划。那些从此处出发的时间,仿佛一笔来自未来的贷款。 这一年来,班上的学生每周都要写周记,大多数时候,我不规定题目,也不划定范围,他们写影评、写故事、写心得,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于是有些人在周记上跃跃欲试地开始了故事连载,与让人焦头烂额临时抄抄的数学作业相比,这甚至成为不少人,这一年来唯一一直坚持过的喜欢的事。 我问,“那么你们现在,有没有觉悟给自己一个五年计划呢?真真正正想一想,接下来的五年,想要做些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哪怕你们并非因为真正喜欢而走进这个教室,但至少拥有了可以选择未来的可能。 ///////////////////////////////////////////////////////////////////////////////////////////////////////////////////////////////////////// 他们的脸上依然惶恐,但突然多了几分与自己角力的气势。女孩问,“这个人真的练了八年了嘛?” “不,他没有。我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并没有坚持下去。但他至少练过那一年,那一年让他顺利的组了自己的乐队,毕业后他改做音效,确实靠着音乐吃上了饭。那么如果,他真的认认真真练了八年了呢?” 2003年,还在南京大学计算机系念书的刘未鹏开始写博客。最初的博客很琐碎,后来渐渐有了自己的心得。8年里,他每个月写1篇博客或更少,但从未停止。现在,他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出版了一本讲时间管理的《暗时间》。刘未鹏说,写博客给他最大的体会就是,一件事情如果你能够坚持做8年,那么不管效率和频率多低,最终总能取得一些可观的收益。而另一个体会就是,一件事情只要你坚持得足够久,“坚持”就会慢慢变成“习惯”,原本需要费力去驱动的事情便成了家常便饭。 “感谢你们,因为你们我才重新想起了这个故事,我跟你们做一个约定吧。就这五年,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五年能改变很多事。你们用过雅虎中国的邮箱吗?你们用过高端白领装逼用的MSN吗?你们在易趣Ebay上买过东西吗?可它们全都统统死掉了。邵亦波被吹成神童的时候,还没马云刘强东什么事儿。而五年来,我又做了什么呢?这不是不进则退,是生死存亡。 其实,在说这番话之前,我从没有过事业规划,也从没有过长时间的计划,所有的出发点都是源于此刻的念想,所以我一直是个会一头栽到迷恋里的蠢货。我想写东西,今天想写就熬夜明天不想就拖稿;我想画画,今天买手写板明天就搁笔了;我想爱一个人,可我从没想过五年后和他过什么样的生活。激情上头的此时此刻,我迷住了眼,我有过切实可行的五年计划吗?没有。 现在开始,五年,你们规划自我,大学毕业。有人擅长后期,有人夯实文案,有人喜欢创意,有人要拍电影,这是你们的人生计划。而我开始做我真正想做的事,写故事、写剧本、做剧集。五年后我们再见,那时候,欢迎你们来我的工作室。这就是我的五年计划。” “现在下课。”


7 条评论

  1. 小朵 你是老师啊?在哪里当啥老师啊?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