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谁暗恋谁的桃花源

谁暗恋谁的桃花源

去评论
       赖声川不帅,不年轻,不过,很温和,耐心,专注。他是大众中知名度最高的台湾戏剧人,多数内地的观众没看过他的戏,但很多人都听过他的名字知道他几部有名的戏剧。如今,他说要来内地排戏给大家看,我的不负责任的情绪一下子被激发了,在办公室就订了票,又勾了女伴准备周末一道去上海。
    
       我是这么的不负责任,忙完一算下来,经费几千,惊人!这是其一,其二,近期杂事太多,实难分身。晚上和友人一沟通,对赖导的作品扯开嗓门评价了一个小时后,作废了看现场的计划。没用的任性女人就是这样,说话只有不负责,哪怕对自己也这样。
  
       对赖导的仰慕,源于去年冬天祝诗人的大力推荐。男人夸男人,不会使劲,但从他赞美的方向,我大体也可估计出这位导演的分量。所以过年七天假,我拿了一套碟,没日没夜的流连在这些台湾话剧中。暗恋桃花源、赖声川、表演工作坊,这3个词算是领教了。
  
       他的作品大都是超长时间,好几部剧我都看反复看几遍,喜欢的还要边看边记。说惊鸿一瞥也许都不为过。我惊叹的不止是他的创作勇气,更有,他可以,有能力如此的直抒胸臆。如今,我只有回忆了。
     

      我们的剧场是没有温度的。寻常之下,一出话剧从灯起到演员谢幕,内心里或许能涌动一些戏如人生或人生如戏的感慨也就罢了。但是仅仅是通过影碟看《暗恋桃花源》,虽然并没有坐在剧场里,但却真实感受到剧场里的温度,仿佛体验到“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击倒”的眩晕与美妙。那种在戏剧中带着笑,在笑中带着泪,在惊诧之余,令人充满敬意,原来看舞台剧可以是这么一种享受。

  在《暗恋桃花源》这部戏中,包含了两个戏中戏:《暗恋》与《桃花源》。简单地说,《暗恋桃花源》借由《暗恋》与《桃花源》两个剧组在演出前一天抢夺剧场彩排而展开剧情的。最后,两台戏不得不同台排练,而这两个如此不同的戏剧,居然在某些场合与某些情绪上“意外”地碰撞到了一起。而二者的碰撞,却激发了各自潜藏着的能量,生长出一个奇妙的结构来。?
  
       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结构,跨界的表达方式足以打破固有单一的形式壁垒。《暗恋桃花源》讲的是“现在”,时空几乎是和现实时空同步的;“暗恋”讲的是“过去”,是戏中戏之一;“桃花源”讲的是“遥远”,是戏中戏之二;而当两剧组同在舞台上并发生冲突时,是戏本身,一个不断来寻找刘子骥的女人暗示了这出戏时间架构的现在时态。这种套层结构的使用很明显,就是让戏中戏,虚构与真实形成两相对照的镜像文本,他们彼此折射、彼此包容与说明,构成同一文本叙事。也就是说,实际上两个话剧起了结构上互相支撑,文本上互相解读的功能。按照赖声川的说法,《桃花源》是补充说明《暗恋》的,也就是说,《桃花源》是《暗恋》的又一个结局,《桃花源》的最后袁老板和春花陷入无奈的生活中就是江滨柳和云之凡的又一结局。
  
       在这两部风格截然不同的戏中,现代悲剧的《暗恋》和古代喜剧的《桃花源》被同时安置在一个空间里交错发生,最后却都在“寻找”:《暗恋》里江滨柳找云之凡,《桃花源》里老陶找桃花源。在以下台词的相互交叉和道具的过界入侵另一舞台空间中,《桃花源》里有《暗恋》里江边的灯柱,《暗恋》里满地桃花花瓣。这本身就意味着他们最后在主题上的趋同性,即赖声川所说的“悲喜乃一体两面。”

江太太:我今天去医院交钱,小姐又跟我说什么,都下班了,明天再来交吧。我每天都在医院里交来交去,交来交去。(老陶来回走)
老 陶:这个地方真好!(怕越界。江滨柳下床,上轮椅)
江太太:你要下来你就说嘛!
江滨柳:你先回去吧。
老 陶:芳草鲜美……
江太太:我回去感什么呢?(推轮椅,撞到春花坐的岩石布景,江滨柳跳下来)
春 花:干什么呀?
江滨柳:(对江太太)干什么你?
老 陶:落英缤纷!嗳!
江滨柳:嗳!
春 花:干吗叹气呢?这儿不是很好吗?
老 陶:这儿虽然好,可是我心里面仍然有许多跨越不过的障碍。
护 士:从哪里开始啊?
导 演:从关录音机开始。
春 花:怎么了,来这里这么久,没看见你高兴过啊。
护 士:每次听完这首歌都这样。
江滨柳:没有办法啊。
老 陶:我想家。
护 士:你不能老想这件事呀。
春 花:来这里这么久了,回去干吗呢?
护 士:你算算看,从你登报到今天,都已经……
老 陶:多久了?
护 士:五天了!
春 花:好久了!
护 士:你还在等她,我看不必了耶!
老 陶:我怕她在等我。我想看她愿不愿意跟我一块儿来。
春 花:她不一定想来呀。
护 士:自从云小姐第一天没有来,我就知道铁定她是不会来了。
老 陶:不,她会来。
春 花:她可能把你给忘了。
护 士:再说,云小姐还在不在世界上都不晓得,你干吗这样子嘛。
老 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
春花、护士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在这部戏中两个话剧占据一个舞台时因为搭错词而造成的互相诠释、对峙又互相攻击的情节,是最打动我的地方。戏看到这里,在表面上看似布局独特的安排中,一切显得都是那么浑然一体,每一个角色都有足够多的能够游刃有余的释放的空间。在一个剧场,一会这个剧组排,一会另一个又上,甚至最后把一个舞台一分为二,自己演自己的,两部戏的情节和台词缠绞在一起,过去和从前,忠诚与背叛,全部混杂在一个小小的舞台上,没有犹豫和矫情,使人很容易忽略戏中的是戏还是生活本身。就象《暗恋》中病床上的老人幻觉中爱人就在窗外荡着秋千,而他转过身来看到、听到的却是自己的发妻在哭着担心他的身体。还有比这种场面更让你心乱的吗?
  
  《暗恋》只是一个简单又标准的台湾人的寻找被两岸割断的爱情的故事,但这里面有最直接的对人生的感悟和关注。《桃花源》则更多表现出导演对历史的一种哲学思辩,而后者的戏份要相对重一些。老陶有这样一句台词: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别仿佛了,有光就是有光,还仿佛什么。赖声川试图从戏剧中讨论他对过去和现在的困惑与不解。
   
  有人评价赖是一位温和的智者。对于他的创作,虽然它表达的形式西化,所诠释的情感却是很中国的。 所谓光是西方的,但影子却是中国的。
  
  《暗恋桃花源》长达二个半小时,看第一遍时被新奇的结构打动,第二遍给人更多的是沉思,感慨《桃花源》里的灰色人生与灿烂梦境无可奈何的对立,真真是一场戏梦人生。
  
       是否,在混乱的无所立的时代下,每个人的寻找都是悲剧的影子。



9 条评论

  1. 非中国大陆的华人圈,做东西,要比这边的人能沉下来,所以有更多琢磨头。他们面临的新闻审查要松些,可能也是个原因吧?

    你提的祝诗人是祝凤鸣吗?

  2. 我也一直没有看明白桃花源到底说什么,只有点朦胧的感觉
  3. 文章看不明白.标题取得好.
  4. 每个人心中都在守望着一方净土!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