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音乐的形象

音乐的形象

去评论


我不是发烧友,但在记忆中,喜欢的音乐总是与我当时所处的环境和心情相关,听到这段音乐,我仿佛就能看到一些画面和色彩。
    上大学时,在那所号称中国最美丽的校园里,春天与秋天都是最美的季节。然而,早晨我总是在睡懒觉。每天早晨,我都在睡梦中听到一首校广播台播放的钢琴曲,开头一段清脆而细碎的乐符一响,我就像看到温暖的阳光透过体育馆前高大的法梧,洒在那段下坡路上,金光闪闪的,像跳动的精灵。随着旋律的变化,我又看到樱花大道边上的小山坡落满了金黄的银杏叶,真的像一片片金子,黄得那么纯净。此时,操场上晨雾渐散,一定有不少人在跑步锻炼了,可我总是赖在床上遐想。我想,这首曲子应该叫《秋天的晨光》,而且一直这么认为。直到后来学吉它时才知道它的名称是《少女的祈祷》。也不奇怪,本来少女就像是早晨嘛,充满了期盼和希望。
     大三实习时,来到了合肥。尽管当时的合肥很破旧,现在的市府广场周围满是解放前或五六十年代的低矮旧建筑,但在我眼里,生活刚刚开始,一切都是那么充满生机,激动人心。一天,我们几个同学坐在报社招待所的平台上晒太阳,听到一位同学的小录音机里传出一首高亢激越的交响乐,其中有一段好像是熟悉的《念故乡》的曲调,一打听才知道,是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当时最让我激动的是最后一个乐章,就像是一个新世界扑面而来。这种影像直到后来看《北京人在纽约》小说时才找到:王起明初到纽约,开车向曼哈顿驶去时,应该是上坡路,用长焦镜头拍,远处的地平线上是天空,什么也没有,周围也很安静。地平线仿佛热气蒸腾,躁动不安。车驶上坡后,突然之间,那些比想像还要高大的高楼大厦像座座大山一样扑面而来,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新世界到了!新生活开始了!这时,我想,如果要拍电影的话,在这里就应该配上老德的《自新大陆》最后一个乐章。至于后来的电视剧没有采用这种手法已无关紧要了,我的脑海中想起这段故事,始终固执地出现着这段影像。
     还有一个梦,一直是我难忘的。梦境中是一条蜿蜒的小溪,溪水是碧绿碧绿的。小溪两岸是古老而茂密的垂柳,枝叶婆娑摇曳,水边还有一篷篷的蒿草。在乳白色的雾霭中,一切都在缓缓飘荡,溪水和柳枝都像是慢镜头拍出的一样模糊而柔和。只是没有音乐。醒来后,我感到通体舒泰,真像去过仙境一般。直到有一天,听了《绿袖子》,才感到当时的梦境里应该配上这首用风笛演奏的英国民谣,然后给我这个梦境取名为《绿野仙踪》。

     一直想不通,几个音符的组合怎么能创造出那么多音乐?又怎么会那样撩动人的情感,让你欢喜让你忧?
      让人欢喜的音乐就不说了,单说那些让人忧郁悲伤的音乐,首推《哀乐》,这是史上最大的“催泪弹”,无论何时何地,一听到那熟悉的声调,就让你不由得心情沉重,涕泪滂沱。说来晦气,不提也罢,反正每个人将来总有一天都会享受一次。
      能杀人的音乐真的存在。匈牙利的作曲家Rezso Seress在1930年创作的名曲《忧郁的星期天》就是。当初Rezso在匈牙利的餐馆里弹奏这首曲子,但他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这首曲子后来居然成为世界知名的“自杀圣曲”,而且有五名自杀者皆选在星期天,当時匈牙利的报纸都有大幅的报道。后来,作家尼克巴可(Nick Barkow)1988年根据此事创作了小说《忧郁的星期天》,1999年,导演又根据此小说拍摄成了同名电影,在我国翻译为《布达佩斯之恋》。这部电影自始至终贯穿着《忧郁的星期天》的旋律,确实扣人心弦。乐曲一开始就出语惊人,由低到高层层递进的几小节一下就像一条链子将你的心提到嗓子眼,接着又由高到低将你的心放下去,如此反复,心脏不好的人估计受不了。也许那些自杀的人是受不了这种反复高低的旋律的折磨呢。故事情节也很精彩,戏剧性较强,但故事的设计和主旋律有共同点,就是过于戏剧化,好莱坞味过重,可视性固然强,但有距离感,很难让观众进入角色,去体会那种原生态的情绪。因此,这首曲子始终未能让我真正感到忧郁。
      相比较而言,同样是描写动荡的大时代背景下人物命运和爱情的电影《日瓦格医生》则是我非常喜爱的,无论是故事还是音乐。那首忧郁、深情、厚重的主题曲就像俄罗斯覆盖着冰雪的伏尔加河一样缓缓流淌,让你的心情先是沉重、压抑、无奈,只有到最后冰雪消融的时候,才感到在动荡岁月中人是那么渺小,而一点点的阳光又可拯救无数的生命。感谢上苍!
      音乐与歌曲相比,歌曲就像是时装,好的歌曲刚出来是诱人的,时间一长就让人没感觉了。而不朽的音乐就像是文物,历经岁月跨越国度,依然深深地打动无数人。我想,这是因为歌曲是具像的,它有歌词、有文化、有时代烙印,而音乐是抽象的,它描绘的是人类各种情感,而人类的情感千百年来是共同的,不变的。所以,音乐的寿命总比歌曲长。


14 条评论

  1. 我对音乐是一窍不通,只知道凭直觉感觉好不好听,有时初听的感觉和听长了的感觉也有不同。遗憾啊,失去了一大享受。
  2. 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据我印象,好象应该是《致新大陆》。

    那曲《忧郁的星期天》,后来被人填词,为人传唱,我比较喜欢SARAH BRIGHTMAN 以及ELVIS COSTELLO两人各自的演绎。歌词大意:自己所爱的人,去了。自己也要追他/她而去。实在是伤心得不行(不过,我很喜欢听这样的歌、曲,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你想呀,听了后,感觉别人和我一样,都有情绪低落的时候。这样想了,自己的心情,慢慢又好了。)手头有该歌的歌词,留你这一份:

    Gloomy Sunday

    ArtistElvis Cost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