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在青藏,幸福的眼睛(一)

在青藏,幸福的眼睛(一)

去评论
9月份,休了个长假。
计划先去青海再去西藏。
按照我原先的计划,休假从8月底开始,到10月初结束,预计50天。
可是因故一拖再拖,直到9月6号才出门。10月1日就返回了。

这是第二次进藏了。第一次是04年的7月。
原定计划先到西宁,然后去塔尔寺、青海湖;然后进藏。
在藏地的预期目的地包括:
拉萨,市内主要景点第一次进藏时都去过。这次要去纳木错,还要在大昭寺广场坐着发几天呆。
阿里地区,到岗仁布钦转山,看玛旁雍错,去看扎达土林和古格王国遗址;
日喀则地区,扎什伦布寺,住珠峰大本营,樟木--然后过境去尼泊尔;
山南地区,桑耶寺,青朴,然后到拉姆拉错观湖;
林芝地区第一次进藏去过了,这次不去。

真正进入藏地,自然计划没有变化快。计划最终完成程度很低。
但在藏地走了24天,真是眼睛进了天堂。每天车子跑在路上,看朝霞看夕阳看雪山看草原,每天都觉得自己太幸福。

回来遇到贩子老兄,问起青藏行,在Q上抓图给他看。他质问我:为什么不发到往复给大家共享呢?
是啊,为什么不呢?

到了青海,塔尔寺自然一定是会去的。不大的一个寺院。我去时,天阴着,清冷的样子。

进门就看到一个穿着藏族服饰的导游,颇愉目。

 

有一小朋友看了照片,恨恨地说:“我讨厌在寺院抽烟的家伙!”
那当然。我也讨厌。

我的导游叫朵晓玲,长相甜美,脸颊上有高原红,表情倔倔的。她却是汉族。
不知道朵姓怎么来的?问她她也说不清。

大金瓦殿外,有斑驳的木质转经筒。我正一一看着,一个小扎巴去担水,和另外一个小扎巴嬉戏。

参观完塔尔寺的酥油花馆,就算参观完毕。往外走,一路下坡。

一个小扎巴,看样子也就十岁出头吧,在路边一个小院子里一个人丢篮球玩,兴高采烈的。
转头看见我正在院外路边拍他,害羞地躲了起来。

西宁市北有土楼观,游人很少。
因山而造,也颇有趣。
更有趣的是,这地方历史上均为佛教徒修行的地方,到解放,却被人民政府指派给道家了。所以地图上、老百姓嘴里、大殿门上标识不一,一会儿是北禅寺,一会儿是土楼观,往往让外人困惑。一笑。

从土楼观看西宁
从土楼观看西宁

 



15 条评论

  1. 戴老师看到大金瓦殿前被膜拜的信徒长跪出的大坑了么?北山寺确是一道观。道长是我大舅的高中同学。文革时躲到山上。我们去时他还请我们喝过茶。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住在栈道边的窑洞里。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青藏行回来后,最想写的,不是这个流水帐的游记,而是一些感触。在塔尔寺,感触很多。在大金顶寺前,陪我同往的朋友也在磕长头。而令我心酸和失神的,则是一个大人物的母亲的辛酸与牺牲。

    北禅寺窑洞均在。看那些出家人,生活似乎大多是清贫的。

  2. 崩溃。。我怎么才知道戴总也在沙龙啊。。

    口哨AND尖叫。。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尖叫你个头!撇嘴瞪眼中

  3. 你的照片的色彩很艰好!今年7月我也到了西宁,因为高原反应的缘故,对西宁是个什么样子,已经模糊不清了。惟一的印象就是从西安飞抵西宁上空的时候,往下一看,我滴个乖乖,四周全是荒山,寸草不生。而那时我们的家乡,正是庄稼和杂草疯长的季节。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我的数码相机,是04年进藏前一天匆忙去乐普生买的。为此被驴友们屡屡嘲笑。一直到今年春节去凤凰时,才发现傻瓜相机也有手动功能。--从此,照片的色彩、亮度等等,终于面目一新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