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作家原本是间谍

作家原本是间谍

去评论
间谍过了保密期,退休了,失效了,无毒无害安全了,担惊受怕的心脏骤然舒展开来,月朗风清,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何以遣怀,写间谍小说!一不留神还写成了畅销书,拍成了热门电影。 问题是,不是一个,而是一大帮。几乎成建制,成规模,蔚为壮观,形成了经久不衰的文化现象和阅读热潮。他们可不是穿制服的文职人员,而是以真刀真枪建功立业,具有相当职位和级别的高层特工。 稍加回味,能不惊诧?他们是为了写间谍小说才干上特工体验生活的呢,还是间谍小说这门行当有啥密码,只要干过间谍就能手到擒来? 英国特工,太有才了! 以萨默塞特·毛姆、格雷厄姆·格林、伊恩·弗莱明以及约翰·勒卡雷为代表,几乎英国的所有间谍小说家都曾受过高等教育,这都得力于英国军情六处用人原则,其实也和英国精英阶层的文化素养传统有关。 英国主流价值观中的贵族精神体现于为国尽忠和为公众效力。为了推广自己,当你站在海德公园的肥皂箱上,不来几句莎士比亚,或是济慈雪莱,怎么好意思呢?英国的战时首相丘吉尔早年当过记者,以政治家身份进行历史写作而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最近的例子应该是超级畅销书《纸牌屋》和同名热播电视剧的作者迈克尔·道布斯。他是英国保守党的大将,当上保守党副主席,2010年被王室册封为男爵。政治家下海写字,没有条条框框,视角独特,不拘一格,惊悚一下难辨真伪,一亮相就让在书房里枯坐几十年的职业作家们望尘莫及。扯得有点远了。 《牛津英国文学词典》专门辟出Spy Fiction一节,讨论间谍故事的历史脉络,间谍故事在英国大众文化语境中的特殊位置可见一斑。 19世纪中期以降,随着不列颠全球殖民征服与拓展的全面铺开,间谍的十字军孤胆骑士的形象大受欢迎,随着“冷战”结束,“再没有俄国熊可以追猎,也不必在床铺和地板之间搜索赤色分子”。但是,正如冷兵器的结束并没有终结武侠文学的生命一样,距离真实时代越远,创作和想象的空间越大,即便是邦德,也远没有获得中国“侠之大者”的飞檐走壁,屏蔽万有引力定律的功力。间谍小说作为一种文学类型和范式,基于深邃人性的发掘从而掘进的艺术空间是无限的,间谍只是一个标签和瓶子而已,从《三十九级台阶》、007系列,到《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从英雄崇拜到对于英雄颠覆,我们能看到这种趋势,一直延伸到我们的想象之外。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