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小议“不会说话”

小议“不会说话”

去评论
一天中午,在单位附近的牛肉汤馆对付午饭,正是饭点,人特别多,对面坐了一个很年轻小伙子,太过一丝不苟的西服衬衫以及点餐时刻意泯灭口音的不标准的普通话,明白地告诉我他是一个职场新人,或许在附近的哪个写字楼供职,或许是来这个繁华的市中心办事。 他点了一份牛肉炒饭,当老板娘和他确认是牛肉炒饭还是牛肉蛋炒饭时,他竟有些疑惑地说:“牛肉炒饭!”好吧,他是一个新人,不光是职场的,也是这个街区的,因为常在这个街区呆的人,都会知道,一个炒饭,可以是牛肉炒饭,可以是牛肉蛋炒饭,也可以是牛肉蛋炒饭加肉、加蛋……我喜欢老城区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份随意。 等他的炒饭上来了,他吃了几口,突然问服务员小妹:“你这里炒饭不配汤的吗?”小妹说:“有啊!”他说:“那我怎么没有!”小妹说:“这就盛。”小妹一边端汤,一边解释:“有的客人不喝汤,盛了也浪费,所以是客人要汤才盛。”对这个,我也习以为常了,因为我有同事就不喝汤,而我是经常喝两碗汤的。 铺陈这么多,我想说什么呢?我想说这个小伙子太过年轻了,不会说话。完全可以说:“老板,盛碗汤。”“老板,有汤吗?”陈述句,或者疑问句,都可以,但他偏偏用了反问句。回忆一下,我年轻时何尝不是喜欢反问句呢?显得自己占尽先机。尤其是在演讲比赛或者辩论赛的时候,反问句、排比句、排比反问句,那简直是排山倒海一样的气势啊,力压对手、惊艳全场。但是,离开了校园赛场,过多地使用反问句,恰恰成为了“不会说话”。我是个情商不高的人,懂得了“不会说话”这个道理,也是花了很多年才领悟到的。 这些年来,结婚生子,对很多人、很多事的看法,竟然有了巨大的反转。有时候问自己,你是不是变成了十几岁时最讨厌的那种“圆滑的中年人”?回答竟然是:YES!几年前白岩松到安大演讲,在提问环节,他说过一句话,我记忆犹深。他的话大意是,你们这个年纪,再假装自己成熟,都始终摆脱不了年纪的局限。几年过去了,我对这话越来越赞同。在老家,家长有时候讲一个孩子懂事,会说“小大人”似的,仅仅是“似的”,这是一种局限。在学校,参加各种社团活动,说出雄言壮语后,师长们会心地一笑,现在看来,他们的想法和白岩松一样的,只不过他们用宽容保护了这份宝贵的“局限”。这种局限是宝贵的,但这种宝贵是有保质期的,过期了就不是宝贵了,而是淘汰。 分清心中的固守,与得体的行为举止,其实并不矛盾。书到用时方恨少,我感觉我无力将我的想法述诸纸上,可是,我隐约地知道,那也许就是两个字:教养。


3 条评论

  1. 赞,教养是修来的,不是做出来的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