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围观群众的“道德正义”让人恐惧—— 斗车打人新闻之我见

围观群众的“道德正义”让人恐惧—— 斗车打人新闻之我见

去评论
          最近比较热闹的一条新闻让我不太舒服:四川两名司机马路“斗车”,男司机最终驾车逼停女司机,并下车暴打女司机,视频中的男人用脚反复踢踏女人的头部和腹部,让围观群众大呼:“残忍”、“令人发指”。没过多久,剧情反转,公布的行车记录仪视频显示,是女司机强行变道在先,两名司机在一公里内上演生死时速,互别四次,更有好事的网友扒出女司机的所谓“劣迹前科”、违章记录甚至开房记录,大多数的围观群众大呼:活该,该打!          斗车、打人……这些常见的社会戾气已然多到让我有些麻木,越来越多围观群众的“道德审判”、“正义裁定”才真正让我的后颈直冒凉气。          国人从小便背:人之初,性本善。张口就来的三字经,让我们执着地肯定自己与生俱来的善良与正义:于是我们悲天悯人,同情弱者,痛斥黑恶,寻求公正!但一旦自己逾规越矩,会有一百种理由原谅和同情自己。我们的道德标准是变化的:一种对外,一种对己;对我爱的人是一种,对我恨的人是另外一种。         法治社会中,我们并不缺少法律,但是东方人根深蒂固的中庸与和谐,让我们不会刻板地遵守法条,而是选择性地运用法条,去惩恶扬善,惩“我认为的恶”,扬“我认为的善”。惩恶扬善的那个片刻,每个人都自信自己就是公正的“法官”,就是正义的朱蒂提亚女神。于是,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亿万个国人会做出亿万种正义判断。         想起上学时学习的辛普森杀妻案,因为警方在取证中的重大失误导致证据失效,法律刻板地宣判,民众们眼睁睁地看着罪大恶极的杀人犯无罪释放。当时我确实有过这样的念头:这哪成啊,杀人犯就这样轻易放过,社会不是乱了套了?死者的人权呢?社会的正义呢?哪去了?死者亲属肯定要上访,群众怎么能轻易罢休?社会不稳定因素肯定增加,怎么的也要案件协调下,公检法配合下,及时弥补取证过失,锁牢证据链,必须惩恶扬善,还死者一个公正,给社会一个交待!          现在看来,疑罪从无案例的开启也没让社会大乱,它只会提示立法者继续完善立法,执法者更加严谨执法,放过一个坏人,却维护了法律一贯的尊严。虽法无定法,法无完法,但法是逐字逐条,是唯一的,是标准的,道德是波动的、有取向差异的,我们若以法律不完善为借口,放弃唯一的法律标准,去追求没有标准的标准,并且形成社会习惯,这才是令人担忧的。          同样是东方人集中的新加坡以及香港等地,更多地看穿了、找准了自身的劣根性,在法治方面予以克服,很多地方值得借鉴和学习,比如,不模糊定义,处罚手段和结果明确,执行有力,真正做到严令禁止。让我印象颇深的是曾经在香港海洋公园看到一块提示牌,内容大致如下:         插队的定义:1、插入原来排在你之前的游客前面;2、离开队伍后试图返回原来的位置;3、为未排队的人保留位置。游客无论任何理由有插队行为的,将可能被驱逐出游乐场,门票款不予退还。          对于插队的定义就这么简单、直白,基本穷尽和封堵了违规时可能的“情有可原”,对于惩罚规则同样简单、直白,还容易操作。据我了解,在执行过程中,尤其是执行初期,并不因为法不责众而放弃执行,这点对于法治很重要。         回到那条让人不舒服的新闻,对于男女事主,我想;打人违法,男事主不应因其是男人打女人而加重处罚,也不应因其打了一个群众不喜欢的女人而减轻处罚;男女事主之前在道路上的“斗车”也违法,谁先谁后,谁赢谁输又如何?他俩对自己车上的乘客、满大街的其他车辆、行人安全的漠视才是法律应该惩戒的。让我们去关注法律的执行,而不妄想去追溯事主的价值观、人生观,用自我的道德去审判他们,因为:我们谁也不是圣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