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爸爸在,我就是幸福的孩子

爸爸在,我就是幸福的孩子

去评论
          一个平常的日子,晚饭后,我习惯性地撂下碗筷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爸爸叫住了我:“这个,我把这两年的体检报告给你下,你得空了,帮我上网对对看看。最近......最近觉得身上不大舒服。”         爸爸的身材不魁梧,却一直是家中的主心骨。他隐忍少言,严肃果敢,由于行伍出生,又当了半辈子警察,自持身强力壮,一直讳病忌医。如果他说感觉不好了,那一定是很不好了。         我抓过了递来的两扎报告,最早的那份还是一年半以前的,最后一页密密麻麻的结论和医生建议,没看两行,我的头皮就开始发麻了,马上拨通了当外科医生的同学电话,并微信传去了报告图片。稍候,同学回电,中肯地说:“还是劝老人家住院查下吧,稳妥些。”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我想:我应该是属于绣花面、稻草芯的那种。       除了上大学几年的“被迫”离开和刚出嫁的短暂离开,我几乎没有远离父母。公婆早逝,儿子出生,看着我们夫妻毛手毛脚地折腾,爸爸淡淡地说了句:“回家住吧。”我们一家三口如胜利大逃亡一般地回归父母身边。       妈妈唠叨“这盆姑娘水咋就泼不出去时”,退休后的爸爸,紧赶慢赶,如期赶在孙子上学前,学会了开车。不为时尚,就为了刮风下雨、冷热天气,能搭把手接送孩子。柴米油盐、衣食住行,一切都在繁忙、细致中操办和打点,我一身轻松地去成就着光鲜的“事业心”,应酬着“必须而要紧”的朋友圈。我是那么“忙”,以至于竟然没有意识到:爸爸开始老了。       两天的入院检查确定:外科手术是唯一的解决方案。手术室外的等待很折磨人,四壁紧锁的大门,严丝合缝地让我空白并且恐惧。四个小时后,插满管子的爸爸被推了出来,刚有一点意识,他看到床尾聚集的女儿女婿,低沉地丢下一句:“该上班的都去上班!”       几天的陪护,爸爸的固执依旧,问他吃水果吗?“不吃!”喝水吗?“不喝!”扶他下床活动,“自己来!”他唯一的絮叨就是:“你去上班吧!”后来,我们只好用固执对付固执。蓄满水的杯子端到手边,他也就喝了;苹果削好皮,橙子拨开瓣,他也就吃了;下床走路,就紧跟着,距离一臂远,看见身体打晃一把就可以扶到。住了几天院,爸爸听话了许多。其实,他只是没有习惯被人照顾,他始终认为:他是家里的天。我也在试着照顾他,学习做家里的天。       前些日子,朋友小薇的爸爸也因病住进了医院,小薇爸爸与我的爸爸同龄,不幸的是,小薇爸爸在六一的前夜走了。小薇在微信中说:“我从未让你骄傲,你却待我如宝。爸爸,我爱你。”她的悲伤我感同身受。爸爸在,我们就是幸福的孩子;爸爸走了,我们便不再有资格继续做个孩子。      小时候,觉得爸爸太过严肃,从来不喜欢牵着我的手,但我不知道,他的视线从未离开过我,并时刻做好保护我的准备;工作后,我偶尔为他丢下一叠没有温度的人民币,以为懂事尽孝,但我不知道,他更希望我和隔壁老王的女儿一样,帮他买条亮色的围巾,他好昂着头戴着,在老伙伴们面前炫耀……很多话,他从来不说。 我长大了,爸爸日日老去,当下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将因为稀缺而成为不平凡。爸爸在,我常常不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       爸爸在,我终究是个幸福的孩子。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