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美食 »  » 1984年的一碗干扣面

1984年的一碗干扣面

去评论
1984年夏天,一个孩子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忧郁,他的忧郁源于那年的中考。当时几乎所有的初中生,尤其是农村的孩子,都希望能考入粮校、商校、银行学校之类的中专,再不济也要考上师范学校,毕业后不但分配工作,而且农村户口也自然变成了吃商品粮的,可以穿着四个兜的中山装成为国家干部,否则,只好接过父辈们的锨耙耩犁回到农田,继续“修理地球”。       那个孩子在当年的中考中败北。在此之前,12岁那年的春天,他在麦地里割草时对小伙伴们发下誓言:如果考不上中专,就一头跳进淝河。一直到今天,他还记得自己指着河面时的坚定和肃穆。如今,誓言落空,等待他的是要么复读,要么回家种地。      孩子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整整三天,他的母亲在门口流着眼泪守候了三天,饭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她只能用最平常的方式表达着对儿子的关切,此外,她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直到第三天,邻居告诉她,另一个邻居在县城中学当老师,他也许会有办法。       在母亲低三下四的再三哀求下,孩子终于走出房间,答应和母亲一道去一趟县城。        那是他第一次去县城,也是母亲为数不多的一次。        早上天不亮,他们挤上去县城的第一班车,到县城时,人家还没有起床。母亲带着孩子来到一家干扣面馆。干扣面是涡阳特有的一种面食,只在早上出售。先在碗底放两勺蒜汁,加上用葱白切成的葱花和酱油醋麻油胡椒等佐料,洒上芝麻和辣椒粉,用滚烫的沸油浇上拌匀。再用煮熟的黄豆芽铺到碗底,一碗香辣鲜艳的调料就算完成了。          面是加了碱的,颜色略微发黄,比一般的面条略粗。滚水煮好,捞出,盛在放了调料的碗里。不过,涡阳的干扣面一般不用碗盛,而是用更大些的搪瓷小盆,便于拌开。对于口馋的人来说,拌匀的过程中已经口水大动,单是那香味已经让人的汗微微沁出,一口下去,瓷实极了。         吃干扣面一定要配上一碗清冽的豆芽汤,豆芽汤是免费供应,目的在于解腻,如果愿意,还可以在豆芽汤里打上一到两个荷包蛋,面条浓烈香辣,豆芽汤清爽可口。碰到奢侈的主顾,还会加上几块钱的狗肉,配上几粒蒜瓣,那叫一个杀馋。第一次吃干扣面的人,往往到了中午还不会饿。正是由于这个特点,所以大受涡阳人的喜爱,甚至成了涡阳美食的金字招牌。到涡阳,如果不吃一次干扣面,绝对领略不了涡阳的精髓。        1984年的那个早上,母亲带着那个孩子怯生生地走进面馆,指着食客桌上的面说:“给俺来一碗,加两个荷包蛋。”孩子诧异地问母亲:“娘,你不吃?”母亲说:“娘不饿,喝点豆芽汤就饱了。你几天没吃饭了,多吃一点吧。”        那个孩子擦了一把眼泪,吃下了人生第一碗干扣面。母亲一直看着孩子的吃相,又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打开,数了一下手帕包着的纸币,抽出一张两元的钞票,对店主说:“再给俺加1块钱的狗肉。”       “娘,我不吃,真吃不下了。”孩子带着哭腔说,然后把头埋到盛豆芽汤的碗里,眼泪啪嗒啪嗒滴落到金黄色的豆芽汤里。       后来,那个孩子听从了邻居老师的劝告,上了高中,之后考上大学,在省城工作安家。       现在,干扣面馆遍布涡阳的大街小巷,成为涡阳这个以种植小麦为主的县城代表性的美食,甚至有人把涡阳干扣面和兰州拉面、重庆小面、武汉热干面一起并称中国四大面条。       每一次回涡阳老家,当年的那个孩子、如今已入中年的我一定要去吃一次干扣面。可是无论在哪一家面馆,再也吃不到当年的味道。但每一次吃干扣面,我总会记起母亲慈爱的眼神,记起母亲邹巴巴的手帕,记起母亲点面时缺乏底气的声音。       不久前,和母亲说起这件事,母亲显然已经淡忘了当时的情景,她只记得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时她的担忧,“我那会真的吓坏了,生怕你想不开出啥事。哦,那次去县城,还是从邻居你高姨家借了三十块钱呢。” (此文为《新安晚报》“探寻安徽美食之旅”而作,刊于6月24日《新安晚报》)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