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美食 »  » 听雨楼茶事

听雨楼茶事

去评论
先说香港的听雨楼。香港作家高伯雨先生出身澄海的豪门家庭。1937年后,他移居香港,靠卖文为生。岭南多雨,因平生喜雨,故号伯雨,在报纸上开设的专栏和以后结集的随笔也多以“听雨楼”为名。 何家干先生曾撰文说:“周作人自号苦雨,高伯雨则喜欢‘听雨’,实际上却似有一种心灵的默契。”高伯雨先生已离世二十余年了。好在有《听雨楼随笔》传世,那一代风流人物,在今天不能说已成绝响,但也是少见了。 在郫县的唐昌古镇,亦有一座“听雨楼”,那是书画家赵仁春先生的居所。那天,我们一群朋友到唐昌游玩,逛文庙,走文昌宫巷,看崇宁公园。诗人、书法家李兴辉先生约了仁春先生来。中午,几个人在小馆子里喝酒,酒是仁春先生自家酿造的桂花酒,喝酒聊天,闲话成都的书画界趣闻,也是让人大开眼界。 吃罢午饭,众人步行穿过菜市场,就到了听雨楼,门口有对联曰:了无俗累只寄兴梅花,但有余闲即留心翰墨。进去即是小院落,栽种一些时鲜花草,两层小楼,二楼为画室,壁上有几样书画作品,颇清雅。于是,众人分成两拨,一拨在楼上集体作画,一拨在楼下喝茶。我跑来跑去,喝茶,也看大家作画,生怕错过了些许细节。 在一楼的左侧也有个房间,大概是待客的场所,几个人坐在沙发、椅子上喝茶、闲聊。我坐在那里,忍不住打一个盹。夏日的阳光虽然不热烈,却还是闷热,若是来一阵雨就好了,可惜没有雨来。 我没去询问这“听雨楼”的来历,想来,也是一种文人的情结。众人忙过一阵,到一楼喝茶,说着书画界的事,说唐昌的旧事。我记得我看过《唐昌轶事》《崇宁学人》两种,印象深刻,若不是当年的成灌路从安德铺经过,唐昌还不会如此衰落的吧。唐昌曾为川西最富裕的上五县之一(温郫崇新灌),文风亦鼎盛,那些故事,在旧街巷里依稀可寻觅。 坐到三四点钟,茶也淡了。众人出门坐车,散去。回到成都,我查仁春先生的资料,发现他与侯开嘉教授合著的《四川碑学名家包弼臣、余沙园》,刚好手头有一册,还尚未阅读。想来,他喜好书画、文史掌故,这与高伯雨先生是极为相似的。 当然,周作人的苦雨无从寻觅,世间再无高伯雨,以及香港的听雨楼了。好在,在川西平原的唐昌镇上有赵仁春的听雨楼,这也不妨视为文化的传承与承继了。如此一想,在听雨楼的下午茶事,也就多了几份含义与故实。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