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夏物记之凉床

夏物记之凉床

去评论

在夏天,凉床是个好东西。

我们合肥人管凉床叫竹巴,竹用在这里好理解,不知道“巴”是什么意思。不过合肥人管驴肉也叫驴巴,我爷爷以前带着我们去肥东石塘吃驴巴,说瘦肉也就是精肉都紧巴巴的,就叫驴巴。这么讲,竹巴可能也是讲凉床竹面编织的绵密紧缠。

凉床顾名思义是夏天乘凉用的床,竹子做的,凉床的框架是粗笨的竹节,床面也是竹子编的能看见裉节。绝大部分的凉床天生没床腿,可能是为了贮藏不占用更多的空间。所以睡的时候要在下面搭上板凳。带我去肥东吃驴巴的爷爷家住杏花公园边上,今天的城隍庙后门,卖什么文具办公室用品的小店就建在当年我曾经欢腾蹦乐度过童年的家门口。那年代,家家户户都有几张竹巴,夏天摆在家门口,虾们大人都趴在上面吃饭睡觉,算是很经济合用的夏季必备家具了。

凉床真是贴身冰凉,那到底是怎么个凉呢?团扇弃捐,夏日可爱。

小学看金庸的大簿头《神雕侠侣》,说小龙女终日面色苍白,若有病容。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冷冰冰的。掩卷惊呼搞了半天小龙女跟我们家凉床有的一拼啊。大夏天,杨过抱着小龙女的的感受和我躺在凉床的感觉估计无二。小龙女在我的揣意中,身材和麻将牌一样方正魁梧,脸上也是冷眼剐相,长的和我家凉床差不多。

拣个空闲,在夏天快来的时候,全家人合力把笨拙的凉床搬出来放在门前的空地上,解开凉床外的细绳和塑料布,厨房里的炉子正翻滚着一整壶开水,小心翼翼地提着水壶把手,泼辣辣的开水扑浇到凉床上面,如烈火油烹,众人心生欢喜:夏天到了。我妈会让我们就着炉子里剩下的开水拧干毛巾,擦拭凉床。因为是竹子做的,夏天又跟人肉贴肉粘了人气,能看见捂了一个冬天的霉点恶意霸占着凉床,时间的流逝以化学反应的方式触目惊心地出现在眼前。

凉床身形笨重,搭伙搬床的人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你一失手准保砸地别人脚痛上半天,要考验协同力,我爸喊着一二三,我和姐姐一起用力,给凉床换个面,开水还要继续烫,毛巾当然还要继续擦。好凉床通体如玉冰清玉洁,即便是开水浇浸,没多久质本洁来还洁去,向隅渐渐的凉下来,热毛巾捂上去冰火两重天。老床睡的人多,睡熟了通人性,顺着脊椎到脚踝讲不出来的妥帖舒服,新床还没服人,有时候躺上去因为力道不匀,竹面床的缝隙夹着屁股生疼,就像被狗咬了一口。

接着看电视上开始放《神雕侠侣》的电视剧,城隍庙里几个版本小龙女的贴花纸满天飞。当属陈玉莲版的小龙女最是美,李若彤版的小龙女最传神。别说男人,我都喜欢的不得了。金庸说小龙女冷浸溶溶月,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字斟句酌写的很不好,有距离感,要说写生死情仇痴男怨女,古龙还是略胜一筹。看过一本书《残照记》上面记着许多名人临终前的只言片语,古龙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的那些女朋友怎么没来看我。可见是风流窝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人物。小龙女和杨过的嗔痴爱恋看得我们姐妹如痴如醉,我姐看完《神雕侠侣》把书交给我的时候,明显目光幽怨。小龙女不像我们家凉床那样周正蠢笨,但冷若冰霜的态度有天生的隔阂感,我打心里觉得小龙女不是人世间活生生的,而是男性经历某个成长期一厢情愿的想象。认识一个在党校里面开印刷厂的哥哥,他跟我说他小时候一直以为女孩是不拉屎的。都穿着布拉吉,美美的,这显然也是一种形而上的臆想。不知道当他发现女孩也要是拉屎的时候内心是不是发生了一场地震。

和胡梦茵离婚后,李敖谈起离婚的原因,说是因为看胡美女坐在马桶上拉屎时面目狰狞,嗯,可惜这种恶意的狷介没有办法用开水烫走。所以美女的神像会跌碎,凉床不会。

好的床我刚才怎么说通体如质洁玉冰清,和人肉贴肉身沾身,攒了人气积上世间的尘土,是知人冷暖惜老怜贫的好物件,好床能传代:你爷爷睡过,你爷爷的爷爷也睡过,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没准也睡过。一凉床还能多用。放学回家了围坐一圈可以写作业,爸妈下班回来了,天刚擦黑,收了文具盒和书本,奶奶直接把碗筷端上凉床,七个盘子八个碗就是一家老小的晚餐,好竹子油烟不浸,就着大石榴树旁边挑高的路灯,隔壁家的邻居端着碗撒着鞋过来聊几句,话对你讲眼神却摸向凉床,把碗盘盆盏细细地抚摸一遍。吃吧,吃吧,都是自己兴的菜。父母亲热地招呼,于是我们也要端着碗去其他的凉床上觅食。这是邦国之间礼节,也是邻里的外交,那个年代那个地界,城隍庙周边全是鱼塘菜地,家家户户吃的穿的都差不多。虾们端着碗转一圈晚饭也就结束了。凉床上早撤了碗盘,妈妈能在凉床这头做个衣服样子,爷爷的报纸碓在这头,奶奶刷完碗给我们烧水洗澡。想到那几年,爸爸妈妈不过是你我今天的年龄,三十来岁,刚品尝人世间的艰辛磨难,内心激流暗涌却仍然尽力守着为人父母、儿女的本分,努力且笨拙地活着,往前闯吧。

接下来天就真的黑下来了,周遭像关上的盒子,我和姐姐抱着被子爬上凉床,人背面是冰爽凉沁,人正面是热气腾腾,夏天睡凉床盖被也像冬天鹅毛大雪在家捂着羽绒被,是杨过抱着小龙女时内心说不完的甜蜜。不用担心睡在家门口有恶人为非作歹,和我们一样睡在家门口,睡在马路边,睡在走廊和睡在楼顶的人多着去了。家家户户都是这样,蚊子肯定还是有的,记忆里已经有蚊香了,但肯定不险恶。个别家长还会在凉床旁边放个小痰盂,夜急也是难免。家家户户都没有抽水马桶,蹲茅厕是头一等的麻烦事。睡觉前凉床上还有聊天的,那就是天南地北的散扯了,还有小无线广播混杂着某个大爷的二胡,好像半夜坐火车,听着听着也就倦乏了。谁家新娶了媳妇难免扭捏人前不好意思,穿着睡衣扇子遮了脸急匆匆往自家凉床上一躺,睡过这个夏天,就都是家门口的人,远亲不如近邻,到时候都是自家人了。别说是新媳妇就是小龙女,就是王菲,每个曾经穿着布拉吉美美的女神终了还不是一大早要赶着去茅厕倒痰盂么。千真万确,那时候的夜晚天上是有银河的,繁星是密布的,暗夜是有萤火虫的,邻里之间是有真情的。

奶奶对我们严,爷爷对我们凶,我们都不敢在凉床上刻字,但竹面上刻字是很有仪式感的,不要小看什么人在瞬息内心涌动的片刻独白,凉床上的三言两语,是文化,只要是文化就没有高低贵贱之说,市场需求决定了价值。人生中有一二刻需要大喝声天凉好个秋,有一张通体如玉的床面或一面铺满心事的厕所墙壁做你心灵的树洞,不偷不抢,你睡觉如厕的时候就把内心抒发了,多好。今天的厕所再没有问候某某十八带祖宗和对某某热切表白的文字了,再没有对生殖器的原始崇拜和内分泌失调的真实写照了,是厕所文化的全面沦陷。童年、青春、壮年直到老年都是盛满盛大情绪的容器,需要一个电光火石的宣泄,好在伴随厕所文化的式微痔疮可能会少点吧。时间教会我们更客观地看待人生更宽容的善待彼此,世界并非只有黑白,凉床上的霉点也并不是完全的恶意。所以尹志平不是个绝对的坏人。

失身于尹志平的那一刻小龙女是心生欢喜的。书中并没有说当夜小龙女所欲不求,或尹志平技艺不精,绝不是生理层面上不和谐。至于爱情,还有什么比尹志平以死谢罪更忠诚的表白呢?聋人也唱胡笳曲,好恶高低自不闻。也是从那刻我觉得小龙女身上有了人的味道,一种活生生的气息。《西游记》里的妖怪经常闻到人的味道,没错,就是这种攒了人气积上世间尘土的“垢”,热烘烘的,铺天盖地的宿夜圈味。你早晚会明白,想毁掉小龙女的不是尹志平是金庸,真正能毁掉小龙女的是读书人的心胸。空调来了,家家户户都不用凉床了,和过去相比现在的夏天热的难受,像滚了层塑料。繁星和银河一起消失了、童年和萤火虫一起消失了、厕所文化和邻居们一起消失了,生活到头来是一场忽如其来地失去,哎,无常。

昨天去紫棚山一家私房菜馆吃饭,老板娘说她自家的老母鸡汤用都是正宗的土鸡煨的,这话我是不信的。今天别说土鸡,就是目光凶狠的老母鸡,紫蓬山也没几只了。凉床弃捐,夏日可恨。话说回来,城隍庙都改造好几回了,神雕侠侣都翻拍好几版了,小龙女都雨后春笋的好几茬了。生活天翻地覆,谁知道未来怎么过,今天我们长成当年父母的年纪,心里也是敲着鼓为自己打劲,只能横下心一天天朝前走,被我们甩在身后的又何止是一张凉床呢?

 


31 条评论

  1. 抚摸着我家的凉床~心想~酮体就是这样的吧~哈哈~求高人蹭饭啊~~
  2. 哈哈哈,小龙女和凉床。来紫蓬山啦,下次来,呼我带你找高人蹭饭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