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百战归来再读书

百战归来再读书

去评论
索罗斯VS巴菲特——百战归来再读书 2015-06-29 凌琪 合晚读书会 合晚读书会 合晚读书会 微信号 hewandushu 功能介绍 读书评书,线上线下活动。 说到索罗斯,不能不提巴菲特;同样,熟悉巴菲特的人,对索罗斯同样也不陌生。两人都是1930年出生,专业投资活动都有半个世纪之久,以米达斯一样点石成金的魔术师手法而得到世人的歆羡,敬慕和崇拜,自然也招来不少偏见以致误解。 与慈眉善目的巴菲特不同,普通人凭着一知半解的面相经验,看着索罗斯照片上那对浑浊的鼓起来的蓝眼泡,不难联想到狡诈、凶残的鳄鱼形象。在看似混沌实则若隐若现的公众心目中,索罗斯被人为地涂上了白鼻子,带着丑角的意味。一,相貌凶险,其性不祥。二,赌徒,高杠杆,偏好高风险的金融衍生品。三,性格怪异,没有同情心,富于攻击性,人格凶险阴暗。索罗斯如果投机失败了,人们会说,那是赌徒自食其果,如果索罗斯狙击英镑大获成功,瞧,大鳄的凶残本性露出来了吧。 其实,巴菲特的红脸和索罗斯的白鼻子的背后是同一个市场环境,同一套思维模式和分析判断逻辑。正如巴菲特作为股神是“层累的造像涂抹”的结果,索罗斯经由媒体万花筒的折射、衍射、变形扭曲后展示给世人的也是同样工艺处理的结果,如果我们还原了索罗斯的本来面目,自然也就戳破了巴菲特的面具。 为什么巴菲特成了“神”,而索罗斯成了“鳄”?更有意思的是,索罗斯的体系没有被广泛接受,却被少数精英暗自膜拜,而巴菲特的价值论大行其道,伤痕累累者暗自嘀咕却不敢大声质疑,这说明,投资市场的民众(典型意义上的勒庞的“乌合之众”)在进行无关道德的市场投资行为的时候,不知不觉地被道德偏好的选择性描述所影响甚至裹挟,使用了混乱的价值评判体系而不自知。 巴菲特的价值论中,价值是坐标原点,价值论信徒们窝在价值论舒适的沙发中,就像是人们舒适地生活在托勒密的宇宙中心论中一样。价值论符合人们的传统道德沦,巴菲特作为代言人,他的金融投资业绩也成为这一投资理念的绝好典范和宣传招牌。索罗斯的投资体系里没有价值二字,就像是牛顿后来的科学家废除了以太一样——只是太超前,索罗斯带来的是传统与习惯边缘之外的不安全感。 索罗斯像我家隔壁大户室的那个胖子。那个胖子的特点是一紧张,一兴奋就要上厕所。索罗斯在交易不顺利,或者感觉不好的时候,背痛。看来索罗斯不过是个凡夫俗子,但是,偏偏这个凡夫俗子成就了一番伟业,这才是让我心驰神往的关键。 相比于心机深厚,云遮雾罩的巴菲特,索罗斯不善于也不屑于把自己扮成某个道德楷模。乔布斯有一句名言:“STAY HUNGRY,STAY FOOLISH”。好学若饥,谦虚若愚,但是,我更喜欢“很傻很天真”的翻译。从某种意义上说,坏小子索罗斯就是很傻很天真的人。同为慈善家,人们津津乐道巴菲特,而索罗斯捐了那么多钱,世人还不知道! 相对于巴菲特,我为什么更喜欢索罗斯?首先是他更坦率和真诚,不像巴菲特那么善于作秀和表演。第二,更传奇更励志,更像一个爷们。作为一个不确定性法则的信徒,言行一致,功业彪炳。第三,更高远的人类情怀。第四,不只是一个单纯的生意人,更有更宏大的哲学理想。 索罗斯似乎更擅长“乱中取胜”,而不是“瓮中捉鳖”。索罗斯清楚地知道,所有的投资,无论是看上去多么十拿九稳,或是火中取栗一样的非常冒险,对他来说,实际上都是“乱中取胜”——“乱”,也就是不确定性是我们这个世界,我们这个资本市场的常态。 索罗斯的投资经常是建立了头寸就开始亏损,平仓之后就遭遇报复性反弹,也就是我们普通投资者常常遇到的“把肉割在了地板上”,“两面被扇嘴巴子”,在遭遇到这样的情形之后,普通投资者,工薪族,通常的反应是情绪失控,激烈的扳本的赌徒心态,最后,往往是万劫不复的深渊。索罗斯的卓越在于,能够及时修正错误,从善如流。在市场先生面前,索罗斯无条件鞠躬脱帽。 索罗斯确信我们的眼里没有真相,也无法知道真相。从量子基金的名称我们就可以知道,他以“人的不确信性”进而推导出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向量子力学之父海森堡的粒子的“不确定性”致敬。正是基于这样的哲学观念,索罗斯的所有工作,都是在一种不确定性的框架下进行的。我们认为他的性格像大鳄一样,看准了就一跃而起,一口咬掉水牛的半扇屁股,或是拧断羚羊的脖子,实际上,他不是那么有把握,只能不断试错,善于把握最大的运气而已。他极端厌恶风险,他不会徒手攀岩或是走钢丝。 索罗斯的修养是否比普通人更好,他的神经是否比普通人更为粗壮呢?就像是我们的传记作家所认为的那样,目光敏锐,意志顽强,智慧高超?其实,他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他是以自己的交易体系去和这个不确定的世界进行交易。迄今为止,他的所有的投资利润,都是这个交易体系的自然分泌物。从某种角度上看,他不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将军,也不是盯着电脑终端,大脑比电脑的运算速度还要快一百分的优秀交易员,他只是一个躺在金融海洋的沙滩上的舒适的沙滩椅上的一个渔夫而已。条件合适,他就去捞一网,出手就是大概率,捞不找,或者赔钱割肉,那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越来越倾向于认为,只有四类人可以赚钱。1.哲学家。2.数学家。3.社会活动家。四.幸运的傻瓜。这实际上是四种思维模式的体现。第一类,就是以索罗斯为代表,进行的一种较为彻底的宏观经济博弈。第二类以华尔街的量化投资为基础的对冲基金为代表。第三种以巴菲特为代表,以庞大社会资源的整合能力为前提,只可欣赏不可亵玩,对个人投资者没有太多切实指导意义。第四类,在股票营业大厅门口看自行车的老太太等。人少了就买入,人多了就卖出。 赚大钱,花大钱,纵横江湖,快意恩仇,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索罗斯,一位草根英雄,一位慈善大侠,一位哲学家,一位金融骑士。 如果将巴菲特和索罗斯这两个同年出生的世界顶级投资双子星空投到中国,谁更能如鱼得水?也就是说,谁更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我有我的判断,读者诸君,您的观念呢?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