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印度,受伤的文明

印度,受伤的文明

去评论
在我最想去的旅游目的名单中,印度一定名列倒数。远隔一座喜马拉雅山,抽吸一口空气,你也能体会到混合着人畜粪便、菩提树叶,咖喱,芒果,动物腐尸的复杂气味,这些气味在佛陀,湿婆,种姓,暴力,脏乱,无序,拥挤,混沌,神秘等等元素调和下,热烘烘的,消解了逼退了神秘感所带来的异域魅惑,让人敬而远之。 两年前有IT朋友从印度硅谷班加罗尔回来,他说下榻酒店之舒适奢华一如在西方大都市,而消费目录上的数字却高得离谱,洗一双袜子的价钱是3美元。而走出酒店,就能遭遇大批的一天收入低得无法支付在酒店洗一双袜子的穷人。 看看印度“春运”火车密密麻麻的乘客“外挂”奇观,中国人还真不意思抱怨春运的拥挤了;考场上好些家长像蜘蛛侠一样爬上几层楼往窗户里丢小纸条,相比之下,中国的高考虽然饱受诟病,却也差强人意了。 相比屏幕时代的海量直观的碎片信息,以往除了官方历史教科书,和为数不多的宝莱坞歌舞电影,文学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印度文化的重要途径。凡尔纳的《环游世界八十天》,福斯特的《印度之行》(网上有免费的同名电影资源),杜拉斯的《印度之歌》(网上也有免费的同名电影资源),还有出生在孟买著名作家吉卜林的作品等,这些文学作品数量不多,却是殿堂级的经典,不仅带来艺术享受,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深度观察与思考的空间。 总的来说,欧风美雨,“一边倒”,中美建交,中日友好,随后又抵制这抵制那,无论是官方意识,还是民间情绪,自唐僧和悟空八戒一行西天取经以来,除了和印度人打过一仗,中国人几乎没有再仔细打量过印度。但有多亏有了一个印度,同为文明古国的中国人多少在心里还是有些慰藉的——一龙一象,原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嘛,听那口气也能想象出嘴角不屑地翘起的角度。你不是继承了英国议会传统与宪政传统,不是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吗?为啥弄成这样?印度对于中国的一个重大存在意义在于——当然只能意会,说出来就显得面目可憎缺乏修养了——同为文明古国和人口大国,同在亚洲大陆,还有个垫底的!只是近年来,嘴角不屑的角度大有缓和,基于印度人口红利,IT创新产业的兴起,以及地缘政治引发的军备发展让我们愈发有理由相信,龙象之争已经悄然开始了。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印度裔英籍小说家奈保尔的印度三部曲,是反思印度文明的颇具影响力的厚重之作,对于那些对印度文化感兴趣的读者来说绝对不容错过。奈保尔曾经在1962、1975、1988三度探访他的祖籍印度,三部曲中的《印度,受伤的文明》深入“乱象”背后,触摸文明失落的灵与肉,充满着对印度教式“无为主义”的尖锐而痛楚的批判。 “印度是个难以表述的国家,暧昧难明,”在奈保尔缓慢而又忧伤的描述里,几千年的宗教文化、被殖民历史、种姓制度、甘地主义……共同塑造了当今印度。作为被征服者,他说印度如今已经艺术式微、民族迷失、国家茫然。“知性上寄生于别的文明”,独立后的印度“毫无创造力、知性枯竭、无力自卫”,“是个早已被挫败的国家”。 奈保尔出生于加勒比海小岛特立尼达的印度社区,是印度移民的后裔,后来去英国念书。印度文化基因和西方教育在他脑海中敏锐激荡,独特的审视与观察,迥异于那些单一文化成长背景的作家学者们浮光掠影的评论。奈保尔的诸多思考同样适用于类似的中国问题。 奈保尔认为,印度人自尊而敏感,不易接受理性评判,更不容易进行反思。“印度诞生于多次的征服,征服的现实决定了印度的多种面向,但这并非总能得到承认”。中国同样成长于战乱与征服,却擅长精神胜利法,这与印度人的文化心态有异曲同工之妙。例如,蒙元是中国大一统历史的一个环节,还是欧亚草原帝国的一部分?成吉思汗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抑或“崖山之后无华夏”?这样的争议以前不曾有过,而现在不同的观念商榷,探讨以致辩驳,可以视为理性回归,正视历史的苗头。 “印度吞噬了自己的文明,在垃圾中产生垃圾,在废墟中构造废墟,人民居然能过的心安理得”。看看当下的中国,伴随经济繁荣和国力强盛,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问题日益严重,消费膨胀凸显的价值虚无,又何尝不是垃圾与废墟,陷阱与伤害? 印度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印度教,其渊源和佛教有着重要交集。印度教讲求来世,对现世的一切,他们更乐于安静的接受和等待。印度教徒说,世界是一个幻象,他们不会把“绝望”挂在嘴边,但真正的绝望隐藏在内心深处。“所有事物都被固定化、神圣化,所有人都安之若素”。尼赫鲁曾说,“印度的一个危险是,贫穷可能被奉为神圣”。相比之下,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社会热潮不断,下岗,就业,再就业,全民创业,“P吐P”等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也可以把这理解为一种集体无意识,但显然比印度类似沉沦与混沌的集体无意识更朝气蓬勃,更有活力与前途。 文明的受伤与失落,根源在哪里?奈保尔认为问题出在印度人的思维方式上。印度人总体上缺乏洞察和思考的能力,掌握事实的方式相当浅薄;认为甘地在其自传里有着过多的自我专注,没有任何客观看待世界的尝试。奈保尔认为,“人若不能观察,他们就没有观念;他们只有执迷。人若生活在本能的生活里,那就像是一种不断模糊着过去的集体失忆症。” 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老子,当年骑牛出关去了哪里?有人说去了印度。你看精瘦黝黑的圣雄甘地跪坐在古老的纺车前,老僧入定,自给自足,好比老子转世。“非暴力不合作”,“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他带领印度人民实现了彻底的民族自决,很大程度取决于他碰上了一个宽容而文明的对手——英国的议会与宪政传统既统治民众,同时也限制了统治者自己。如今,纺车的线轮登上了印度国旗的中央位置,以纺车得天下,焉能以纺车治天下?吱吱呀呀的纺车,怎么能赶上飞快的时代车轮呢?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我们将杜牧这句话中的“秦人”替换成“印度人”,似乎也挺合适。 两大文明古国,创深痛剧的难兄难弟,有着太多可以相互参照对比,和相互启发的地方。读印度很大程度上就是读中国。读《印度三部曲》不由你不浮想联翩,心潮起伏。 呜呼,佛祖保佑印度;呜呼,龙象共勉。


8 条评论

  1. 和国人一样,印度人真的喜欢随手丢垃圾,这次在美国的大巴车上见到了。还是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塑料袋就随手往后面的座椅上一扔,看到后面的我还相互嘻哈乱笑一通~
  2. 我觉得尼泊尓就是印度的缩影,信奉印度教的庙河边上这边在烧尸,对岸几个小孩在游泳,不远处在洗衣服,真心受不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