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记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记

去评论
9月11日,改编自野夫同名小说,由著名导演霍建起执导,芦芳生、杨采钰等主演的爱情文艺片《1980年代的爱情》上映。随后,全国各地多家影院相继出现了集体包场看《1980年代的爱情》现象,共同缅怀已消失的爱情。 在成都,朋友们一起包场看《1980年代的爱情》,参与的人群有诗人、小说家、旅行家等等,大家共同找回久违的回忆。许多观影者虽未有那般经历,还是勾起校园的回忆。 每一代(个)人的爱情,都是各有各的味道,因为少了感同身受的共鸣,也就有了不同的理解。 一位“80后”晒观影后的印象: 电影散场,一个人独自走出影院,头顶漫不经心的细雨打湿了整个世界,地面被光映的浅蓝,空气中飘散着的清冷凄美与看完《1980年代的爱情》的心情无缝焊接,有一种爱叫牺牲,为了给爱人更好的未来,丽雯选择了放逐爱情,用隐忍和克制去许给雨波一片成就自我的天空。而多年后的重逢并没有给二人的爱情完美收官,也许雨波的心随着丽雯的死一同伴着丽雯的遗物:那封被丽雯假装没有收到的情书被放逐到了河流的最深处。爱,是隐忍,陪伴和成长,我不要拥有了整个世界,却没了你。 不过,这爱情,应该是一种尊重与妥协吧。 关雨波与成丽雯在1980年代的爱情背景需延伸到1970年代的“文革”,甚至“反右”等运动,当人的身份被界定、限制之后,阶级斗争就让不同阶层的人有了鸿沟。两人的爱情之所以需保持克制,皆与此大有关系。在电影中,表现出的是成丽雯的父母,一位桥梁工程师的故事,因替妻子的海外关系辩护,而被打成“右派”,从而失去了生活自由。 那一种爱,成丽雯不大可能再发生在自己身上。此外,影片中的老田被打成“右派”,也耐人寻味,他只是喜好书法,帮人抄写大字报,运动来了,没人承认大字报的事,就被打成了“右派”,导致了妻离子散。他在乡政府的工作(做饭),是一种补偿。 按照历史叙事的术语,当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可爱情,还能掀起新的一页吗? 在文艺青年看来,爱情是美好、浪漫的。 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却告诉我们,爱情还可以以另外的形态存在,她不再简单地以幸福或悲伤来定义和命名。 尤其是在河边,关雨波读到曾经写的信,隐忍而无奈的举动,显得不够“爷们”,此种克制也被人称之为“漏洞”:“应该是在细雨中呐喊才更符合剧情一些。” 事实上,在尚未改革开放的时代,一代代中国人的爱情表达是含蓄的,尤其是在偏远地区(如同电影中城市人与乡村人对“喜欢”一词的理解差异),爱情多样态,极易让不同的观影者思考爱情的过去、未来,以及消逝的爱情故事。 无疑,这是属于那个知识分子刚处于“春天”来临的起步阶段,尚未有灯红酒绿的到来。因之,这种对爱情的缅怀,更多的是一种价值观的思考。小说家钟二毛将其理解为“控诉”。 套用村上春树的话说,当人们谈论爱情时,我们谈论什么。我想,那是对爱情的再认识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