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

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

去评论
马可波罗是否来过中国?对很多中国人来说,这可有些荒诞无稽。这还用问吗?!1982年中意合作拍摄过一部大片《马可波罗》,英若诚主演,当时的观众,估计都和嘴上刚刚长毛的我一样,有一种“伟哉我中华!”的感觉。扬州人就认为马可波罗做了扬州三年的地方官,并且引以为豪,还辟有纪念馆。   固若金汤的“知识”不知从啥时开始有了松动和溶解,即便没有烟消云散,至少也变得不那么牢靠了。成吉思汗和忽必烈是民族英雄还是异族枭雄?——原本只能在心底嘀咕的疑惑逐渐浮现在公众论坛之上了。当我们是适应了流变的新的意识环境,再探讨马克波罗是否来过中国,也就变得更加轻松、公允而平和了。   其实,这个问题其实从马可·波罗活着的时候就开始了,因为口气大,“海客谈瀛洲”,言必称“百万”,被赠予“百万先生”的绰号。   有图都未有真相,白纸黑字更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想象和现实有时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在书本里恐怕就是只隔着一层纸了。顶尖素描家的作品,看上去比黑白照片还真切,你能感受到光波的颤动和光子的弹跳。   如果丹尼尔·笛福不事先说明,谁知道《鲁滨孙漂流记》是小说,报告文学,还是新闻特写?时间地点人物,过程,细节,有鼻子有眼,纤毫毕现。试想一下,如果笛福想和世人开一个天大的玩笑,失踪几年,再来一个王者归来,岂不成了航海英雄,又有几人认破?斯威夫特的《格列夫游记》,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以少年读者稚气的眼神,有多少能立马意识到是浪漫的想象和科幻?   大人比孩子的分辨能力也强不到哪儿去。一本《货币战争》风靡一时,众多拥趸不乏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其实作者是依照美国的一档阴谋论商业电视片,不那么名誉地抄袭而得,狠狠地娱乐了国人一把。   《马可波罗行纪》问世七百年来,不断遭到人们的怀疑。1995年,英国历史学家弗朗西斯·伍德著书称,马可波罗事实上没有到过黑海以外地区,当时在中国很常见的一些东西,如四大发明、筷子、裹脚布和长城等,马可波罗都没有提到过。威尼斯的档案中也根本没有提到波罗家族同中国有直接接触。不少考古学家认为,马可波罗更有可能是从波斯商人处获悉了有关中国、日本和蒙古帝国的“二手故事”。马可波罗将这些故事同其他零碎的信息汇集在一起,烩成了一本超级畅销书。   1999年美国组成一个科学考察队,重走当年马可波罗走过的道路。考察结束后,10位考察队员和22位提供后援的专家一致认为,马可波罗通过这条路来中国“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全程网上直播,网民投票,65%的投票者认为他根本没有到过中国。   还记得“孤筏重洋”的故事吗?   海尔达尔是挪威的人类学家、海上探险家。他在太平洋波利尼西亚群岛上作人类学调查时,岛上的遗迹、传说等等使他相信:该群岛上的第一批居民,是公元五世纪时从南美洲来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5名志愿者,和他一起用严格按照原样仿制的印第安人的木筏“康提基号”横渡太平洋!1947年4月他们从南美秘鲁出发西去,经历三个多月的生死航行,越洋四千余海里,终于到达波利尼西亚群岛。毫无疑问,这次航行从海洋探险的角度来说却是一次真正的壮举,但仍然不能最终证明他先前的猜想。   怀疑论从来就不新鲜。有些怀疑令人错愕。2009年在美国宇航局(NASA)纪念“阿波罗11号”飞船载人登月40周年之际,英国《星期日镜报》报道,相信“阿波罗11号”登月事件纯属弥天大谎的美国人的比例已从1979年的6%猛增到了22%以上。这意味着至少6000万美国人都成了“登月阴谋论”信徒。   如果我们简单地将这6000万美国人斥之为不可理喻,那么,我们直截了当地嘲弄所遮蔽的武断思维,很可能在其他方面将我们引入同样可笑的境地。这6000万人中,很多是不为舆论蛊惑的“技术控”、“细节控”,执拗的另一面是不会轻易上当受骗。   想象与现实,真想与谎言,往往在时间、舆论、情绪、意识误区等等要素的纠葛、掩饰、渲染和催化发酵之下,如梦如雾,扑朔迷离。洞幽烛微,钩沉索隐,相互应对,去伪存真,无疑是接近真相的科学路径。可以肯定的是,在一个充满质疑和辩驳、博弈和对冲的社会环境里,类似“亩产万斤”的神话是连一秒钟也无法存活的。认可、接受,但并不妥协,学会与无穷多的谜团共同存在,也是一种务实的,甚至是智慧的选择。   钱穆说他“宁愿”相信他真的到过中国,因为他对马可波罗怀有一种“温情的敬意”。这种说法委婉而含蓄,应该体现了大多数中国人的心态,估计扬州人即便心有不甘,也能勉强接受。   其实,马可波罗到没有到过中国,这和孙悟空有没有去过西天是同一性质的问题,是,或不是,可能永远没有正确答案。重要的是,故事的文本是客观存在 的,故事的现实影响是客观存在的。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