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愿以灵璧心 惜守坚石情

愿以灵璧心 惜守坚石情

去评论
初见灵璧石,是幼时在父亲的书桌上。我不懂为什么对待一块粗笨黑黝的石头需要那般慎重:为它劈木打了个异形的承托,占据屋子最醒目位置,父亲每日摩挲,兴致不减。父亲给我一杆笔,说:“来来来,你敲敲看。”笔杆轻击,清脆磬音,回响嗡嗡半晌。于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开始乐此不疲地用各种物品敲击石头,听着叮叮当当的响声,果然比我放学路上捡拾的石头好玩许多。 后来又有一些或大或小的石头,被父亲搬进屋子,并不是每一块都有响声,有些被摆出造型,想像着像猫或是像狗。再无年幼时的调皮,这些粗笨黑黝的石头越来越不得我的欢心。 一日,偶读《汉品》,被园林一文中的艮岳遗石吸引,天马行空地想到园林中看似无意安排的太湖石,确是让绿树红花多了些雅致。回到家中,再看到屋内小巧于太湖石太多的灵璧石摆件,配合一旁芬芳的兰草,墙上悬挂的鱼戏莲图,倒是生出了几分格调。熟视无睹后,换一种心情,傻大憨粗也可以俊秀起来。 又一日,朋友的朋友说开始转做灵璧石的生意,带着去参观他的货品。大门推开,库房至少高出三层楼,尽头仿佛在远方,一屋子的石头,凌乱无神采,沉重到我感觉脚下的地板都在持续压低。那一刻,先是震撼,后有些空洞的悲凉。 我听说:灵璧石多是在田地深处孕育。从将天地气结为一块坚石,再琢磨出其中曼妙纹路,大抵是需要孕育千年万年的。由于有些银两的人们极大地壮大痴石、迷石的队伍,为之服务的采挖几乎是断子绝孙式样的。直接的利益也刺激着农民,不再如命一般珍视自家的田亩,一旦被采石商认定田亩中可能有石头,给够了钱财,尽管将田亩交他人掘地三尺、六尺、九十九尺…… 当展现在我们眼前的灵璧石摆件,多半已不是她原来的样貌。也许她只是一截残肢,硬生生地从身躯上砍下,为了掩饰创口,又抑或是赋予了打磨人的癔念,她被改造成像形像物的东西,供人观赏与把玩。 朋友说我又发癫狂了:石头就是石头,还当她忒煞情多吗? 唉,不是我癫狂,难道只是那些有血有肉、有音有色的才是生灵?只不过是我们孤陋甚多,五官太少,局限于听说看闻触,感受不到万物的生灵罢了。 “灵璧”二字很美,听来如通灵的碧玉。灵璧的土地中埋着石头,也埋着不愿聊此一生的虞姬。虞姬有多美,多柔情,我不知,我只知可以让霸气到自负的男儿泣泪的,必是一位美到心坎,柔到骨髓的女儿家。恍惚间,每一块灵璧石的摆件,都依稀属于虞姬,她的某一绺发,她的某一块肤…… 看着桌上一排的石头摆件,倒让我哭泣了,仿佛儿时打碎了心爱的银镜,碎片四散,我懵吓地站着,绝望地看着,却是拼她不得一般。 爱人者,人恒爱之。爱石者,并留她在天地之间,万物之灵恒爱之。 惟愿人以灵璧心,惜守坚石情。


2 条评论

  1. 石头本无情,人心赋予之。赞!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