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老盖新闻评述10.8—天价虾、驴友救援

老盖新闻评述10.8—天价虾、驴友救援

去评论
一、天价虾事件   近日,青岛市一大排档涉嫌宰客,一只虾卖38元“天价”的消息引发网友关注。青岛市7日对“天价虾”事件相关部门人员作出处分决定,青岛市市北区市场监管局主要负责人停职检查,对该区物价、旅游等部门主要负责人进行诫勉谈话。青岛市物价局表示,节日期间物价部门已查处多起价格违法行为,并且对涉事大排档进行检查处理。   说句实话,天价虾这种欺骗手段并不是近年来才出现的一种骗术,这种骗术在N多年以前曾经出现过,后来由于手段太过拙劣而被众多无良商家所摒弃,为什么说它拙劣呢?大家可想而知,这么一个海鲜按只收费的所谓的明砝标价的价格表一旦张贴出来,首先它会被许多细心的消费者所觉察从而直接就望而却步啦,人家根本就不会来这里来消费,其次,确实会有些粗心的消费者没看清楚进行了消费,但其中又有多少会甘心吃这个哑巴亏、乖乖按照38一只的价格付钱呢?所以这类骗术之所以被市场所淘汰,是因为它已经不适合目前这个日益规范的消费市场了。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本身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骗术,为什么会在青岛这样一个美丽的开放的国际化的旅游城市里死灰复燃甚至还屡屡得手呢?我想这才是这起事件带给我们的疑问:这个无良的商家,他们不仅堂而皇之将这幅经过精心编排的价格表印刷出来并且高悬于经营场所之内,更过份的是当消费者提出异议的时候他们不仅安排打手威胁消费者,甚至还恶人先告状,主动打电话报警,而报警的结果看起来对他们再有利不过了:首先是警方不予受理,后来物价部门受理之后先是以放假为由推拖,然后又力促双方和解,最终消费者无奈之下支付了2000元了解此事,谁笑到了最后?大家心知肚明。而当地的公安、物价部门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我觉得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执法者,甚至都不能称之为调停者,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帮凶,他们的直接参与是这种拙劣骗术之所以得手的必备条件。   我们看到几乎在全国网民的口诛笔伐之下,无良的商家被吊销执照并课以重罚,当地市场监管部门的有关人员也受到了轻重不一的处罚,但是给我的感觉总有些意犹未尽:因为这不是一起孤立的事件,执法单位与无良商家之间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勾连也没有进一步的报道,如果不能以此为契机彻底铲除滋生天价虾的腐败土壤,那么谁又敢保证这些无良的商家们不会在蛰伏一段时间以后换上一身马甲重操旧业呢? 二、驴友救援   10月5日,来自广西柳州、河池等地的17名驴友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忠良乡长滩河自然保护区露营与外界失联。次日,金秀县方面透露,17名驴友已于6日上午和救援人员取得联系,并转移至安全地带。该县公安局民警介绍,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域十分危险,禁止游客进入。有作者撰文提出,驴友未经批准,自行进入长滩河自然保护区,应该承担责任,包括要为救援费用埋单。   驴友遇险,救援的费用应当由谁来负担,根据救援主体的不同,应当从以下两个层面来分析:   首先是民间救援力量,也就是见义勇为的个人或者其它民间组织,它们参与救援所产生的费用如何承担。   《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因防止、制止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的财产、人身遭受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害人承担赔偿责任,受益人也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   根据这条规定,由于驴友遇险它本身没有侵害人,所以民间救援力量为救助他们所产生的费用,应当由受益人也就是驴友本人予以适当补偿,请注意这里使用的词语是“适当补偿”,而没有说赔偿,区别就在于赔偿责任是一个过错责任,而补偿责任则是一种公平责任,二者在具体负担标准上有着明显的区别。   其次是政府救援,所产生的费用是不是也应当由驴友们埋单呢?有人同样拿出《民法通则》的上述规定,认为这笔费用驴友们也是应当承担的,否则对其它纳税人不公平,我个人并不支持这种观点。   因为《民法通则》它所调整的,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关系,它并不调整公民与政府间的因政府行为而产生的法律关系,因为显然公民与政府之间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平等主体,政府组织的救援行为也显然并不属于民事行为,而是一种行政行为,所以《民法通则》在这个时候并不适用。   那么政府组织救援所产生的费用它的负担依据到底在哪里呢?在《宪法》里,《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而生命权显然是基本人权中最核心的组成部分,因此当公民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国家是负有不可推卸的救助义务的,可能有人觉得这一条的规定过于原则,那么还有更为具体更为直接的规定,比如公安机关的职责就体现在《人民警察法》中,该法明文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我想上述规定就是政府及其组成部门它们负有完全救援义务的直接法律依据。   解决了救援义务这一问题之后,我们紧接着会面临一个公平性的问题,也就是:国家花费公共财政的钱为驴友个人服务,是不是会对其它纳税人产生不公呢?显然不会,因为首先,国家救援的对象它是不特定的,任何面临危险的公民都有权利向国家请求援救,国家的这一义务它是无条件的,不因任何个体的不同而有不同。其次,驴友们获得救援的权利自然有其相应的对等义务,这个义务的规定也在《宪法》中,《宪法》第五十六条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权利与义务永远是对等的,在驴友遇险问题上,这一基本法律原则同样适用。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