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我的2015读书报告】读读写写又一年

【我的2015读书报告】读读写写又一年

去评论
  【我的2015读书报告】读读写写又一年   2015年最后半个月,恰好是我轮值夜班,黑白颠倒,不问尘事,过上了几天路遥所言“早晨从中午开始”的日子。或许是马齿徒增的缘故,虽然经常是凌晨两三点才迷迷糊糊睡去,但一到早上六七点钟,总会像往常一样醒来。 醒了,不想起来,就伸手掏过手机,刷刷朋友圈。年末岁初,各种读书榜、读书报告,铺天盖地,让我这个号称一年要读一百多本书的人鸭梨山大,仿佛不写点什么,就像撒了谎一样,有时候连自己都怀疑:真的读了这么多么? 其实,读书的数量从来都不重要,我甚至觉得连读书的质量都不重要。本来读书就是为了休闲,跟打牌扯淡没什么区别,当然如果能有读有所获,就像到澡堂洗澡,又撞上个免费搓背的促销大奖,岂不是赚大了! 读书人,除了每天忙忙碌碌的为稻粱谋的生活,总少不了读读写写。一年的时间,一般我会安排大部分来读书。比如今年,给自己的写作任务安排到四月份就结束了,此后一直处于读书补课状态,各种乱七八糟的书,务实拉拉杂杂看了不少,但很多确实是看过就看过了,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今天想到来写这篇读书报告,也懒得去查购书记录了,就捡自己一下子就能想起来的十本书写一写: 第一本书是高华先生的《历史学的境界》,刚刚读完,真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高华先生早年因写《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而闻名,当然也因此书吃了不少苦头,比如他的很多书无法正常出版。一个写作者,所作流传不广,当然是很让人沮丧的事情。而最让人扼腕的是,正当高华先生学术硕果频出之际,却不幸罹患绝症。如此史学奇才,天不假年,不亦悲夫! 近读高华先生这本遗著《历史学的境界》,愈感高华先生在史学研究上确已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高华的史学研究有三个阶段,最早是做“红太阳”时期,下的仍然是传统的钻研史料的苦功夫;而到了后来做《大跃进运动与国家权力的扩张:以江苏省为例》,则开始借用政治学、社会学的分析框架;而到了这本书里所收的文章,则可看出高华的史学视野已经明显超过了历史学本身,对史料的娴熟运用自是不在话下,而文章对于家国命运、个体历史命运的关注,更是有着极浓厚的悲悯情怀。正因为如此,他读龙应台的书,读王鼎钧的书,总能读出更多的意味。我想,对于一个历史学者而言,这应该就是梦想中的“出入自如”的研究境界了吧! 第二本书是张新颖的《沈从文的后半生》。其实在此之前,南开大学学者李扬曾写过一本同名的书,史料详细,文笔灵动,不失为一本佳作。即便如此,翻开张新颖的这本书后,还是被深深吸引住了。仅史料而言,张新颖的这本书并未有太多超越,但在对传主的“同情之理解”上,则令人不由不叹服。这或许就是专注于史料的作者与超越于史料而关注人的命运的作者之区别。我对于沈从文在家国命运转折时期的突然转身,一直不得其解,而读了这本书,才真实感受到沈从文内心深切的痛。人如蝼蚁,在大时代的浪潮中,往往进退失据,不知所之。 书中提到沈从文逝世后,有人编辑《从文家书》,邀请沈的夫人写后记,老人家写的真切:“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不完全理解他,后来逐渐有了些理解,但是,真正懂得他的为人,懂得他一生所承受的重压,是在整理编选他遗稿的现在。过去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过去不明白的,现在明白了。”每每读到此处,不禁泪湿衣袖。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无数的人,可真懂你的,又有几人? 第三本书是李泽厚的《什么是道德》。李泽厚在我的读书阅历中,一直占有特殊的地位。大学时,初遇此人著作,读罢惊为天人,曾疯狂地找到出版社,只为凑齐一套当时已被禁的《李泽厚十年集》。至今,我家的书房里便设有“李泽厚专柜”,专藏有不同版本的李氏著作。而对于市场上新出的李氏新书,基本上是逢出必购。这本小书,是李泽厚去年回到华东师范大学开设伦理学讨论班的讲课实录。最初这个讨论班出预告时,内心一度蠢蠢欲动,但最终还是被钱钟书先生那句话给说服了,“你吃了鸡蛋,何必一定要看鸡呢?”何况我自知对于李先生渊博的学识略知甚少,怕真的直面时赧颜以对。 这本书从桑德尔的公正论出发,继而讨论市场与道德的关系。关于道德,我们比较熟悉是李泽厚先生提出的宗教性道德和社会性道德的划分。而在这个讨论班里,李先生又作了进一步阐释,比如他谈到塔利班恐怖行为的问题,从宗教性道德角度而言,恐怖分子自认为自己执行“圣战”指令而不惜杀人的“善”,但事实上,这与现代社会性道德的善恶大相矛盾。恐怖分子奉行的善其实是最大的恶。这本书的有趣之处在于全部是当时讲课的实录,各种观点竞相呈现,读来有如临现场之快感。此书可一读再读。 第四本书是《查令十字街84号》。机缘巧合,今年对合肥增知旧书店的困境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呼吁与帮助。在各方友人的支持下,还帮助书店主人老朱出版了他五年来所写的日记,书名《最后的旧书店》。关于这本书的出版前后,不多说了,这也算是我今年送给朋友们的一份特别的礼物。 在这本书的后记里,我再次提到了查令十字街84号的故事:美国女作家海伦因为偶然的机缘成为英国查令十字街84号一家书店的顾客,二十年间,虽未亲临,却书信不断,与书店主人、员工结下了不解之缘。许多年后,主人离世,书店关闭,而在海伦的心里,始终不忘这个书店带给她的温暖。这本书,便是她与书店20年间往来书信的合集。书里的最后一封信,是海伦写给一位即将到英国游玩的朋友:“你若恰好经过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因为我对它亏欠良多。”这或许可以解释我对于增知老朱的关注与努力。 第五本书是《星云大师讲<心经>》。《心经》早就读过,似懂非懂,也不强求,机缘到了,总会多领悟一点。佛法高深,不可说,不可说,唯有用心去读。 第六本书是马原的《小说密码》。马原的小说,我似乎并未读过。先锋派的东西,倒是读过几本,比如邱华栋的,格非的。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小说创作,是很自我的事情,而对于阅读者,似乎也是如此,至今我最喜欢的小说作者分别是金庸、刘绍棠和阎连科,跟先锋派边都搭不上。不过偶然遇到的《小说密码》这本书,倒是意外惊喜。此书是根据马原在同济大学中文系讲课的内容整理的,印象王安忆也有基本类似的书。但文学理论这东西,对于写作者到底有没有用,只有天知道。记得上大学时系里开了文学理论的课,期末考试我发飙考了99分,秘诀是我把老师的讲课笔记背了九遍,但如今似乎连一个概念都回忆不起来了。马原结合自身小说创作经验,尤其是谈到童年经历尤其是不愉快的经历对小说创作的影响,确可窥见他敏锐的洞察力和思考力。马原对小说的感知,未必可以作为通论,但最起码是他个人最真挚的解剖,这就足够了吧! 第七本书是石钟扬的《江上几峰青:寻找手迹中的陈独秀》。这几年,因为业余兴趣的关系,读了不少民国史方面的书,越读到后来,越喜欢读一手的东西。这本书最初是从安庆文史学者张健初老师微博上最先看到的,迅速去网上买了来。一拿到,翻了几页,果然是好书!作者石钟扬之前写过的《文人陈独秀》,没想到他对陈独秀的史料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搜寻。这本书收录了大量陈独秀与友人书信往来、书法、题跋等手迹的原件或复印件照片,确实让我这个“史料癖”大过其瘾!不过,我觉得其中有些考证并不严谨,比如认为《安徽俗话报》中的很多漫画出自陈独秀之手,我不敢苟同:此系列漫画精细有着,与陈独秀书法纵横挥洒颇不相类,推断漫画为陈的作品,似欠确证。当然,瑕不掩瑜,尤其石钟扬还在此书出版之际推出了陈独秀手迹展,目前在安庆展出,据说年后会来合肥布展。 第八本书是傅淞岩的《朕知道了》,副题是《雍正:被误解的皇帝、被低估的王朝》。关于雍正的书,恐怕没有几千种,也有几百种了吧,但关于雍正王朝的各种故事,还是扑所迷离,真假难辨。这本小书,叙事流畅,文笔灵动,似为闲读之书,却始终秉持着回归历史本原的写作态度,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雍正,勤勉,性情,那句“朕知道了”的批语,更是风靡两岸故宫。读历史的人,往往都喜欢说历史真相难寻,但如果能够为历史多提供几个面相的观察视角,是不是会让我们离真实的历史更近一点呢? 第九本书是苏北的《书犹如此》。身边的朋友,多是爱书爱写之人。他们每每出书,总会想法寻了来读。苏北老师的文章,读过不少,知道他是汪曾祺迷,跟我痴迷刘文典研究一样,写过不少关于老爷子的书。这本《书犹如此》最初吸引我的,是精美的布面装帧,拿在手上,摩挲再三,不忍放下。我内心一直有个宏愿,将来一定要出一本如此精装的小书,呵呵。翻开书,扉页竟然还有苏北老师的签名,毫没犹豫就买下了。书中都是与读书相关的文字,而关于汪曾祺更是占多数,但在苏北老师看似闲适、实却隽永的笔下,却篇篇有韵味,各自不同,毫无重复之感。上次遇到苏北老师,我对他说,您出了一本好书!这话,是发出肺腑的感谢。 第十本书是余杰的《在那明亮的地方》。余杰这个名字,现在很多人可能都陌生了。这个说话据说有点口吃的北大才子,是我大学时代的精神偶像。他的那本《火与冰》当年几乎是很多大学生都读过的“圣经”。我在大学时期,鼓捣过一个松散的“思想者同盟”,经常邀集一些思想各异、素不相识的人坐到一起谈某个话题,经常争得面红耳赤,各不相让,然后各自散去,自得其乐。我记得当时在学校里很有影响力的一个老师还参与过。这种激情,要说来源,还是始于读余杰的书。那时候,凡是他新出的书,比如《铁屋中的呐喊》《说,还是不说》《压伤的芦苇》,均买了来看。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他去了美国,至此很少再看到他的文章或书籍。这本《在那明亮的地方》是他到台湾寻访胡适纪念馆、殷海光故居等地后写下的文字,才气未减,但感觉火气少了不少,倒是对很多问题有了更深邃的思考。今天的我,更喜欢这样的余杰。   20151231日跨年之夜写于淝上躬耕斋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