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摄会 »  » 遭遇莫明追捕

遭遇莫明追捕

去评论

曾冒名作伪证的耿百才(左)感到愧对臧新强一家(右为臧新强的父亲臧云彦)

耿百才专门做了一份公正,证明自己就叫“耿百才”

  

  涡阳县监察局对王鸣三的处分决定

 

  一场并不复杂的乡邻纠纷,因为派出所长的介入,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先是以故意伤害罪对“犯罪嫌疑人”提请逮捕,费了半年多的劲才发现捕错了对象,“嫌疑人”当时根本就没有在现场。
    办错了案子的派出所长随即补充了几份假证据,以同一卷宗、同一事实,换成另外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名字,继续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在检察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后,公安局居然单方上网追捕“犯罪嫌疑人”。


                    安徽涡阳:两兄弟遭遇莫明追捕


    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楚店镇汪楼行政村谢小庄自然村是个不到300口人的小村子,别看村子不大,耕地却有五六百亩,每到麦收季节,村民们割麦打场,累得都能脱几层皮。从1999年开始,村里来了收割机以后,高性能收割机不仅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也为争农时、抢季节赢得了宝贵时间。
    随着收割机的进村,矛盾也随之而来。谢小庄村村民臧凯是个远近闻名的不吃亏的主儿,因为家族势力大,自己又会几下拳脚,村里很多人都有些怕他。村里的收割机最初就是他从山东引进来的。由于用他的收割机租金高、排队等候不说,还得看他的脸色,有的人家怕耽误了农时,就从外村调收割机过来帮收,臧凯不乐意了,不许其他村民请的收割机进村,还动辄找茬子骂骂咧咧的。
                              □起因:垄断收割惹出纠纷 
         今年64岁的臧云彦老人告诉记者,他家有14亩地,往年用臧凯雇来的收割机收1亩麦子臧要提取5元钱,还得看他的脸色,觉得很窝囊,就请来汪庄村汪永钦新买的收割机,没想到这一来竟给全家惹来了无尽的灾难。
    64岁的汪永钦向记者介绍,2003年6月8日下午两点钟左右,他的收割机正在谢小庄东北地给龚保安家收麦子,他站在麦地南边的大路上。当时喝多了酒的臧凯骑着摩托车,嘴里骂骂咧咧,猛地朝他撞去,他往旁急闪,摩托车撞到路旁的一辆自行车上,臧凯当场被摔得鼻青脸肿。满身酒气的臧凯从地上起来后骂得更凶了,边骂边质问汪永钦谁让他来的。
    汪永钦见臧凯骂得不堪入耳,就说,我这么大年纪了你骂我干啥,你不准俺割俺就走。因为收割机是臧云彦请来的,臧云彦就打圆场说,西边就是我的麦地,等汪永钦给我割完麦子就让他走。
    见臧云彦这么说,臧凯又开始骂臧云彦,并且动起了手。臧云彦边躲闪边质问臧凯为什么只准他的机子割麦就不准别人找机子割麦。正在这时,臧凯的父亲和三个兄弟分别赶到,和臧云彦及其二儿子臧新朝(患尿毒症,已病故)、闻讯赶来三个儿媳打了起来,双方各有轻微伤。后来,臧云彦的大儿子闻讯报了警,楚店派出所民警当天下午来到汪楼村“调查”,但未勘察打架现场。
                            □ 进展:不在现场成了“凶手”
    事情发生后,臧凯找到当时不在现场的谢某、刘某、龚某等人到派出所作证,“证明”被臧云彦的五儿子臧新旺(又名臧五廷)打成轻伤。2003年6月22日,楚店派出所所长王鸣三形成一份《调查报告》,该报告在承认臧凯骑摩托车撞人、骂人,率先挑起事端这些事实的同时,采信臧凯单方面的证言,根据“调查事实”,认定“臧新旺殴打臧凯至轻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建议对犯罪嫌疑人臧新旺批捕法办”。而事实上,那天下午臧新旺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喝喜酒,根本就没有在现场。   
    2003年12月18日,涡阳县公安局以臧新旺致臧凯“左眼钝挫伤伴眶内壁骨折”向涡阳县检察院提请报捕臧新旺。
    县检察院批捕科阅卷后发现,双方打架的事实确实存在,但由于证言太乱,有说臧凯的伤是骑摩托车摔的,有说是臧新旺用脚踹的,证据之间根本无法相互印证,2004年1月5日,涡阳县检察院做出不捕退查决定。县公安局当天撤回案件。 
    
                  □结果:报捕两兄弟证据不足
    费了半年多的劲,公安机关才发现捕错了对象,“嫌疑人”臧新旺当时根本就没有在现场。办错了案子的楚店派出所所长王鸣三随即又做了一份《调查报告》。2004年4月26日,县公安局以同一卷宗、同一事实,将原来“犯罪嫌疑人”臧新旺的名字换成了其弟臧新强(又名臧六廷),认定“厮打中臧新强用拳将臧凯的眼部打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继续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同一天,臧新强向检察机关申诉,他当时正在3公里外给一位孙姓病人输液(臧新强是医生),根本不在事发现场,并有孙连席、耿百修等多人证明。臧新强请求检察机关依法撤销涡阳县公安局的不当指控,追究弄虚作假者的法律责任。
    涡阳县检察院批捕科的领导告诉记者,公安局先是报捕臧新旺,发现捕错了,回过头又报捕臧新强,这是很荒唐的。检察机关阅卷后,建议撤案,查清再报。5月12日,公安局将案件撤回。
    2004年6月12日,王鸣三做了《补充调查情况说明》,认为臧新强“涉嫌故意伤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建议提请对臧新强逮捕。”理由是多次找臧新强,臧新强“都不到场,至今未说案件经过,打架时是否在场……”   
    2004年6月18日,涡阳县公安局再次以伤害罪提请批捕臧新强。涡阳县检察院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做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书。
                  □荒唐:多名假证人到派出所继续“作证”   
    虽然说检察院一次次作出不予逮捕的决定,但公安机关仍未撤消对臧新强的追捕。
   2004年7月28日,臧凯又领着“耿伟”(由耿百才冒充)、“李长平”(由孙文寨冒充)等人到派出所继续作假证,证明“听说臧新强没去给人看病”、“听说臧新强把人打伤了。”楚店派出所所长王鸣三在没有核实证人身份的情况下,在“完善证据”后,报涡阳县公安局作出对臧新强刑事拘留的决定。
    采访中记者发现,耿百才在给相关执法机关作出的证言中,明确表示自己是被臧凯逼着用“耿伟”的名字作了伪证,事后他觉得对不住臧新强,还专门申请做了一份个人的身份公证,证明自己确实叫耿百才而非耿伟。2006年11月22日和2007年1月6日,记者两次找到在涡阳县城做生意的耿百才,谈起以“耿伟”名义作伪证的事,耿百才说自己很对不住臧新强一家,虽说臧凯是自己的外甥,但他不应该受臧凯的欺骗。耿百才说,事后他感到良心上很不安,也找派出所说明了情况,但派出所吓唬说他是在作伪证,要“收拾”他。   
    花沟镇李楼小学教师李长平原本是女性,由于长期不上班,1998年2月20日,臧凯的连襟孙文寨就就通过关系从花沟派出所办了一个“李长平”的身份证,冒名顶替月月领“李长平”的工资。2004年7月,涡阳县纪检委在清理整顿教师队伍工作中发现了孙文寨弄虚作假、冒名顶替“李长平”的身份后,注销了“李长平”的编制和工资,没想到这个冒牌教师以作废的名字作了假证。涡阳县检察院要求涡阳县公安局限期查清“耿伟”、“李长平”等证人身份及证言的真实性,将查报结果报检察院,但一直没有结果。
    王鸣三的行为是否构成玩忽职守?2006年底,涡阳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张纯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肯定地表示,假如能够认定“耿伟”、“李长平”的证言是伪证,就可以追究王鸣三的玩忽职守责任。“耿伟”是假冒的,这一点县检察院没有异议,但张纯修副检察长和渎检科检察官表示,“李长平”不能算是假冒的,因为孙文寨既然已经改名“李长平”,那他以“李长平”名义做的证就不能算是伪证。当记者指出孙文寨是为了冒名领“李长平”的工资才改名为“李长平”,并且已经被纪委开除时,张副检察长说纪委开除了不一定告诉公安机关,他有“李长平”的身份证他就是李长平。
    记者注意到,在花沟派出所孙文寨的户籍表上写着“户主,孙文寨”,下面标注着“别名,李长平”,也就是说,孙文寨一个人持有两张同一个编号,名字分别为“孙文寨”和“李长平”的身份证。但有个事实是,虽然“李长平”有身份证,但要找“李长平”必须先查“孙文寨”,不找到孙文寨,“李长平”就无从查找。难怪2004年8月,花沟派出所出具证明:花沟镇无李长平的户籍。
    当问到王鸣三先是报捕臧新旺,后又报捕臧新强,是否构成玩忽职守,检察机关能否就公安对臧新强的上网追逃发出检察建议书时,张副检察长告诉记者,公安局最初报捕的是臧新旺,他要再次报捕臧新旺的话,肯定就追究他了,但他改报臧新强了,符合批捕条件就批,暂时不具备批捕条件,让他补充,不好发检察建议。

                        □控告:要求追究枉法者的责任

    2004年10月13日,涡阳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晋召集县公安、检察、信访局领导及办案人员听取该案的处理情况,要求公安机关进一步查证臧新强涉嫌故意伤害的事实。同年底,安徽省人大常委会领导批示,要求涡阳县人大处理并报果;2005年4月8日,涡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唐龙在听取了案件汇报之后,也提出了具体要求,但承办人既不积极侦查、报捕,又不撤销案件。
    2005年4月,蒙受不白之冤的臧新旺、臧新强向检察机关控告,请求依法追究王鸣三玩忽职守的法律责任。2005年9月26日,涡阳县检察院做出《不立案通知书》。不知什么原因,这个通知书直到2006年5月29日才交给控诉人。臧新旺、臧新强接到通知书的当天,就申请复议,8月14日,涡阳县检察院经复议认为,王鸣三的行为不构成玩忽职守。
 发稿前,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涡阳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党组成员、副局长王亚光,王亚光告诉记者,这个案子不是他分管的。当问到检察机关做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书后,公安机关是否还能再上网追逃时,王副局长表示,一般情况下,检察机关做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书后,就不应该再上网追逃了。
 记者在涡阳采访时了解到,在臧新强兄弟之前,楚店镇农民王振友因为举报有经济问题的派出所长王鸣三,王振友的妻子被强行送进拘留所,王振友被错捕、错判关押300天,取保候审限制人身自由195天。
 涡阳县监察局查实了王振友的举报:楚店镇派出所自2000年至2002年,将罚没款等收入14.3万元未上缴县公安局统一管理,被其坐支,属截留、挪用罚没款行为。最终,付出惨重代价的王振友得到了涡阳县法院和县检察院的国家赔偿金,但王鸣三只是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平级调动到另一个派出所继续担任所长。
 在本文截稿前,记者采访了已到涡阳县丹城派出所担任所长的王鸣三。
 记者:臧新旺、臧新强的案子能不能介绍一下? 
 王鸣三:改日再谈。我现在已经调整啦,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
 记者:臧新旺、臧新强存在那些问题,?
 王鸣三:他做伪证。
 记者:做了那些伪证?
 王鸣三:你问他本人就知道了。
 记者:他们反映派出所做伪证。
 王鸣三:检察院、纪检委已经查过了,我件事希望你不要过问。
 记者:为什么?
 王鸣三:我请你不要过问。牵扯到我的事了,你过问也没意义。
 记者:这件事情上你有没有责任?
 王鸣三:我没有责任。
 记者:涡阳县监察局给你行政记过是怎么回事?
 王鸣三:那是另外一个事情。
 记者:你当所长期间怎么会出现那么多事情,又是截留,又是挪用罚没款?
 王鸣三:那是另外一件事,与臧新强案件无关。
 记者:但与你有关啊,为什么在你身上老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王鸣三:已经对我进行过处理啦。这个事情上我尊敬你,但是我已经调出这个单位啦,已经移交啦。我查的对不对,他们可以继续再查。
 记者:人走责任不能走。
 王鸣三:如果说查出王鸣三在(臧新强)这个案件上存在着徇私舞弊,那是我的责任,但这个案件(臧新强)他们那边确实存在有伪证,经不起检验。
 记者:你这边的证据有没有经不起检验的呢。
 王鸣三:没有。
 记者:王振友案子是不是你办的?
 王鸣三:那个与本案无关。 
 记者:但与你有关啊。
 记者:你离开多久了?
 王鸣三:你不要问我!
    2007年1月8日,臧新强的家人来到安徽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要求追究王鸣三徇私枉法、玩忽职守的责任,给臧新强一个公正的结论。
---------------------------------------------------------------------------

链接:红网首页 > 中国频道

http://china.rednet.cn/c/2007/01/12/1095089.htm

安徽省涡阳县一派出所伪造证据抓捕村民



12 条评论

  1. 今天才知道,原来文中的所谓的受害人臧凯,在沈阳抢劫、杀人,干尽坏事,已经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公开审判。 http://www.lnfzb.com/News,2007,6,20,7877,10.shtml 犯罪团伙制定作案原则 可怜更夫命丧群殴之手 “有人挡道就动手”    作者:本报记者 刘妍 (2007年6月20日)   半年作案77起的特大盗窃抢劫团伙,制定了详细的犯罪原则“有人拦着就动手”。当初如此嚣张的犯罪团伙,如今终于站在了法庭上等待审判。   记者昨日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采访时获悉,法院对盗窃部分罪行采用简易审理程序,13位被告人悉数认罪,并在法庭上纷纷悔恨落泪。   13人流窜郊区小工厂   被告人戴成强、戴小华(戴成强之姐)、臧凯等13人均系江苏、安徽省农民。庭审中,这些嚣张一时的被告人悉数戴着手铐站在法庭上,个个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来自沈阳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指控,从2006年4月份起,这13人穿插结伙,流窜于沈阳市沈北新区、东陵区、于洪区郊区的80多个小工厂。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他们就实施抢劫13起,盗窃64起,赃物大到电焊机、电缆、乙炔瓶,小到麻将、座垫、宝剑,每起案件的涉案金额多则2万元,少则只有20元。   这个犯罪团伙的作案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套路。有人开着微型面包车拉人,后面跟着倒骑驴拉货。盗窃过程中如遇到工厂更夫阻拦,便用砖头、棍棒殴打更夫,或将其捆绑在屋内,用大被蒙上。盗窃工厂内的生产设备,然后卖到相熟的废品收购站销赃。   阻拦者招来横祸   去年9月28日凌晨,该团伙流窜到沈阳市沈北新区清水台镇一家药厂,盗窃生产设备。36岁的村民李某住在药厂大门口附近,半夜听见药厂内有声音,他马上冲出门外,拦在抢匪面前。   可是抢匪们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开口便骂:“滚!敢挡道打死你!”边说边围住李某。戴成强用一把铁锹猛击李某头部,臧凯等人则用砖头乱砸李某的身体,致使李某因为颅脑损伤而死亡。   随后赶来的李某的母亲,看着血肉模糊的儿子,准备回屋报警,却被乱棒打倒在地。这一次,该药厂失窃电焊机、氧气瓶等物品,价值1.4万多元。   庭上留下悔恨泪水   戴成强今年35岁。站在法庭上,他强忍泪水。对于死去的李某,戴成强虽否认其是被自己打死,却频频向李某的父亲道歉:“我知道现在说对不起没有用,但我只能说对不起。我愿意尽能力赔偿。”被问及团伙的作案原则,戴成强辩解说:“我们不是一定要伤人,看见有人拦着才动手。”   此外,庭审中,其他被告人也难掩悔恨,纷纷落泪。戴成强的姐姐戴小华眼泪止不住,不停地说:“我知道错了……”戴成强的姐夫也哭着请求法院从轻判处。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2. 宾语大哥,可以琢磨一下,将来写个连续剧本,说不定将来能成为一名官与民的记录片的导演的~~而且是名符其实的~~~~

    不过那样你可能会更辛苦的奥~~~~~~!偶到时一样会支持你的噢~~ 看到留言要记得回复你的游客噢~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赐予我力量吧!
  3. 现在敢这么揭露真相、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说真话的记者已经不多了。顶一个。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感谢。
  4. 想当年苏廷海,是我们老百姓的苏青天啊。

    我小学的时候,就知道苏廷海,知道《苍天在上》,知道《鹃花》杂志。曾经一时,《苍天在上》一文在涡阳卖到二十元钱一页纸。

    苏是真正的记者,真正的汉子。就那一篇文章就够了。至少有两百多万人记住了他。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苏廷海是我的恩师。他有句话让我永远铭记:不敢说真话,就不要当记者;说了真话,就不要怕这怕那。
  5. 法制社会的阴暗面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这些阴暗面应该暴露在阳光下。
  6. 如此明目张胆地徇私枉法,让人震惊。
    ==============================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虽说这样的事情在一些偏远农村见怪不怪,但灾难落在谁家,都是毁灭性的。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