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去评论
,年少的时候,未见得对土地有多少少感情。偶尔跟大人去农村探望年迈的奶奶,虽然也醉心于从奶奶家的大米缸里掘宝般掏出焐的香喷喷红彤彤的大柿子,也热衷于跟着堂哥堂姐们打枣子,可是上厕所一事,基本抵消了所有农家生活的乐趣。那危险的不分男女的蛆蝇横行的茅厕,每次让我战战兢兢极度惊惧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从此万劫不复的茅厕,总是让少年的我迫不及待的逃离农村。   后来在张承志的某篇文章中,看到他毫不客气的甚至带着几分愤怒批判不事稼穑的文人歌颂“田园牧歌”,他说没有过农村生活体验的人,哪里知道农民的辛苦,蚊虫叮咬,牲畜家禽的味道臊臭熏天,为了从土地里刨食,岂止是汗滴禾下土的辛苦,农民们根本累的像狗。。。。。哪里有什么清雅俊逸的“田园牧歌”?   张承志是对的。我们热爱的不是农村,是我们心中的一片土地。一片清新的没有世事烦扰超凡出世的室外桃园。             仅上厕所一事 我好像是 我不知道为什么和土地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并且年纪越大,这种亲近感越深。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