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倔强的异乡人

倔强的异乡人

去评论
还要再次回望故土吗?故都洛阳被攻陷,故乡范阳不知何处,45岁的祖逖南下避乱。当他渡过长江踏入镇江时,仍难抑对未来的无限设想。他似乎有过暂时的惶恐,也似乎有过暗自安慰。金山寺与北固山,无奈地看着他的到来。祖逖不知道的是,这已是他生命中最后的十年,但雄心勃勃的北伐计划仍在生长。 洛阳沦陷直楞楞地宣示一个朝代的猛然崩塌,更让心有残念的万千士子心灰意冷。新立的皇帝已在建康建立新的皇都,秦淮山水与江南姑娘原来如此动人。回不去的中原,就让它自生自灭。士子们的朝拜与皇帝们的心思,如此极端地互相对峙,仁政爱民、见贤思齐,不过是书本上的自言自语。 我们在云台山半山腰的亭间远望,不远处蒜山上的蒜亭特别醒目,它瘦削的身影孤独不堪。金山、焦山、北固山并不在视野之内,古老的西津渡口再也看不到长江水。山脚下的待渡亭里,空空落落,连游人也懒得到此一坐。我们准备拾阶而上云台阁,可这山路奇怪地特别费力。 我未能寻找到过去的一切痕迹,时光恍惚了两千年之后,只有高举手机的游人四处游荡。古街上的一处石壁上刻着“一眼看千年”,旁边玻璃罩住的据说是三国至明清不同朝代的一小段路面,以此显示这里悠久的历史。但我透过玻璃,没有看到历史的流淌,却能想到捂禁的霉味。 当年闻鸡起舞的少年,是否曾踏过玻璃罩下的土地?这个南渡的异乡人,最终从这里孤独地踏上北征的旅程。他的身后,不是欢乐的朝廷,击水中流的只有他自己。谯城、太丘、蓬关、淮南以至最后的归宿雍丘,这个四处征战的高官子弟没有战死沙场,却忧愤成疾客死他乡。此处,距他的故乡还有上千里。 纷乱的世界里总有一些难掩的苦痛,悲伤的年代里,总有一些坎坷的路要走。黄仁宇认为“此时历史的成分,缺乏向心的综合,却向侧翼大幅度地进出”,上层阶级的富裕者,觉得无从发展其抱负甚至无从有效地利用其财富,只能带着势利眼光,把钱花在自己身上。于是修谱成为一时的风尚,文人在骈文上用尽功夫。 大厦已倾正意味着一个新的开端,但历史的记录仍残酷不已。294年饥荒,295年大水,296年饥荒、大疫、大水,297年大旱、大疫、饥荒,298年大水,301年大旱、蝗灾,302年大水……“这种纪录即使在多灾多难的中国,也不平常”(黄仁宇)。倔强的祖逖最终未能完成北伐,南方的文化融合正如火如荼,哲学、文学、艺术、史学及科技纷纷出现革新。 在多数的语境里,从220年后汉覆亡至589年隋朝统一,不仅充斥着贾后之乱、八王之乱,匈奴、鲜卑、羯、羌、氐五族也趁虚而入,这分裂混乱的时代成了中国历史里“失落的三个多世纪”。所以尽管祖逖不被当朝者重视,后世的历史评论者却竭力塑造着闻鸡起舞、中流击水等等故事,因为这些行为,指向的都是恢复秩序。 当朝者的审时度势与曲迎逢合,自有着其现实处境的诸多细节与自我考量,并非后世评论者的喋喋不休所能概括;而后世努力地掰直疏通,无外乎也是为了符合后世的现实处境与自我考量。这多像我们常爱用左和右来区别方向,激进和保守来界分姿态一样,然真正的领袖常常左右兼容,激进和保守恰当地组合调节。 正如我们对于旅行节奏的安排,10月3日已是真正高峰的将临。所以我们在清晨7点便赶至西津渡景区,路面及景区的管理人员尚未见踪影。我们在醒目路牌的指引下,幸运地进驻一处空阔的免费停车场。但待10点钟我们游览完毕离开时,这座仍空阔的免费停车场的入口,已被障碍物阻隔。汹涌而来的车流,正被有序地引入另一处的收费车库。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