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子在川上

子在川上

去评论
她站在老爹家的屋门前。 一阵暴雨刚刚结束,是台风的尾巴扫过。槐树叶香椿树叶落满了一地,深深浅浅地烙在泥土里,看上去满地的荒凉,也说不上荒凉。叶子都是碧绿的,不是秋叶那样各种深浅不一的黄、褐、红。总觉得这些叶子是满含了委屈,就像怀才不遇的人一样早早就凋落,虽然碧绿着可是满脸的沧桑。她用扫帚将院子里的叶子细细地扫到角落处,扫过的地方细细的扫帚印彷佛是一缕一缕的心事。做完这些事,她跑到老爹家的屋门前。 小堂叔和兵子哥正在爬屋前的一棵老槐树。是架着一把梯子的。他们计划在树上搭一张床,还挂上蚊帐,不下雨的夜晚,他们说他们就睡在上面,还说这样即使破了圩,也不会淹死。父母都上了大埂了,或者说村里的青壮劳力都去了,加固堤坝、打桩、堵缺口。江水水位很高,有时傍晚她也会跟着跑到江边看浩浩荡荡的长江,浑浊的江水流卷着滔滔东去,她又害怕又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就像现在这样,她看着小堂叔和兵子哥爬上爬下,既恐惧又兴奋,忽然浑身一个激灵,她掉头就跑了! 她又来到了池塘边。雨水丰沛,池塘里的水也丰盈清澈。池塘的一隅浮着大片的菱角,岸边是一簇一簇的芦苇,一棵乌桕歪斜着倒映在清澈的水面上,仿佛是自恋的在欣赏自己的婀娜多姿。池塘和房屋之间是一块块秧田,秧苗拔了栽到大田里去之后,这一块块方正的土地就荒着,待来年春天翻耕。所以杂草丛生,也是一村的孩童玩耍的乐园。她在塘埂上转悠,去荒田里掐了一捧野花,又想下塘去摸螺狮,塘水太深了,她有点害怕。看着水面浮着的一大片菱角,她想起要不要回家拿根竹竿捞点菱角藤回家。摘去叶子,去掉藤蔓上的须须,用辣椒和拍碎的蒜子爆炒,可下饭了。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阿燕,阿燕”地有人喊她。她一回头,是小兰姐。 小兰姐是兵子哥哥的大姐,春姨四个孩子,小兰姐,小红姐,小阿妹姐还有最小的兵子哥。小兰姐十五六岁的年华,像长在乡野里的一朵柔嫩的蔷薇。兰姐来池塘挑水,她们俩站在树下说了一会儿话。小兰姐让她去她家玩,她答应了,说待会儿就去,先拉点菱角藤回家。小兰姐挑着水回家,她望着小兰姐的背影发呆。两根长长的麻花辫拖在背后,细长的腰身,随着担水的步伐柔美而有力的摇摆着,那里面有一种贫困也压抑不住的美和性感! 这些天她不太喜欢去春姨家玩了。但是那里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强烈吸引力,她想抗拒挣扎又束手无力,这让她产生了一种愤怒感。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春姨家来的一位客人引起的。这位客人是忽然来到春姨家的,听妈妈和春姨聊天好像还是一位孤儿,比兰姐稍大,按辈分这些孩子都该叫他叔叔,可是他实在也不比他们大多少的样子。他就是阿庚叔,一个有着阳光般灿烂笑容的少年! 春姨身体常年不好,丈夫是村干部,地里的活主要靠几个半大的孩子在做。阿庚叔来了以后,一家人瞬间轻松了很多,阿庚叔也舍得力气,家里家外的活都是一把好手。春姨一直想垒一道院墙,用砖代价太高。阿庚叔了了春姨的这一桩心愿。和泥夯土,一层一层垒了一道高及人头的院墙。老爹家的小堂叔和兵子哥有时会给他打打下手,老爹家的秀姑那些天也经常带着她去春姨家玩。她有时远远地看着阿庚叔他们夯土垒墙,有时远远地看着兰姐秀姑她们小声地说笑着什么。阿庚叔看到她会招手让她过去,她犹豫了一下,走近去,立刻又跑开。兰姐和秀姑在厨房里烧开水、摘菜。她们不和阿庚叔讲话,离他远远的,可她发现她们的眼光总是被那个少年的身影吸引着。她们带着她玩,有时又把她支得远远的,两个人不知说着什么悄悄话。她觉得很无趣,很想一个人去池塘边玩,可是只要兰姐或者秀姑一喊,她就立即跑去春姨家即将完工的院子里,转悠着,无趣的又离不开。 晚上,她有时挨着妈妈听妈妈和春姨聊天。煤油灯闪烁的光映照着墙角的农具一堆一堆的影子晃动。她仰头看着屋顶房梁阴暗明灭处,虚构着另外一个世界发生的进行动魄的故事,神思恍惚。忽然她听到春姨在说阿庚叔。满心的夸赞。春姨说她私下问过阿庚,喜不喜欢小兰姐。阿庚叔没回答。春姨和妈妈笑。她忽然觉得困了,让妈妈送她上床睡觉。 田里的稻子都收割了,剩下一行行的稻茬待翻耕。她和秀姑赶着鸭去稻田放。空气是澄明净朗的,近秋的天空高远而辽阔,一片片收割后的稻田静穆着,就像是一场狂欢盛宴过后,静静地回味,有一丝倦累,有一丝甜蜜。她和秀姑靠着一垛稻草堆,看着鸭子四散在田里,啄着散落的稻粒。秀姑肤色黝黑,一头浓黑的乌发,明媚皓齿,不爱说话,也很少笑,冷俏。她从小就颠颠地跟在秀姑身后,农忙时,晚上秀姑就带她睡。秀姑看上去待人冷冷地,只有她知道秀姑内心里的有一团火。知道她喜欢田头地尾长着的小野果啊野花啊,从农田干活回来,总会记得给她带一把野花,一挂野果,也不多话,静静地递给她,顶多冲她笑一下。偶尔有好吃的,也省下一口给她尝。秀姑一天学都没上过,从小就下地干活,家里家外的事情都会做,做事麻利爽脆,是老爹和老奶心头的一颗明珠。 微风轻拂,流云飘荡。她们俩靠在稻草垛上一动不动。秀姑不说话,她也不说话,手里拿着一根秸秆编一枚草戒指。秀姑忽然问她,阿燕,你喜不喜欢阿庚。她手一抖,抬头看着秀姑,秀姑的眼睛那么深邃,里面有一朵小火苗闪烁。不喜欢。她小声地答道。秀姑微微一笑,看着远方的眼光专注而热烈。 一场秋雨过后,天气渐渐凉了。她依然喜欢围着池塘转悠,清澈的池水映照着天光流影,菱角可以吃了。她不喜欢吃生菱角,但是喜欢摘。用竹竿将菱角藤拉到岸边,摘一捧菱角,收着。待秀姑从地里干活回家烧饭的时候,给秀姑,秀姑爱吃。秀姑给灶膛里塞了一把柴火,然后从水缸里舀水洗头,洗好头,拿毛巾包着头发,对站在旁边愣愣的她说,晚上带你睡觉吧。 一吃过晚饭,她就跑到秀姑的房里。她喜欢和秀姑睡,秀姑的房间朴素而干净,爽洁整齐。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蓝粗布的床单虽然打着补丁,贫寒人家女孩的闺房也透着秀丽温雅。秀姑知道她爱吃熟菱角,将她摘的菱角都煮熟了。一颗一颗剥给她吃。煮熟后的菱角,墨绿的外壳变成了深紫色,飘散着一股甜甜的清香味儿,剥开粉白的菱角肉糯糯的甜甜的,最好吃了。她一边吃着菱角,手里还拿着几只菱角当马,在床框上做千军万马奔腾厮杀状。秀姑忽然问她,阿燕,秀姑走了,你会想我吗?她一愣。想。秀姑你要去哪?秀姑深黑的眼眸若晶亮的星子,抱着她,滚烫的脸颊贴着她的脸,她感觉得到秀姑的颤栗。有什么事要发生吗?她既惊恐又期待! 她不知道怎么睡着了,睡得很深很沉。是一个阴郁的秋天的早晨,她醒来,是被一声哭嚎惊醒!秀姑的妈妈哭倒在春姨家门口。秀姑和阿庚叔私奔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