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老盖新闻评述11.5-诈捐记者被刑拘、领导干部的八小时内外

老盖新闻评述11.5-诈捐记者被刑拘、领导干部的八小时内外

去评论
一、诈捐记者被刑拘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利辛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经其证实,由于“熟悉案情”,该县电视台的一名工作人员在张宏宇被刑拘后不久便被警方传唤,公安机关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另外,县委宣传部一名叫“李显”的工作人员作为宣传稿件的作者,也接受了警方的调查。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警方认为“李显”仅是不清楚当时的情况,并没有参与和实施诈骗,所以未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李显”已经被调离一线新闻宣传岗位。此外,利辛县警方正在核实张宏宇涉案的80余万元捐款,会根据网友的报案情况启动退款程序。   利辛县诈捐门事件持续发酵,根据互联网上的消息,可以确认的事实是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这一点毫无疑问,既然已经有人被刑拘,那么说明警方已经完成了刑事立案的程序,本案正式进入了刑事诉讼的流程。   基于刑事案件保密的需要,我们从媒体公开的信息中能够得到的线索并不完整,在我看来,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新闻的交待是不清楚的,甚至是矛盾的:   首先,大家非常关切的一点就是记者张宏宇他被刑拘的涉嫌罪名到底是什么?新闻中并没有交待,而获知这一线索其实并不困难,因为涉嫌罪名并不属于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保密范围,但是对于我们了解整个事件的真相是非常有帮助的。   其次,新闻中非常矛盾的一点,是说电视台有一位工作人员因为“熟悉案情”而被采取了强制措施,我想熟悉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在法律上是说不通的,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对象只会是犯罪嫌疑人,而不可能是证人,所以这个事实是否成立,还有待进一步核实。   第三,就是大家非常关心的警方启动退款程序问题,我觉得目前启动退款程序时机有待商榷,毕竟如果这件案件被定为刑事案件,那么显然捐款的性质就成了赃款,是必须要退还的,但是问题来了,本案才刚刚开始进入刑事侦查程序,最终的侦查结果出炉还有时日,案件最终是否被定罪更是需要人民法院的判决,那么此时就启动退款,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呢?   第四,我觉得非常微妙的一点是当地对于受害人李娟的态度,利辛县委工作人员称“如果后续医药费不够的话,县里会先为其垫付、提供救助”,从这段为数不多的话语中,我们隐约感觉到李娟本人及其家庭涉案的可能性并不大,那么紧接着问题就来了:如果受害人及其家庭无责,那么作为记者的张宏宇他的犯罪目的与动机又何在呢?   我相信上述谜团将会随着本案侦查工作的层层推进而逐渐揭开,在司法机关没有作出定论之前,也希望媒体也好公众也罢不要过早给这个案件进行定性,更不要对涉事的当事人制造舆论压力,我们相信,随着事实逐渐浮出水面,司法机关会给涉事各方一个公平公正的交待,让我们拭目以待。 二、如何监督干部八小时之外   今年8月初,广东省下发《关于加强党员领导干部“八小时以外”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强监管县处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的社交圈、生活圈及休闲圈、从个人到其配偶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全方位覆盖。规定下发已3个月,有干部称没有安全感。   领导干部八小时以外的活动该不该监督?应该如何监督?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如果就这一问题在网上征求网民意见,无疑将会得到一遍支持的声音。确实,老百姓对领导干部腐败行为的痛恨可以理解,从总体上说,也必须有更为严厉的反腐措施出台,才能顺应目前这种日趋严峻的反腐形势。   但是我想,仅凭激情是无法反腐的,仅仅依靠严刑峻罚,也不足以遏制腐败案件高发的势头,我们应该明白,对待领导干部八小时之外的监督问题,其目的在于防范而非制裁,所以我们还是应该保持一份冷静与客观的心态来对待。   首先,领导干部的八小时之外,必须要监督,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们不应否认在当今社会,拥有领导干部这一身份,就意味着他们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也掌握了更多的资源支配权,其身份特征决定了他们对于周边事物具有极强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显然不会因为八小时内外就有所区别,监督他们的八小时之外,其实最终指向还是其八小时之内,也就是权力本身。   其次,领导干部八小时之外应该如何监督,这可是个技术活。广东实施这一《意见》之后,有领导干部反应隐私受到侵犯,个人没有安全感,我想我们不能将持这种观点的领导干部一棍子打死,认为其就有某种嫌疑,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受到监控的紧张环境中,任何人都会受不了,领导干部也是人,不能因为其担任了这样一个职务,就剥夺其最基本的作为常人的权利。那么监督的边界在哪里呢? 我想,监督的边界最终还是应当围绕权力。也就是说在权力可能影响范围内的所有活动,都应当是受到监督的,所谓的八小时内外之说,其实就是一个形象的比喻,意思就是与其职务相关的任何行为都应当受到监督,而不应局限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   具体来说,比如现在讨论比较热烈的朋友圈老乡圈同学圈,应不应当受到监督,我想任何人都有社交需求,这是人的基本生活需求之一,所以领导干部加入这样的圈子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广东的这份意见中反对的也仅是“借同学会老乡会战友们之名搞小圈子”的行为,搞小圈子的行为脱离了这种活动本身正常的目的,我想这二者的区别在实践中并不难以把握。   总之,领导干部从本质上讲,他们也是这个社会的劳动者,应该享有与普通劳动者一般无二基本生活权利,同时,基本他们工作的特殊性,要求他们较之普通劳动者有更多自律和更多限制,这也是合理要求,二者的界限在法律法规上,已经清楚划分,但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本人,还是应当在内心有一个更加明确更加严格的界限。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