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老盖新闻评述11.13-恒大挂牌、官员非正常死亡

老盖新闻评述11.13-恒大挂牌、官员非正常死亡

去评论
一、恒大挂牌   11月6日,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恒大淘宝”)在北京举行挂牌上市敲钟仪式,正式登陆股市新三板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834338。恒大淘宝也由此成为亚洲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足球俱乐部。   11月6日,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成功挂牌新三板,紧接着11月8日,恒大淘宝队在今年亚冠决赛第一回合比赛中,客场0:0战平阿联酋阿赫利队,夺冠形势进一步被看好。将这两条新闻放在一起玩味,我们能够看到许多之前从体育新闻中看不到的奥秘。   从恒大淘宝本次挂牌公布的财务数据看,这家近年来在国内风头一时无两的足球俱乐部,其实日子过得挺苦的,报告期内,也就是2013 年度、2014 年度、2015 年 1-5 月,俱乐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4.1亿元、3.4亿元和 8464 万元,而同期亏损金额分别为5.7亿元、4.8亿元和2.6亿元,换成任何一家实业公司,恐怕早就已经是老板跑路,关门大吉了,而恒大淘宝似乎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球队成绩节节攀升不说,转会市场上也是一掷千金,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这过日子的钱从哪里来呢?   财务报告显示了:截至 2013 年底、2014年底和 2015年5 月底,俱乐部对恒大集团的其他应付款余额分别为 12亿元、4.5亿元和 4.5亿元,对此,券商推荐报告毫不迟疑地给出一个结论:恒大集团借款是俱乐部营运资金的重要来源,俱乐部对恒大集团借款存在一定的依赖。不需要过多解释,恒大淘宝其实就是靠借钱过日子的。   借钱过日子还能过得跟土豪似的,动辄上亿的支出搁在谁身上都不是小数目,所以我更加佩服敢搞足球的老板们的决心,毕竟谁家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那么,恒大的两位巨头,许家印许老板,马云马老板,这二位葫芦里卖得到底是什么药呢?   奥秘同样隐藏在上市文件里:2014年度,恒大淘宝的资产总额分别占到其上市母公司恒大开曼和阿里巴巴的0.29% 和0.50% ,营业收入占恒大开曼和阿里巴巴比例分别为0.31%和 0.45% ,一句话:玩得起。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玩不起的时候怎么办呢?资深球迷们会替你回答,中超历史上玩不起的人大有人在:大连万达的王健林,深圳健力宝的张海,上海申花的朱骏,等等,名单很长,恕我不再一一列举,本山大叔有一年心血来潮也曾经跑来忽悠过一把,当时他投资的球队名叫辽宁宏运,现在这支球队在哪里呢?在百度里。   好像咱们把话题扯得有点远,在这个恒大足球即将双喜临门的日子里,咱们该不该这么黑它?我想我们必须要回归挂牌上市这件事情的本身:上市对恒大淘宝来说,并不应该仅仅意味着更为强大的吸金能力,毕竟谁都不愿意一辈子就指望着借钱过日子。既然球队上市了,那么就必须在优化股权配置、规范球队运营、谋求收支平衡上下功夫,唯此才能称得上是一家质地优良的上市公司,才能实现其进军资本市场的终极目标,那就是:回报股东,回馈社会。 二、官员非正常死亡   最近接连发生两起官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先是柳州市长落水死亡、随即恩施财政局长跳楼死亡。没想到,11月9日上午11时左右,吉林省蛟河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郝壮,自市公安局6层办公室失足坠亡。蛟河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件系意外事故,郝壮是在擦玻璃时失足坠亡,而郝壮遗体也已经于11号火化。相比其他官员的非正常,“擦玻璃时意外失足坠亡”,引发网民的疑问。那么,局长擦玻璃坠亡是不是还需披露更多信息呢?   官员的非正常死亡,一般会存在两种解读的版本,一个见于官方媒体的通稿,另一个,则存在于街谈巷议之中。遗憾的是,老百姓们宁愿相信的,往往不是前者。是我们的官方媒体错了吗?显然不是,事实证明许多网上的猜测都是捕风捉影甚至是主观臆造,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后者才会成为人们最为关注的和最乐意传播的解读。   不要责怪老百姓们认识浅薄或者缺乏辨别能力,也不要拿传播学上凡此种种的传播规律来为自己辩解,我个人认为,在官员的非正常死亡这一事件的报道上,有些官媒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的表现是有欠缺的,这才是导致信服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首先是及时性不够,就象蛟河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郝壮非正常死亡这件事情,11月9日发生,11月11号火化,11月12日,官方媒体的报道才正式出炉,这样的消息在当地属于爆炸性新闻,因为死者的身份太过特殊,可以想象,三天时间里,在当地及其周边地区会有多少个版本在四处流传,等到正式的官方消息出来之后,还会有多少人愿意相信这个姗姗来迟的或许是真相的新闻呢?   其次缺乏必要的解释,失足坠亡这种事件,发生在老百姓身上,那就不是新闻,但是发生在公安局长身上,就成了新闻,而且是敏感性新闻,官方媒体在进行报道时,不能仅仅对事件本身进行报道,而是必须要进行适当的解释,如果还保持着一贯倨傲的姿态不愿意多着一字的话,这类新闻的信服力显然就会打上大大的折扣。   我们必须要承认,确实有一些官员的非正常死亡,是由于涉案,而官媒在报道这类事件的时候,往往会出于某种考虑采取回避真相的做法,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故意进行掩盖,这也是导致人们在面对类似新闻时,首先采取不信任态度的一个根本原因,这里,存在一个法律认识上的误区。   从法律角度,畏罪自杀的涉案官员,个人虽然不会再被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一定是无辜的,如果查证属实确实存在违法犯罪行为,那么公布其真正的死亡原因就是揭开真相的第一步,也是必须进行的第一步,否则就不能体现法律的威严与公正。   从法律角度来看,所谓的谣言止于智者,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说法,而作为负有揭示真相职责的媒体,它们应该秉承的职业理念,永远应该是:谣言止于真相。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