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看不世出的好演员演绎徽州往事

看不世出的好演员演绎徽州往事

去评论
昨晚和徐燕一起看了再芬黄梅剧团的新生代黄梅戏《徽州往事》,韩再芬主演。这是这个月里我看的第三场黄梅戏了(《春江月》、《靠善升官》、《徽州往事》)。前边两场也都是九成上座率,2500座的安徽大剧院啊!更别说《徽州往事》这一出戏是韩再芬主演,自然可以预料场内爆满、场面热烈。就算在意料之中,可是亲眼看到场内满、楼上满、加座满、竟然还有人站着看,那份震惊与感动,仍需身在现场才可体会。 《徽州往事》与前边看过的《春江月》、《靠善升官》都不同,没走“好人会有好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传统戏曲那一套,写的是乱世百姓的无奈与荒唐: 婺源姑娘舒香嫁给了休宁月潭村的汪言骅,婚后两个月,言骅去泉州做生意,一去就是十年。舒香在家养育儿子、侍奉公婆、管理家务,一日收到家书,言骅将回家过年,汪家欢天喜地备年,却等到一具无头尸,说言骅在归途中被南匪杀了。葬了言骅,七七刚过,官兵又来,说言骅投匪,挖坟见尸后抓了舒香去顶罪。舒香中途贿赂了官兵,得以脱逃,以逃犯之身流浪漂泊六年,化名秋月藏身隆阜罗家。 罗有光要娶秋月做填房,秋月之好道出隐情。有光想起自己一个结拜兄弟也是月潭村人,忙着人去探,得到的消息是:那人就是言骅,日前被官兵终于捉住去砍头了。秋月手持言骅留下的罗盘,看着上边言骅手书绝笔诗,终于相信言骅死了,遂嫁了罗有光。 转眼又三年,秋月怀着三个月身孕,罗家有客来访,却是言骅。平反昭雪不再是逃犯了,高高兴兴要回家去。路过隆阜,来义兄家投宿一晚。言骅这一段回家的路,走了九年仍未到家。有光万分尴尬,言骅百般为难,秋月如五雷轰顶。两个男人彼此揖让,一个说”这就是嫂子,弟回家去也续弦度日“,另一个说“待秋月产后满月,为兄将她嫁回月潭村去”。 编剧用秋月(舒香)离家出走结束了这出戏。 汪家在徽州,是新安八大家之一。我的外婆家,就是休宁汪家。剧中罗有光家所在的隆阜,我小时候还曾去住过。那里民风敦厚,宗族如家,确实如剧中所呈现,一家有难,乡里乡亲的全会伸手帮忙。“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离别太多,由此产生的悲欢自然常常带着沉重的灰色,加上又逢乱世,有老话说“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寻常百姓的日子就如尘埃、如浮萍,就算这浮萍与尘埃“也有自己的期待”(戏中一句唱词如是说),无奈无助与苍凉是最基调。 这出戏很明显带有女性主义的视角,韩再芬在剧中有大段的唱,都是女性主义的控诉与义愤,我个人觉得,普通戏剧观众(就是我前几天感慨过“需要坚信好人终有好报的人民群众)可能不太容易引起共鸣,如果换成别的演员很难想象能否驾驭。 徐燕说此剧她两三年来看过不下四五次,场场不同,一直在修改,剧情更紧凑,人物更精炼。这让我想起新中国设立之后,新凤霞对评剧的复兴与改良。一个不世出的演员,以戏为命,令一种传统戏曲重新焕发光彩,达到一个史无前例的高潮,这是各种因缘际会的巧合。作为观众,只有感恩、庆幸。 照例,职业病,会看到很多细节。除了演出当中的差错或者小事故(如灯光在不该的时点消失了,比如词明显的是唱错了等等),有些关于剧情的想法,记下来,当建议,吹毛求疵,希望女神和她的戏可以更完美: 1、序幕,更夫送信。汪家由舒香应门,在窗口放下个篮子接信。这个情节,我觉得不止一处不可信、不可取。 汪家不是罗家,汪家是大户,备年一场就可以知道汪家多少下人,深夜有人砸门,怎么可能是女主人去应门?拿篮子接信,可能是剧情里特意的设计,显示汪家家教严,门风紧,但是,徽州哪户人家是在大门上边侧一点、不够高处开一口窗的? 此处,是否改成一个老头子应门接信更合理? 2、秋月向罗有光介绍自己身世的一场,三言两语交代了复杂的剧情,很好,但其中一句说到银子买通官差得以逃脱,这一句唱词,我觉得值得推敲:全剧里多处显示了舒香(秋月)是一个老练的、分寸感极强的女人,此处若只说自己得以逃脱(不说贿赂事),是否可以不着声色又一笔点明舒香的周到老练(不出卖自己贿赂的那两个官差)? 听说,周三将有本次再芬黄梅月的最后一场演出。有朋友给了两张票,哎呀,多么宝贵的票!此处献上香吻一打!。。。据说将是一场真正的新生代新黄梅,多媒体手段全部到位。各种期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