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中央暂时停摆(中)

中央暂时停摆(中)

去评论
有的人欢乐,有的人悲伤,世界总是这样。1610年的中国南方,是凌蒙初的人间天堂;1610年的中国北方,是汪可受的人世彷徨。已经8年过去,他终于为老师立下一块墓碑。北京通州城北的马厂村,北风呼啸而过,却并未在“卓吾老子墓碑”上久留。“年来寂寞从人谩,只有疏狂一老身”,汪可受刚刚想起老师的诗句,就已被风吹散。 自号“卓吾”的李贽老师已随风而逝,当年那些投奔而来的虔诚粉丝们,已还原为和尚、樵夫、农民、商人,重又淹没于芸芸世界之中。仅仅一年之前,汪可受还在关中书院传播李贽的思想,肆意发表对于国事的见解,数千名听众的狂热表情,一度让他忘却陕西省最高行政长官的政治身份。 但汪可受成不了疯狂的李贽。少年李贽就毫不客气地批评孔子视种田人为“小人”的言论;而当官员李贽被前辈向中央举荐时,他拔腿就跑躲进深山,并毫不犹豫地交出辞职信;讲师李贽在湖北天台书院论道时,对女弟子来者不拒。他说,个性要解放,个人要自由。 官方表述由此显得毫无新意:“敢倡乱道,惑世诬民”,几乎所有的当权者都是此种腔调。躲在深宫独乐乐的万历皇帝无法容忍,终于将他收进监狱。1602年5月7日,立夏后的第二天,北京皇城监狱里仍显凉意,一名侍者为李贽剃好头后,李贽抢过剃刀,朝自己的脖子割去。 人生最后一刻,他应该还能想起,1599那年南京的寒冬,雪浪大师与利玛窦等人的辩论。何谓宇宙?何谓造物主?何谓人性?何去何从?72岁的李贽并未参与辩论,他送给47岁的意大利人利玛窦一把折扇。中国反封建斗士与西学东渐第一人,神奇而安静地互相聆听对方。 利玛窦是一名执着的传教士,同时还是卓越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哲学家,本质上还是一名孤独的流浪者。李贽是一名前政府官员,还是思想家、文学家,当然也是一名孤独的流浪者。利玛窦惊讶中国竟然还有些许西方气质的知识分子,李贽惊讶自己被视为出格的行为在对方眼里并非出格。 南京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凌蒙初不断地在此地接纳投奔而来的各地名妓,李贽不断地在此地被打开视界。在更久以前,李贽就在南京认识了王襞并拜其为师,王襞是王艮的次子,而王艮是王守仁的徒弟。著名的王守仁一直立在风云人物的顶端,万人景仰。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但人生最后一刻,李贽最可能想到的,应是他的出生地福建泉州。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谄媚着蓝天,在蓝天和大海之间,船舶往来如梭。他的家人骄傲地告诉他,祖上曾奉朝廷之命南下西洋,成就富甲一方之豪门。李贽很想看到大海的彼岸,于是他不停地泅渡泅渡。 彼岸在哪里?75年的生命寻找,他是否发现微微光亮?这广阔的天地,如何安放我;我如何安放,这广阔天地。1602年李贽去世之后,师出同门并同样主动辞职的前政府官员汤显祖这样纪念他:“自是精灵爱出家,钵头何必向京华”。汤显祖刚刚写好《邯郸记》,讲述了一个黄粱一梦的故事。 但荷兰人的彼岸不是黄粱一梦。就在李贽抢夺剃刀一个多月前,荷兰东印度公司宣告成立,并毫不羞涩地目向东方,登陆他们的彼岸。少年李贽眺望大海的居点,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此时已经关闭。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谄媚着乌云。 ·待续·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