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温度

温度

去评论
不知不觉间,这个学期就要到尽头了。 那日,“大学英语视听说”课上所讲内容完成后还余十来分钟。咋杀掉这时间呢? 正愁着呢,有灵光乍现:问问学生大半学期上我的课过来有何反馈和建议,以助日后改进。 好的,待改进的,虽然好但是在我掌控之外的(比如,增加课时),学生贡献还挺丰富。 一个学生的贡献,更抓了下我的脑弦、心弦。他说:“Sir, 开学初,你给我们每人一个1到32之间的序号数字,以便我们发言时你能最快地从名单上找到我们,然后记下我们的参与次数、发言质量。这法子,高效是高效,但是,感觉我们就是一个一个编号,仿佛机器上一个一个零件,少了师生间应有的人与人之间的温度。” 这门课,班级多(教师人均上八个班),课时少(两周一次,一学期下来,统共不到十次)。短时间内无误地在脑子里把他们的名和脸匹配起来,真真是mission impossible。以前,学生起来发言完,问他们姓甚名谁,在名单上找,做记录,好费一会儿时间。时而碰到发音不清晰的,ta报上两次,我都不一定能辨别出,转问ta的学号,学号近十位数,又一番折腾。听说课,本来就耗时,感觉还没做啥事呢,十分钟、二十分钟就过去了,而一次课总时间也就九十分钟,哪受得了任它这样耗费啊?! 苦思冥想,整出这法子:第一次课,就按名单序号,分给每生一个最多也不过两位的序号数字,叫他们每次发言时,先报上序号,然后发言。这般,课堂时间利用高效多了。 自得于新法子,还准备和同事分享呢。没料到:有学生遗憾于这编号的欠缺人际温度! 说实话,我也艳羡钱老夫子说的,二三素心人于荒江野老屋中,不管时间流逝,商量培养学问。可是,学生那么多,课时那么少,可能吗?效率与温度,两者相权,也只能取效率而舍温度了。毕竟,“做成”(effectiveness )要重过“得体”(appropriateness) 散开了想,整个社会,不也是这样嘛?!为了上规模,为了求效率,我们被一个个ID代替。你飞得有多高,人会在意;你飞得累不累,谁会关心呢?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