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生活在郊区】上

【生活在郊区】上

去评论
  【现代都市的乡村和郊区是英国人的一项伟大发明。从一开始,郊区就是大众需求的表达。在伦敦,他们是城市之光。——(英)保罗 巴克】   (注:插图所有照片都是我去年夏天拍于北美。)       岂止是英国,美国实际上也是一个由小镇组成的国家,洛杉矶是由近三百个小镇组成的超级都市区,北美地区,包括加拿大在内,他们的所谓大都市其实都是由一个个小镇组成。去年暑假我带着老婆孩子去北美地区玩了二十多天,其中最重要的事是拜访那些移民去温哥华的几个老朋友,探访他们的小镇生活。         飞机抵温哥华,美女M和帅哥J来接机。一开始我们担心在异国他乡的机场接机问题,谁知大大咧咧的M美女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用家乡话恶作剧说了一句:“温哥华的机场就鼻屎大,你们出来就看到我了!”真的,温哥华机场小而温馨,像一个大型咖啡馆。那些橄榄绿的VI视觉系统配上色温舒适的柔和灯光,让我们觉得“宾至如归”。       机场停车场也很小,手推车推了一会儿,我们就坐上了她的SUV。毕竟在相隔了千万里的异国他乡这么见面,老朋友之间的那种兴奋就像三月的阳光一样新鲜温暖,我们这位有着明星气质和美貌的美女老友也格外兴奋。在合肥她害怕开车,也几乎不开车,可在温哥华她必须每天自己开车。来机场接朋友,这是她处女秀!她说:这里虽然车速很快,但开车省心,大家都守规矩。           出机场上高速公路,M非常抱歉地埋怨天气:“你们来的真不巧!温哥华百年不遇的雾霾给你们赶上了~~~你看这天气,太丢人了!”我们知道,其实那不是“雾霾”,是“烟霾”。由于今年夏季干旱,温哥华地区所属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遭遇多起森林大火。在飞机进入加拿大西岸上空时,我们已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草木烟火气。当我环视车窗外的温哥华,它起初并没有带给我那种异国他乡的惊艳,空气显然不够通透,天并不是电脑图片里常见到的蓝。甚至,我看到了一片片枯黄的草地。   原来温哥华冬暖夏凉,但冬天多雨,夏天却非常干燥,所以草地不是常见的绿色而是枯黄的。后来,我们去美国加州,发现加州就像火星,更加干旱、更加枯黄。那是典型的地中海式气候,冬天的草才是绿色的,尽管温哥华的气候相对湿润、纬度更高。     温哥华郊外的高速公路设施非常简约,路边就是普普通通的草皮铺地,没有所谓国内见到的里三层外三层的“豪华绿化”,什么常绿乔木、落叶乔木、高层灌木、矮灌木、草本花草的层次设计,这些,一概没有,就只是草地和一些原始的大树。但你一看就感受到:这才是具备高度文明的发达地区!所有政府掌握的公共设施和资产都是朴素简单和有效的。   当汽车下高速路转入一条乡间小道时,我发现这条路跟通往崔岗村的路没有太大不同,它让我立刻产生了一丝亲切感。而在北美地区的郊外几乎都是由这样的乡间小道组成密集路网通往每一个小镇和人家。         第一站是M家,我们先住她家。J同学说:开四十分钟车程就到M家。M家在白石镇,靠近美国边境,J同学家离美女家很近,也在那一带。他们自嘲道:“在温哥华我们都是乡下人!住在小镇里。” M和J告诉我们,我的另外几个朋友都分别住在大温地区的各个不同小镇:温西、高贵林、素里、白石~而温哥华也正是这样一个个小镇串联起来的大温地区。   “乡下”和“郊区”通常在中国被用作一个嘲讽的词,但在发达地区不是。西方发达国家大约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住在乡下和郊区,郊区,才是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居住的大本营。       英国人保罗-巴克说:郊区,是一种伟大的私密性和价格之间平衡法则的最好处所。郊区不仅是每个城市必备的核心部分,也是最有活力和最具创新的自由之地。         温哥华是一座山海城市——天际线辽阔而壮观。远处,有巍峨的青山和都市的水泥森林在地平线上一步步退去。朋友说,那些密集的大楼是“当趟”——市中心,很多大楼是港商开发的,也有很多香港人住在那里。而美女的车在向所处美国边境的郊外开去,那是她的家,她们是那些住在郊外的百分之八十的人。     虽说森林大火给温哥华带来了烟霾天气,但温哥华屡屡荣登世界最佳居住地第一名的大号可不是浪得虚名。我们是七月一号到达温哥华,这里的温度是十二到二十二摄氏度,正是春天的温度。而此刻,合肥已经热不可耐了!温哥华宜人的气候、青翠的山峦、绵延的草地和森林都显得非常原始纯净,尤其是洁净的道路两旁巨大美丽的针叶林以及掩映在森林中的一栋栋美丽的小房子就像是童话,但那不是童话,那就是这里最最普通的生活场景。路边的警告牌上不时有鹿的图形,警告开车人注意这一带常常有鹿出没。国外的野生动物都不怕人,为什么?因为它们受到了尊重,没有人想把它们拖回去做成一个火锅。         M家的社区在一个原始森林旁边,她家的后院就是好莱坞电影里常见的那种大森林,空气里充满了针叶林那种浓烈原始的芳香油脂气息,那种气息直达我们这些来自雾霾大国肺叶的每个叶片,让人贪婪的情不自禁的做一次次深呼吸。后院的樱桃和李子树正硕果累累压弯枝头,松鼠在一边跳来跳去。朋友说,浣熊也是她家院子的常客。     第二天,M说,有一家餐馆在森林后面,你们跟我一起步行去吃早饭,然后走到海边,感受一下我平时的生活。于是我们跟随着M美女从她家的后院出发进入大森林的小径。这是一座原汁原味的温带针叶林,树木高大粗壮,完全不是国内见到的“树林”的感觉,在这些高大树木的对比下,我觉得自己像是来自小人国,起码被缩小了十倍。有很多古老的大树已经倒在林间,巨大的蕨类植物、藤蔓和苔藓到处蔓延,啄木鸟在林间“咚咚”地敲打,阳光从密林间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似乎树妖或者精灵马上就要现身了。         然而精灵们并没有来,但三两金发碧眼的白人不时慢跑过来擦肩而过,也有遛狗遛孩子拖拖拉拉的全家组合。M美女跟他们相互微笑、非常轻松的大声用流利英文打招呼、夸他们的狗。脚下的林间小径铺满厚厚的松针,走起来,松软而干爽。【待续】           【关于生活、关于艺术。请关注“瓦房”订阅号!】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