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书山有路

书山有路

去评论
春天是美好油然心间的季节。穿行老城区,阳光晒在街巷两边长有青苔的墙根上,蒸发出日子里年深日久的味道。娇黄的迎春,探出寻常人家墙头,是关不住的梦。 我在找一家旧书店,从教职岗位上退下多年的奶奶开得。几年前偶遇,进去买过书,老人家精神矍铄、整洁端庄。当时,买了几本七成新的茅盾文学奖作品,递钱过去,她从老花镜上方抬眼看看我,眼神里某种懂得,一下子消弭了陌生隔阂的距离。 我在旧街巷走走停停,一些残破的老物件零散在不起眼的角落——陶罐、瓦片、木制品……,无法忽略其中的时间之美。顺着砖石墙院外围,数着一户户或开或关的木门,以为走进一段慢慢的旧时光。 忽然,迎面巷口外,车水马龙的飓风刮过,俨俨一派城市商业气象。与旧书店的偶遇,缘不再来。 走进商业区,身不由己汇入某本小说的情景中——阳光下,无数舞蹈的空气微粒背后,高楼大厦、行人车辆、绿树红花,都成了微拍处理后的虚化,后现代的不真切着——是张爱玲的《公寓生活记趣》、万芳的《空镜子》、池莉的《人来人往》里某个引人遐思的片段。 初读张爱玲,在小学四年级暑假,以至,现在每每想起张爱玲,眼前必然出现淡绿窗纱外的夏天——阳光树影蝉鸣鸟叫,隔壁家从来不睡午觉的男孩,躲在正午树荫下,甩黄泥泡。 那时的孩子几乎都被问过这个老掉牙的问题——“长大了,你想干什么?”如果实话实说,我的回答应该是:不知道,别打断我看书。那个男孩应该是:不知道,别挡着我玩黄泥泡。课堂上给老师看的作文里,我们尽着科学家、医生、解放军等风风光光的身份发挥,自己把自己写得怪感动的。 张爱玲小小年纪凭借《我的天才梦》一举成名,后来的写作红遍上海滩。重温张系作品,回想她一生孤寂冷清,真是苍凉无尽。如今,张爱玲已谢世二十一载,身后众说纷纭,平凡人的生活仍旧平淡无奇。 大多时候、大多数人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未来到底要干什么,这并不妨碍按部就班过完一生。读书上班结婚生子、沮丧幸福痛苦快乐,大家都差不多,习惯成自然,几十年传承下来,成就了现下世俗,也是一种文化。 文化本源自普通百姓长期生存经验,是最朴素最直白的“按部就班”。某些文化大家让人听着摸不着头脑的文化高论,也许不过故弄玄虚的鬼扯。 不甘于“按部就班”又对未来茫然无措,处于这种纠结状态,坚持阅读无比重要。我庆幸自己是个爱读书的人,否则这么多年,对这个世界满脑子稀里糊涂、各种疑问状态,非被折磨疯掉不可。一本好书即便给不了明确清晰的解疑答惑,至少可以给与阅读时分的安宁愉悦。 读书,是暂隐现实之外一种自娱,也是深入现实之内一条捷径。小说里人情世故、传记里成长经历、史书里社会发展,社科里哲思论辩,……各种各样的书,包罗了时间空间以及心灵维度的已知与未知。 很多时候,打开一本书,并不知道它会与自己发生什么关联,读过差不多就忘了,光光读着有什么用?在我,读书的好记性类似偶遇的缘分,不可强求;文字的熏陶作用却是绵厚的积淀,不可小视。这里非常赞同三毛的话——读过又忘了、以为没什么用的书,在后来的举止谈吐、气质涵养中依稀可辨。 读书让人不觉然间,领悟到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使人活得不那么笨拙僵硬。坚持阅读,可以弃绝弥补现实生活的恶劣不足对人的侵蚀刻印,活出相对美好的模样。 随着阅读量的积累,卷帙浩繁、博大精深的书世界,在读书人眼里,蔚然一座风光无限、旖旎峻秀的山。形而下之下的具体细微,形而上之上的虚无缥缈。 阅读旅途无止境,人越来越感受到未知领域的深广与不可预测,渐渐抛却最初的自以为是,认识到自身种种局限狭隘,愈发卑谦宽容起来,明白反复斟酌考量后的态度行动,远比高谈阔论轻易结论重要,读书明理的同时让人持有自知之明。读书磨砺豁达沉稳的澄明心境,也磨砺去芜存菁的锐利眼光。 书的千山万水,隐约着条条长短曲折的思辨之路,它们扑朔迷离、铺垫伸展着最终指向真实世界、真实自我的方向——阅尽繁华,返璞归真。不念过往,不惧未来。在今天,别问我想干什么,听从内心过好当下,即是拥抱无尽可能的明天。 站在眼前明媚的春光里,动静是述说主题的永恒方式,人与万物构成互为联系的主角,生活是千变万化的情节,时空分出了连接的段落。老城区旧街巷、新城区商业街,这些妙不可言的经过,都是书山路上新友故交。 一家旧书店如遗落一方的旧梦,是我涉足过的山湾上,一袖从未被带走的云。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