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反思魏则西事件,是时候回归理性探讨了

反思魏则西事件,是时候回归理性探讨了

去评论
    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网上和朋友圈被一件事刷屏: 21岁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学生魏则西,因身患滑膜肉瘤去世。媒体报道,其生前求医过程中,通过百度搜索看到排名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受其“生物免疫疗法”高有效率、“斯坦福技术”等宣传所骗,花费20多万元治疗仍未能挽留住生命。
    一个年轻的生命走了,这自然是令人扼腕的事。扼腕的同时,人们开始给魏则西的离去划分责任:魏则西相信了百度的搜索结果;武警二院将相关科室交给“莆田系”承包,已被国外淘汰的所谓“肿瘤免疫疗法”耽误了魏则西的病情……
    问题是,无论是传统媒体、新媒体还是自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时,除了魏则西的离去这一基本事实是真实的,很多对责任的划分是按照自己对事物的理解,夹杂着“我以为”的情绪因素在对事情进行演绎推理的。由于推理迎合了“大众心理”,想不引起共鸣都难:一个大活人轻信了你百度的广告,轻信了三甲医院的宣传,轻信了“肿瘤免疫疗法”的疗效,结果被你们给看死了,这不是谋财害命吗?于是,在相关的调查结论尚未出来之前,各种版本的定论已经“盖棺”了,甚至有媒体以《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为题,将板子直接打在了百度和整个“部队医院”身上。
    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魏则西事件的“坏人”名单里,谁是主角谁是配角?——显然这个问题是在这几天里最被混淆的。
    单就这件事发生之后百度公司的反应来说,态度还是积极的。目前,百度对此事已经做出过两次回应,第一次回应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第二次回应称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百度还称,将全力配合执法部门调查和打击一切违法违规行为,也强烈呼吁相关医院主管部门,加强医院监管,为广大患者创造可信赖的医疗环境。
    我说百度公司的态度积极,可能会有人反驳,说是在为百度公司洗地。然而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百度只是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也确实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撇开魏则西疾病本身的治愈可能性来说,如果医院明知不能为而为之,显然是直接导致生命危险的,是主角;而百度充其量是只能是配角,只不过百度这个配角的使用者更众,影响力更大而已。
    让我们看看“医院”这个主角。
    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官方网站对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如是介绍: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成立于2000年,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是北京市首批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疗集团成员,国际紧急救援中心网络医院。
    搜狐网媒体平台“北京武警二院肿瘤中心”账号则介绍: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是首家率先引进生物治疗肿瘤技术的三甲医院,自成立以来,利用生物治疗抑制肿瘤转移和扩散,有效率从78%上升到89.8%,提高11.8%,已让4万多位中晚期肿瘤患者受益,标志着北京武警二院肿瘤中心生物免疫治疗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北京武警二院肿瘤中心”账号2015年7月31日14:33:00曾发布过《生物细胞免疫治疗需要几个疗程》一文。文章借专家之口介绍说:生物免疫治疗通常需要2-3个疗程可以明显有效,主要表现在患者治疗后卡氏评分提高和患者的生存延长等。建议每年6个疗程,第一次治疗时连续2个疗程,3-6个月时巩固治疗2个疗程,然后根据病人情况每2-3个月重复一个疗程。
    文章称,生物免疫疗法即自体细胞治疗技术,是美国天普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肿瘤领域的科学家联合组建的研究机构,从高速发展的细胞学和免疫学找到突破口,研究出的自体细胞治疗技术。在美国投入临床后证实,DC-CIK生物免疫疗法能系统杀灭肿瘤细胞,有效解决其转移和扩散,克服了手术、放化疗三大传统治疗方式“不彻底、易转移、副作用大”等弊端,是国际公认的有希望完全消灭肿瘤细胞的第四大新技术疗法。
    这篇文章后来又被郑大二附院肿瘤中心等多家医院移花接木变成各自医院专家的话。
    据魏则西父亲透露,寻遍名医之后,他们在北京一家知名的肿瘤医院的医师的推荐下选择去了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那个医生推荐我去武警二医院,说是有十几年的肿瘤医治历史,并且有一项治疗肿瘤的新技术。”他们综合查阅了百度推广的结果和央视权威报道,并去医院现场探访,最终选择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进行生物免疫治疗。
    如果说虚假宣传,说夸大其词,显然主体医院不仅仅在百度一个平台上进行了。这种误导是全媒体平台的。
    在对百度的口诛笔伐中,许多媒体谈到了莆田系医院承包部队医院科室问题。莆田系四大家族以及生物免疫疗法的夸大宣传,是百度造成的吗?既然莆田系早已声名狼藉,既然莆田系早已坏事做尽,监管的责任哪里去了?     
    接下来,最核心的问题是,谁夺走了魏则西的生命?
    按照一些媒体的报道,是医院和百度夺走了魏则西的生命。照这个逻辑,如果魏则西不受百度的“蛊惑”,如果不是上当受骗误入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魏则西或者继续与病魔做着斗争,或者已经痊愈出院,享受生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一定会加入痛骂的队伍。问题真的是这样吗?
    根据魏则西自己的描述,“我得的是滑膜肉瘤,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
    根据魏则西自己的描述和封面新闻的报道,传递了两个信息:
    第一,滑膜肉瘤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
    第二,去武警总队第二医院治疗,先是在北京的一家肿瘤专科医院里听了一位医师的推荐,接着通过百度搜索了解这家医院,然后魏则西的父母亲自前往考察了一次,发现这医院人很多,全国各地哪儿都有人来治疗,而且医院内还播放着央视的报道。
    也就是说,魏则西到武警总队第二医院治疗,并非在百度搜索下那么简单,而是看过央视的报道、经过实地考察、综合考虑、分析后做出的决定。
    从魏则西与其父母的角度来讲,明知这种病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还相信医院的宣传,是把“生物免疫疗法”当成了最后的稻草,求生的本能让他们相信了骗子的话。按照一位医疗行业从业者的说法,“正是因为他去了这家医院,一方面延误了正规的治疗,另一方面令他的家庭多负担了大量的医药费。”
    行文至此,作为一名长期在法制领域的观察者,如果要追究魏则西年轻的生命由谁来负责,我想主角的名单里有一串:医院、监管;配角的名单里也是一串:百度、央视等媒体;甚至,患者自己,我们的环境,都该在这份肇事名单里。
    谁夺走了魏则西的生命?真相往往是残酷的。而比真相更加残酷的是,在魏则西死后人们围绕他的死亡,掀起的不是反思而更多的是情绪上的宣泄。这漫天的情绪所起到的积极的作用,怕是微乎其微。而如果要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魏则西死亡事件必须回归理性思考。(宾语的廉政空间微信公众号:lzkj328)【文/宾语】
  公共微信账号:lzkj328(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天书病历”的症结在哪里?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