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初与君相识

初与君相识

去评论
      初与君相识,便欲肺肠倾。   她着绣花鞋,打庙宇过,面若玉盘。记得有人说过,经禅语洗礼的人,想事情是干净明朗的。   她大学毕业,正当年华花好,一个人来到这青山绿水的庙宇,白日诵经或研读佛书,夜晚在山里独特的气息里入睡,安稳踏实。   午后,她的时光是劳作,清洗寺里供品瓜果,或整理佛经,插好满瓶的百合,香气四溢,放在殿前。   她着月白的唐装袖衣,素雅低调,不辨男女,只有拖于肩头的麻花辫梢,俏皮得可爱。而她一派肃穆样,很难辨出悲喜。   一日偶遇在斋寮处,食毕,我欲走,见她一人清理地面。偌大饭堂,她执宽大的拖把,用力迂回,似耕耘。依旧红绣花鞋,温婉的身姿,却含蓄诚恳,汗水濡湿额发,她的神情不为打扰,尘世喧嚣已九霄云外,令人动容。   又一日,与之闲聊,问她法名,因知她必是早已皈依。她羞涩一笑,似有尴尬。原来已被多位师父认为弟子,只待她应答,她却一再犹豫,去寻最终栖息院所。    闲适时,我与她相约去后山看桃花。青山妙水,与庙宇很是相衬,我们着布鞋,走过青石的小路。这是南方,碧绿湿润,常有月光划过木窗。   会不会迷路?我问。   不会,她神情坚定。风自身后传来,落叶瑟瑟响。   山里桃花簇团,偶有花瓣飘落,我为之惊呼。山里的桃花不比城市,自有一方情韵与羞涩,可她们都逃不过美。   我看她,站在桃下,也为之莞尔。发自心里的喜,泛出光彩。她的美,与桃花的美,是一静一动的呼应,相协得彰。   我暗暗喜悦,到底是女子。只是,她已勘破了这人世?她不过才二十岁……但我不敢问过多,因我知这是最大的忌讳。   我有我的叹息,与桃花的飘落一样,沮丧又美不胜收。她温婉、宁静,美丽、年轻,只是这一切都与青春无关。她身上的光彩,一一都映显着佛性。   这女孩子是为佛而生,我叹息,不知是悲亦是喜。   佛堂里,善男信女们慈眉善目,诵读佛经,绕堂而行。她混在人群中,眉目低垂,好似一尊佛,静默的衣袖,如群山不语。   那一刻,我看不到年轻,看不到桃花下如玉的面容,只有宁静如湖水的岸边,树木独立,似有风有雨,又平静如镜。   我深知,无人可改变的,一如我对她的未知。她送我一本《心经》,说日后或许不再见,今生识便好。我为之信服,没有不舍,仿若已大彻大悟。   数月后,我再去那青山下的庙宇,她早已不见。据说,已去了蜀地。蜀地多山多寺,雾气缭绕,甚过人境。我想,她定早已找到归处,在一方清静里,潜心修为。   已久未去山下水前的寺院,但梦里时常会有那穿着红绣花鞋的姑娘,因劳作濡湿额头的黑发,手如洁白的莲花,轻捻菩提。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