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杀死项羽

杀死项羽

去评论
按:微信公号文史宴发起了一个文体游戏,用各种文体重写《项羽本纪》。正好上周末看了两本博尔赫斯,于是就模仿博尔赫斯写了这么一个东东。当然我的模仿是很拙劣的,权当作自己玩了! 杀死项羽 我是樵夫。姓甚名谁无关紧要。我住在荒野中,那里曾是一个古战场,阴暗凄凉,即使太阳挂在空中,那光也是惨淡昏黄,飞蓬折断,野草枯萎,寒风悲啸凛冽,犹如降霜的冬晨。飞过的鸟儿从来不在那里的树梢上停留,夜间离群的野兽奔窜而过,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我独自一人住在那里的一间小木屋里,每到深夜,我总能听见千军万马的厮杀声,惨痛的呻吟声,人之将死的哀嚎声。我不记自己的年岁,反正很大了,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死去了吧,可是我希望能在死前有安宁的睡眠,哪怕仅仅是一天。 我用一块石头顶住我家的门,免得雪花飘进来。一天下午,我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然后是敲门声。我开了门,裹挟着雪花寒风进来的是一个陌生人。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裹着一件褴褛的只能依稀分辨得清的虎皮红战袍,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在模糊而昏暗的光线中,或许是我的老眼昏花吧,他的头摇摇欲坠,而他的双眸却闪耀若 晨星,并且有两个瞳孔!岁月给他增添的仿佛不是虚弱而是威严,但我注意到,他如果不是拄着一件看似拐杖的东西,行走已经十分困难了! “我无家可归,走到哪里就在哪里过夜。我已经走遍了楚国。”那些话符合他的年龄。我依稀在泛黄的史书上读到过关于这个国度的故事,偶尔在荒野上遇到几个流浪的人,他们也说楚国,如今人们说华南。 我家里有一条熏肉,几棵快要蔫掉的白菜,几只土豆,我把它们炖成一锅,还有米饭。我们吃饭时没有说话。外面下雨了。我用一条破烂的棉絮替他在泥地上准备了一个铺。天黑后我们各自睡觉。 天亮时,我们出门。雨停了,地上铺了一层新雪。他没有拿到拐杖,掉到地上,吩咐我替他拾起来。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支使?”我对他说。 “凭我是个王。”他回答。语音低沉却自有一股威怒之气。 我去给他拾拐杖,触手便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凉,而且沉重无比,我这个拿着斧头砍了一辈子树的人,竟然抬不起来。这个看似拐杖的东西上,锈迹斑斑,依稀辨认好似是一件虎头盘龙长戟,,隐然透着血味和杀气。 他看我如此费力,弯下腰轻轻一提,那条长戟就在握在他手中。 他再说话时口气大变。 “我曾经是楚国的王。我曾率领我的战士们艰苦作战,多次赢得胜利,但最终我失去了我的王国,还有我深爱的女人。我叫项羽。” “我没听说过你。”我对他说。 他似乎没听到,接着往下说: “我虽然流亡,但仍旧是王,千百年来,我在这片土地上流浪,是要寻觅一样我丢失的东西,只要找到,我就能收复我的土地,让我的女人复活。” “你找到了吗?” “我找到了,就攥在我的手心里。” 他摊开瘦骨嶙峋的手,掌心是空的,什么都没有。那时我才注意到他先前一直攥着拳头。 他死死盯着我说: “你可以摸摸。” 我迟疑地把指尖伸向他的掌心。我觉得我碰到了一样冷冽的东西,还有一道光亮闪过。他猛然握紧了拳头。我没有吱声。他像对小孩讲话丝的耐心说: “这是盘古开天时留下的圆盘。只有一个面。全世界找不出另一个只有一个面的东西了。只要我一直把它捏在手心,一直向南方走,我就能回到我的过去,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掉出卖我的人,拦我路的人,所有导致我深爱的女人自杀的人!”说这些话的时候,他面目狰狞,犹如我夜夜噩梦中的那个鬼魂! 我对他说: “我木屋里藏着一箱黄金,闪亮就如我手中的这把斧子。你给我圆盘,我就把那箱金子给你。” 他顽固地说: “我不干。” “那你就上路吧。” 他转过身去。我朝他脑后给了他一斧子,他踉踉跄跄倒了下去,倒地时手掌摊开了,我看到空中有亮光一闪。我把他拖到涨水的奔腾的江边,扔了下去! 我回到小屋,躺倒床上。我累了!闭上眼睛,我等待着永恒的寂静的到来!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