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零落的匠艺 荒芜的人心

零落的匠艺 荒芜的人心

去评论
零落的匠艺,荒芜的人心 ——观《百鸟朝凤》 小天鸣被他的大大强迫着去和焦三爷学吹唢呐。天鸣并不是学这门技艺的天分最好的人,那个灵动的蓝玉才是。可最终焦三爷选中了天鸣作为他的接班人。当焦三爷说要教天鸣吹《百鸟朝凤》的时候,那一刻观影的我内心是很难言说的,一方面为小天鸣被选中感到高兴,一方面又替他深深地担忧。因为从那一刻起,他必将会走上一条十分沉重而艰难的坚守之路,在理想和现实的夹缝中,他的守望和执着必定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因为摆在他面前的不仅仅是一门技艺的日渐凋落的残酷现实,凭他一己之力难以回天,还在于涵养和滋润着这门技艺的土壤没了! 我读了一篇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写的关于这部电影的文字,他在文中说:“其实一个手艺它既然传不下去,就有传不下去的道理。因为有更好的东西代替它了,或者就是它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举了一个大鼓书的例子。在过去的时代,人们的文化生活单调,尤其是庄户人家,入冬以后,闲暇的时光,在场屋上或者牛棚里,鸡不跳狗不咬的时候,听大鼓书艺人给大家说一场《薛刚反唐》,挨村串户,四里八乡的乡民都围来听,那是人们的主要精神和娱乐活动。可是现在呢,电视、电脑、手机、网络,人们的娱乐方式是如此的丰富多彩,那么那种带着浓厚方言的说大鼓书早已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即便在以拯救非遗的目的之下硬要去挽救,强灌补药,也只能是苟延残喘,而逃不离最终湮灭的命运。其实,他的观点不能说毫无道理。有些东西被丢弃总有被丢弃的理由,可是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碾压的时候,也有一些东西是应该要被我们小心的守护和呵护的,那就是对世间万物的悲悯情怀,对生命的敬畏感! 天鸣成为游家班班主之后的一天,他去看望师傅,焦三爷问他可知道当初收他为徒的原因,天鸣回答说是师傅担心再不收下他,他就要被父亲打死了。焦三爷说不对,他收下天鸣是因为一滴眼泪,是天鸣见其父亲摔倒心疼而流下的眼泪。我们知道一门手艺的传承,关键并不在于徒弟挑师傅,关键是师傅挑对徒弟。天分和悟性固然是择徒的标准之一,但品性和品格更是择徒标准的核心了。焦三爷说,有资格接他班的人必须是那种能将唢呐吹进骨头里的人。而一个能将唢呐吹进骨头里的人,他的骨子里不仅有对这门技艺的痴与爱,还有对天地万物的敬畏和悲悯的情怀。天鸣的眼泪让焦三爷看到了这孩子骨子里的一种深沉的爱,而天鸣在河滩的林地里能听出那么多鸟儿的鸣叫声,则是他对万物心细如发的感受和体味,所以他才能传承这门技艺,他才能吹出唢呐所能表现出来的喜与乐,哀与殇。 可是天鸣纵有再高的技艺,游家班终究还是四分五裂,解体了!表面上的原因,好像是洋乐队的冲击,是为生计所迫,要更多地去赚钱,去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深层的原因呢?唢呐之所以能吹响在八百里秦川几百年,那是因为八百里秦川曾经丰厚的风俗文化传统根植着《百鸟朝凤》。在曾经的时代,丧葬嫁娶在人们的生活中是很庄重的事情,有很多的仪式被人们小心翼翼地遵守着。如在红白喜事上的唢呐班,要有接师礼,班主坐在太师椅上接受雇主全家老小的跪拜以示尊重,唢呐的四台、八台、百鸟朝凤,那些规矩里面体现的不仅是人心对事物的一种衡量标准,还有对生命的深深的敬畏。可是,当接师礼不再有了,雇主说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不要那么太认真了,当那个猥琐的青年对着洋乐队里面妖娆的女子流哈喇子的时候,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我们传统民俗文化中比较珍贵的东西,我看到的更是一种人心的荒芜。一门技艺,一种民俗文化,我们可以依靠影像将它保留在资料库里,可是人心荒芜了,人们不再对天地自然保持敬畏之心了,那才是真正的悲凉! 当天鸣在师傅墓前吹奏起那首《百鸟朝凤》的时候,悲凉侵入,泣不成声!


3 条评论

  1. 故事很弱, 也几乎没有演技。 拍的象一般的电视剧。 白开水似的. 类似的主题,还是老舍的断魂枪写的好。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