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且行且珍惜

且行且珍惜

去评论
一  且行且珍惜 其实,那一年,这句话,还不属于马伊琍。 这一直是我记忆中的一句美好。 那是我大学入学的第一年生日,寝室的姐妹们给我从校广播台点了张信哲的这首歌。 忘了那天的天气,忘了那天的衣服,忘了那天的饭菜,我却记得我端着饭盒,站在阳台上吃,远眺镜湖,耳边传来校广播台的点歌节目。虽然知道她们会给我惊喜,却没有想到她们会选哪首歌。 电台里飘来我的名字,接着是这一首《且行且珍惜》:“偶尔想起过去,点点滴滴如春风化作雨,润湿眼底,憎相会爱别离,人生怎可能尽如人意。” 当年,站在阳台的我,思绪万千,若干年后,当我们咫尺天涯,“你会想起我,我也会想起你,默契永存你我心底,情缘系千里”……然后,我们泪洒千里,在电话那头,互道一声珍重。 而实际上,快16年了,我们压根就没有分开过。除了远在北京的阿宛,除了早年我和款款混迹于沪浙,最终,503竟然有7个人扎根在合肥,基本上2周一次聚会,风雨无阻。 我们就是这样相辅相成地存在着,同学又同行,在生活和职业上牵绊着。   二  一千零一个愿望 这是一群82年83年的安徽姑娘,最北不过宿州,最南不过安庆,多集中在江淮。 腼腆,单纯,认真,踏实。 寝室长的选择是因为款款分数最高,真是一群实诚的姑娘。寝室的第一场对话,阿彩就因为“包子”和“报纸”绕晕了我们的头脑,后来,大家都操练起n、l不分的普通话。 才入校的第一次文艺演出,有文艺细胞的丫丫给503的姑娘们排练的是一出小品,她们演的是学生、天后、同学,天啦,我竟然没心没肺地演出了妈妈和足球解说员两职。自此,女汉子的形象根深蒂固。 色彩斑斓的大学,对于503来说,比较枯燥,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们都是奖学金榜上的常客。连恋爱的姐妹们,选择都是班上的男子,你知道吗?对于现在这些毕业即分手的大学生来说,8个人能成就4对班对的503是多么专情且boring。 也曾泛舟于镜湖,登顶于神山,相约机电看男生,共赴傣妹涮火锅。但生活的主流,还是学习,四六级、考研、实习……无非讨论讨论,今天自习碰到的那个男生帅不帅,当然了,竟然也还有在自习室被我们盯到落荒而逃的男生。 作为新闻系的学生,便利也还是有的。比如老师布置的第一次采访作业,就是采访学校的优秀学生。我们对着橱窗,选择了那个我们认为最帅的男生KJ。这个腼腆的男生,被我们从教室请出来时,坐在荷花塘的石凳上接受采访,如同大多理科男般,直白且无趣,不过,这张脸还是耐看的吧,让人心旌摇曳。可不久,我们就发现了他和女朋友在一食堂亲密的身影,原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大学时,恰逢《女主播的故事》大热,徐迎美、甄善美的双姝斗争之外,我们更多是希望有一个尹享哲理事吧。日韩世界杯、李响又让足球记者价码大涨,那些年,新闻工作还是一个理想的行业,记者也是一个让人艳羡的职业。 平淡的生活,最大的事件应该就是2003年的非典,全面封校,隔壁寝室姑娘的外校男友隔着围墙传递进来的零食成了最大的美谈。于是,我和刘丫丫也神勇地翻墙去租碟片,想看点好看的,却被老板误解地塞了一部“大尺度”欧美电影,当年看得我们面红耳赤的碟片其实现在想来,啥也没有看到啊。后来高晓松的《同桌的你》,也写了非典时的高校爱情。当年不怕死的抗争,多年后,其实也是云淡风轻,只是记忆里一个小小的山峰。 某年的元旦晚会,我们排练的是小合唱《一千零一个愿望》,说实在的,乖巧的这首歌,无功无过。不过,若干年后,我只记得组合里的杨丞琳后来出演了红透我们大学时期的《流星花园》,小优没有嫁给西门,却是选择了那个眼睛很小的蚌埠男孩子李荣浩。 我们的大学,不撕逼,不残酷,不狗血。 4年的大学时光,结束在散伙饭那曲《祝福》里。   三   那是2004年的平安夜,算是我们散落在天涯。 我给阿彩打电话,她问我,你有没有听过《the day you went away》,说罢在电话那头哼唱给我听。 那一刻,我看着淮海路上的各式圣诞树,忽然有点哽咽。一个人在外乡,有点落寂。 后来,王心凌翻唱了那首歌,中文名叫《第一次爱的人》。 再后来,我和阿彩在安医附院抱头痛哭,我说那天下着雨,阿彩说不记得了,应该没有下雨。 记忆是奇怪的,有时候,越是深刻事情,却越有模棱两可的记忆。 到上海的第一份工作,在鸟不拉屎的松江,台湾老板还别扭地叫大家工作时间只能用单位的号,一周单休且不让随意外出。搞得同学们纷纷以为我落入了传销的魔爪。 有空就想跑得远远的,去杭州看款款,去苏州找阿宛。 不断地换工作。动荡,无力。 杜拉拉、邱莹莹的故事里,都有我的影子。 忽然有一天,看着地铁里汹涌的人流,就觉得累了。2005年,去上海采访电影节的刘丫丫和老公,裹挟着将我带回了合肥。 倦鸟归林,这里已成了503大本营。 大家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波澜不惊。 我也投入了这样稳定的大潮中,当一个都市报的小记者。 在外奋斗的日子,只有看电视剧时才偶尔想起,很多细节都早已模糊,都went away。 大家也纷纷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再到三个人,接着小朋友们也都成了好朋友。     四  小幸运 2016年的春天,在柳絮纷飞的季节。我在北京出差,与阿宛匆匆会面。已经变身金融界新兵的她,换了一种活法。 帝都的风气没有吹到霸都,帝都的柳絮杨絮却克隆到这个城市,纠缠,无处可逃。 穹顶之下无新事。 在合肥的我们,仍混在这个行业,彼此了解、理解,连吐槽都是最精准的角度。 大家纷纷转型的年代,坚守也是一种勇气。 我忽然想起,阿梅结婚时,她作为一线突发新闻记者的老公忽然泪洒婚礼,说经常因为一个电话就必须赶到新闻现场,很多时候让老婆一个人,他表示很惭愧。 那时候,我们都跟着很感动,再到后来,我经常一手抱着娃,一手敲电脑,习以为常的状态,才是真正的宠辱不惊。谁也不再轻易流泪。 这些年,关于青春的影片太多。80后作家写自己的大学,我们在其中找自己的影子。 《致青春》上映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讨伐陈孝正,痛批林静。《匆匆那年》里,大家再痛批方茴这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看,才30岁出头的年纪,80后就纷纷开始回忆了。 当年,你最爱的是花泽类还是道明寺?仔仔当爸爸了,西门、美作都成家了,言承旭却还是单着,最后成了《我的少女时代》里的大太宇,看哭了一个人包场的我。 谁在生活中都有小幸运,而我的小幸运,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青春以及现在的日子里,始终有好姐妹们的相伴。 在我们看来,友谊是什么,也许就是你长了一脸包,却还是不得不舍命陪姐妹共赴火锅宴;而现实是什么,现实是只能中午聚会,晚上都得回去带娃。 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才能出去八卦,这是503的生活准则之一吧。所以,友谊的小船,从来不会说翻就翻。 有人为娃的学习烦恼,有人看着娃蹦蹦跳跳,有人要升格了,有人还在相亲路上……在旗袍趴、牛仔趴后,无论如何,我们都约好了,在阿彩的婚礼上,漂漂亮亮姐妹团出街。 我不知道,多年后,大家有多么各自牛B的人生,可是,我们却是不断怀念着一起傻B的岁月。


5 条评论

  1. 我也有一条裙裾与你的花色一致,是条很具有民族风情的大摆裙,一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缘和场合去穿起来,喜欢的时候就留下来了,记得是在大理。
  2. 会玩会生活才是最生动的能力。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