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微薄的散文稿费 丰厚的聊天红包

微薄的散文稿费 丰厚的聊天红包

去评论
等我把采风的任务性稿子发给指定的联系人后,我习惯性看了下时间:(6月4日)凌晨01:45!实不相瞒,为了这篇五千字的稿子,业余作者的我,已经连续三个晚上熬到这个点,估计总共花去七个小时。而且,我的交稿时间已超出限定的交稿期:(5月7日采风)5月31日交稿。我之所以拖延交稿日期,是因为白天工作太忙太累,晚上回到家,已无精力构思、写稿。在交稿期限内,谁谁谁已完稿的信息,老在qq群里出现。看着严峻的形势,实在是拖到不好意思再拖了,我才下笔写下此稿。 稿子一发完,我立即给联系人留言:终于完成任务,仅仅是完成任务,请多多斧正。作为一个外地媳妇,我实在是没法收集相关的真实资料,只好写成这种体裁的四不像了。快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四不像。请一定多提宝贵见哈。我的小说,我心里有数…… 我平时写的绝大多数是一千五百字左右的小散文,在十天半月里,绞尽脑汁写好一篇文章后,若自我感觉良好,我就会把文章发到空间、沙龙、博客、论坛,让友友们阅读指正。偶尔,有幸发表篇把文章在报刊、文学杂志上,别人不以为然,我却感到挺开心。码字的人应该能理解,当自己用心编排组合的文字变成铅字后,那份欢悦,唯自知。 业余码字人更知道,变成铅字的小文章,稿费也就几十百把块钱。就我自己而言,若拿一篇稿子参加征文比赛,获个一等奖,获得的奖金,通常就是一千元左右,但文学圈子内,高手如云,获一等奖,没那么容易。从尝试写作至今,我也有了好几百篇文字见诸报刊与文学杂志。老是有朋友背底下问我关于稿费的事,我从来没跟他们说过实话。是因为,我的朋友们一直认为,稿费是巨额的。可事实与他们想象的离得很远。我之所以没跟圈子外的人说过实话,是怕自己说了真话他们以为我在说假话。我更不会告诉圈子外的他们,有些报刊杂志,刊用了我的文章,压根是不给稿费的。这种情况,不是因为我的文字一文不值,而是因为这类刊物办刊经费少之又少,只是一群文学爱好者自己烹饪的精神大餐,自我享用而已。相较于出钱又出力办刊的文学爱好者而言,一篇文章的稿费,我何足挂齿?     我不止一次向同一个朋友诉苦,我的工作是如何如何的繁琐,如何如何的累。她稍稍安慰下我后,就巧妙地转了个话题:她的一个小姐妹,前几天,间隙性收到同一个男人发来的两个红包,第一个是一万元,第二个是五千元。她轻描淡写地说到“一万元”时,我惊得张开嘴大叫“啊?!”她皮笑肉不笑地接着跟我说,有名有姓的某人某人(三人以上),就经常收到巨额红包,几十,几百,甚至几千。我还在继续惊讶,可我从她嘲笑的眼神里读懂我自己,我真的是个见不多识不广的人。是呀,若不是亲耳听见,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这类事真的发生过。 终于,我有幸跟朋友提到的几个女子相聚。我发现,她们长相普普通通,但打扮相对于我,较时尚。相聚的过程中,她们一直在微信群里抢红包,还收好友私发的红包,然后又向在场的人公布红包的数额。跟着起哄的我,发现个共同点,这些女子都是赋闲在家的人。我想这样去理解?——也就是说,她们有充分的时间去无聊、闲聊、挑逗、暧昧、周旋……那些正好也闲得蛋疼、钱多得没地方送、还想猎奇打馊主意的异性,一不小心就自投罗网,或投其所好。就这样地,干柴遇上烈火,氧气就是聊天红包了。 更有意思的,她们在我面前提及:你上班那么累,一个月挣的工资,还没我几天内收到的红包多。是的,我承认。但是,如果,我好意思跟她们说:在乡下,我的工资已经很不错了。你们不知道的是,我熬更受夜码出来的小散文,若有幸发表了,才几十块钱,甚至没钱呢。我当然没说出口,我知道她们是不关心文学的人。 今天下午6:30,在下班的路上,我写下一条说说:今天,准时下了班。拖不起班加不起班了……是夜,我做完该做的事,又码起字来。当我写完这篇不能带给我半毛钱经济效益的小文章时,已过了零点。我清楚,我的这一篇文字,没法在报刊、杂志上变成铅字。不过,这真的不重要。没给我带来半毛钱经济效益的文章,我写得还少么?再多写一篇又如何?我就这口爱好呢。 重要的是,我清醒地深信,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前方有馅饼,那前方一定有陷阱。不过,男人心甘情愿砸红包,女人心安理得领红包。我等局外人,也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我更不能有搞不到葡萄吃,就说葡萄酸,甚至说葡萄有毒的闲言碎语。 我,还是继续码字吧......


8 条评论

  1. 当今社会满屏的综艺快餐,全网的所谓“女主播”……只能说是世风日下,无人信高洁,媚俗大狂欢。能做到“回也不改其乐”何其难也。 默然守望,花开有时……
  2. 码字参赛获大奖,收获一纸小奖状。朋友要我来请客,赔了工资赔梦想。
  3. 我算第一读者吧,码字自我,码字无他,码字顺心。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