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舌尖上的旧日时光

舌尖上的旧日时光

去评论
清晨,梦里醒来,即闻声声鸟鸣婉转。通常都会闭着眼睛躺床上听一会儿,是什么鸟叫听不出来,除了悠远的斑鸠声。猜测着或许有麻雀、喜鹊,其他就叫不上名了。 起床。玻璃杯倒一杯柠檬水喝了。去厨房,淘米煮饭,电饭煲里顺便蒸上两根玉米棒。有两样东西我百吃不腻,玉米和花生。在我老家,玉米不是种植的主要产业,只间栽于田头地间,收获时,作为副食,主要还是拿来喂家里的鸡鸭。我是到城市生活后才知道玉米还有好多品种,什么甜玉米、糯玉米。小时在家吃的是什么玉米我已经不记得了,应该是甜的吧,要不然那时的我怎么会在啃完玉米之后,连甜丝丝的玉米棒芯都啃了呢? 前一天去菜场买菜,买了一根菜瓜。将长长的菜瓜从中间剖开,把瓜瓤挖净,然后将菜瓜切成薄如蝉翼的片片,这是很考验刀工的,我偶尔也会超常发挥,切好的瓜片晶莹剔透宛若润玉般,撒一小勺盐拌一下,搁旁边,再拍几瓣蒜备用。约莫二十分钟半小时后,将瓜片里浸出的水分挤掉,撒上蒜蓉,淋一勺麻油,清凉爽口的美味的凉拌菜瓜就做成了!在我最早的记忆里就有菜瓜的身影,那时我不过两三岁的模样,夏日的晌午,奶奶要做午饭了,将我安置坐在小板凳上,再给我一截菜瓜啃。奶奶在我三四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以后大人常说你奶奶如何如何疼爱你,可惜你太小不记得奶奶了。我总会回答说我记得奶奶,然后就向他们描述这样的场景,大人们不相信,他们不相信一个孩子会那么早就有记忆,可是我真的记得,且从未忘记过,哪怕四十年后再想起,我依然彷佛还能嗅得到飘荡在空气中的饭香,阳光倾洒在四周的暖暖的感觉,院子里晾晒的衣服随风飘扬,还有嘴里那截菜瓜甜甜脆脆的味道。 菜瓜是饭桌上日常的一道菜,或凉拌,或做成酱瓜。做酱瓜要选好天气,也是将瓜从中间剖开,瓤挖净,在大太阳底下晒,也就一两个大太阳的暴晒之后,失去了水分的瓜缩成了瘦长条,把它们埋入酱坛里,酱也是自家制的黄豆酱,封上口。过上些许日子,想吃酱瓜了,伸进坛子里,拽一根出来,水冲一冲,撕成一小块一小块,拌上麻油,香脆爽口,就一小块酱瓜能喝一大碗粥。棉花田里,垄与垄之间栽上几棵菜瓜,它们就会爬成一大片。也不用怎么侍弄,就会结好多。去棉田里掐尖打杈或除草松土的时候,中间休息,妈妈就摘几根菜瓜过来,每人一截,用脖子上擦汗的毛巾擦一擦,大家围坐在地上吃着菜瓜聊着天,虽然辛苦,但也快乐。我那时候就连瓜瓤都吃掉的,而且觉得瓜瓤特别香甜好吃。特别怀念这样的时刻,大太阳底下劳作的辛苦以及妈妈的慈爱。到城市生活后,很久很久没吃到菜瓜,有一天猫猫从菜场买了一根回来,我好激动,赶忙洗了就吃,可是却怎么也吃不出儿时的那种甜甜的滋味来,不过做成凉拌,味道还是一样好。所以菜瓜上市的时候,到菜场买菜只要看到都会买一两根回家凉拌,吃得不仅仅是一道菜,是满满的对于旧日时光的回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