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记号

记号

去评论
乡言俚语有“丢失东西赖千家”之说。据我的理解,这里的“赖”,不是指无赖,耍赖,赖皮,而是指怀疑。邻里,或家人中,丢失东西,可以怀疑身边的任何人。不过,本还友好相处的邻里或家人,一起怀疑心,有时会纷争不断。这些纷争,不可或缺地成为形形色色的小村故事的要素。 乡下人家,村民间的田地,难免接壤相邻,疯长的农作物,藤条跨界蔓延,瓜瓜豆豆长在别人家地盘,不足为奇;邻居间的衣物,你晒在我家门前的杂树上,我晒在你家屋后的竹林间,被失手收进别人家,那也是司空见惯;拴不住的家禽们,更是相互串群,更甚者,掌灯时分,忘了归途,借宿邻家。 日日躬耕田地的农人,或许不懂得“顺藤摸瓜”这词及其含义,但有时,他们的行事却在无意中践行着顺藤摸瓜的道理。是不错,仿佛,那些看不出来路的瓜瓜豆豆,貌似不经意就长在别人家的地盘,邻里的你,大可说成瓜瓜豆豆是你家的。但瓜豆的主人,尚还聪明,她顺着藤蔓的走向,就理清出瓜豆最终该是谁家的。此时,还有个惯行在村民间的办法:作记号——瓜豆的主人,确定瓜豆是自家的物种,早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在瓜瓜豆豆某个隐秘的部位作了天知地知她知的记号。往后,在为了瓜豆该是谁家的纷争里,瓜豆的主人设置的左证,才迫不得以大白于天下——不是我的东西,我敢作记号呀!理直气壮得! 是的,既简单又易行的记号,真的起了大大的作用。就拿家禽借宿邻家来说,主人在晚间对鸡、鸭、鹅数字的例行清点,突然发现,丢了一只甚至是一群鸡鸭鹅时,脸色突变,视家禽为珍宝的乡下女人,再也无心顾及一家人晚饭的着落。她打起火把或操起灯光朦胧的手电筒,挨家挨户在邻里家寻访——丢失东西赖千家——这有力的约定俗成,便是通行证——那些没有半点邪念的邻里,配合着打开自家的圈舍,陪同失主一起找寻。 失主在黑不隆冬的圈舍中,口口声声念叨:我家的鸡(或鸭,或鹅),我都打上记号了的。是的,这些聪慧的女主人,为了将属于自家的东西跟别人家的作个区别,就会在家禽的双翅上剪去一撮羽毛,或用品红在其脖颈处涂色,也或将家禽的掌趾剪切出一小处缺口……失主在望眼欲穿的找寻里,终于,物归原主。 也不尽是,失主的每一场找寻都会是焦急怀疑起,圆满友好终。小村的故事,少不了插曲的。邻里间的女主人们,给属于自己家的东西作记号,有时会大同小异,甚至完全如出一辙,也就会导致纷争不断升级。好在有遇事不乱的某个男主人,提了上好的建议,一桩火药味实足的纷争才大事化了。 依我说,人,其品是分三、六、九等的。有些在自家女人与邻里相争的时候,能提些合理可行建议的男人,但到了自家,关上门说事,就好像有那么一些人太一文不值——这类男人,有个共性,好赌。 乡下人家的日子,有的过得如行云流水,滋润顺畅;但有的过得,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吵的主题,八九不离吃喝嫖赌几大项。我的印象中,村子中家庭争吵打闹的原由,赌,首当其冲。 一年到头,村子里总会有那么几出闹剧上演—— 衣着简朴的某个女主人,突有一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在院子里哭诉。近期在劝说丈丈远离赌博而无果的情形下,她只得无可奈何地领着孩子们过日子,过简单的日子。某一天,等她看到没下锅米时,顺木梯爬到粮仓,准备袋装稻谷外出加工。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在稻谷堆平面歪歪斜斜写下的"大"字,已杳无踪影。她立即明白,应千刀万剐的丈夫,已扒拉几蛇皮袋口粮偷卖给整天走村串寨的收粮小贩。 这个奢赌如命的男人,哪有心思理会女人的哭诉?他早已逃也似的钻进某个赌窝,徒留女人在家独自伤心。这类女人哪又知道,对于诸如此类烂泥扶不上墙的男人,记号,其实只是一种标记,只是一种区分,只是一种提醒......想要阻挡与改变这些邪念众生之人的行径,女人得调动与运行更为上好的思维与智慧。


6 条评论

  1. 这个记号实际上是自欺欺人。有个果农将苹果贴上喜字记号,等苹果成熟了卖上了好价钱,那时聪明的记号,颠覆了传统的想法哈,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