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稻草人

稻草人

去评论

  只缀着些瘪瘪稻的稻草,温顺地躺着,无计可施的它们,若想再一次站起来,只得借助农人的手与稻草人的身。 细细想来,我虽久居乡下,目前拥有着三几亩良田,但从稻草人说开去,我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农人。因为,经我手打造的稻草人,名实不符。我做的稻草人,压根没用上一根稻草。 邻居大伯做的稻草人,那就讲究得多了。做了几十年庄稼的大伯,在稻草没被淋雨前,他就着手选一些粗壮硬朗的草存放起来。春日里,瓜瓜豆豆才落入泥巴,他就将有模有样的稻草人扛出家门。到了目的地,大伯把稻草人的支撑杆又稳又深地扎进地里。支撑杆旁边的两条稻草腿上,穿套的是一条女人的黑底白花旧裤子。懂得衬色的大伯,还给花裤子配上一根色泽鲜艳的裤带,裤带常常是一条亮色的丝巾。稻草人刚站立好,只见大伯把裤带稍稍一勒,稻草人的肥臀便隐约可见。虽然我没亲眼看到过大伯扎稻草人,但可以想象大伯肯定是多放了一把草在草人的臀部,否则,臀部的肥没有那么强烈的立体感。 依我猜想,文化程度不高的邻家大伯,应该不知道莫言笔下的“丰乳肥臀”。但大伯有丰富的生活阅历,他知道若要自己编扎的稻草人,相貌更接近活生生的人,肥臀应该配丰乳。这下,上身所需的稻草,得又多增加几把。等大伯将一件大红的外衣穿在稻草人的上半身后,就好像有一个装扮鲜亮的村姑站立在田间地头。大伯也还真懂得怜香惜玉的,他是怕村姑版稻草人晒黑吧?等稻草人的头部同样被裹上一层透明塑料薄膜后,一顶败了色的草帽,不歪不斜的罩了上去。 邻家大伯编扎的稻草人,上岗后,用最贴切的词语去描述其外形,那就是:衣冠整洁,仪表堂堂!别说是那些想掏种子与嫩芽吃的雀鸟与兔子,本来就做贼心虚的,就连光明正大走在地里的村邻,路过大伯家田地时,冷不丁的抬眼望去,都会误认为村姑版稻草人是真正的人。好几次,上了年岁的邻家奶奶,使足劲朝着衣着光鲜的稻草人大喊大伯老伴的名字呢。 村子里总少不了捣乱淘气的孩子,还有些眼馋的大人,大伯打造的稻草人,老会被这些人移离根据地。大伯几次三翻将草人扛回到自己家地里。这两派人物对稻草人的扛来扛去,草人守卫的庄稼地里的瓜豆已成熟,可收割,可采摘。有远见,且心存善良的大伯,对自己家的稻草人被移走,或彻底丢失,也不再放口大骂了。而是在夏秋之交,他将家里收存的稻草全部拿出来,估计着会被移走及自己家田地需要放置的稻草人数量,大伯一个接着一个的编扎。等所有的草人扎好后,大伯将漂漂亮亮的她们,有的放在靠近村庒的田地,吓唬鸡鸭啄食稻谷,还震慑那些想不劳而获的人晚上偷偷采摘瓜果、棉花;村子里耕牛早晚必经道路旁边的田亩,大伯也会放置稻草人的。大伯常说,赶牛人老爱“胳肢窝放风”——这些人假装没看见自家的耕牛对路边庄稼的偷嘴,以至于,靠近路边的庄稼,常常颗粒无收。 像邻家大伯这样事务繁杂的农人,是不可能在种满庄稼的田亩上寸步不离的,他们只好把对田亩上瓜果、菜蔬、粮食长时间的看守,及对鸟雀驱赶的任务,转嫁给稻草人。即便编扎一个草人要浪费些许时间,还要浪费旧衣物,另外,稻草人执行起任务来,有很大可能达不到农人所期望的结果,但农人们,都会满怀信心地将衣冠整洁的草人安放在田地里。“有稻草人的看守、驱赶,总比没有好”的信念,支撑着这些庄稼人在年年岁岁,或多或少都要编扎稻草人。 相比之下,我应该算是个浮躁的人。我这种不标准的农人,做的“稻草人”,是快餐式的——我将两根长长的竹竿架成个十字后,把家里破旧的花被面伸展开来,将两个角牢牢固定在横竹竿的两端。在种子落入泥土的季节,在粮食成熟的田亩,我拿出不应该叫作稻草人的稻草人,插放在田边地角。乡野的风,从来不曾停止过,我的稻草人,怪异得像一面旗帜,随风飞扬。幸好,我做的稻草人,没有思维,不懂得自尊,否则,她们会邀约我,一起找个老洞鼠钻了去。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