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名角迪伦“诺贝尔”,“滇西小戏"吹吹腔”》

《名角迪伦“诺贝尔”,“滇西小戏"吹吹腔”》

去评论
张大哥前几日云南小文一篇,今日发到沙龙。《名角迪伦诺贝尔,滇西小戏"吹吹腔”》。张大哥又从滇西的漾濞县到了滇西古城巍山县古城,图一张大哥身后古城楼前二年失火烧了个干净,这是刚建的新城楼,张大哥看了一眼,很没劲。 这两天我本来要在本县好好搞一搞的,不料小小滇西巍山小城,也街头巷尾沸沸扬扬,古城就是文艺。来此朝圣的文艺青年就不用说了,连本城贩夫走卒,这两天也人人争说美国名角老迪伦…… 我去巍山县"非遗办"去核对资料,门房保安大爷看我来此地“搞文艺",也问我:那迪伦唱美国戏都唱到诺贝尔了,是不是也像咱巍山南派吹吹腔《杀狗劝妻》那么狠,那迪伦也能“非遗了吧? 我一边哄着大爷带我去找本地地方戏曲“吹吹腔"手抄本(我就冲这个来的,想翻拍下来,见图2),一边连连敷衍说:当然非遗,当然非遗了…… 本来张大哥来云南开会和调研,只打算老老实实做学问,决不打算谈迪伦。但我在此地酒吧小坐,看吧里一干文艺男女喝酒时全聊这事。前天旅途中,我和一位在纽约上过学的、说她是女青年年纪又偏高说她是女中年年纪又偏下的大龄文艺女聊天,她一听我说到迪伦,本来眉飞色舞的她居然不知那里找来一张迪伦年青时英俊照痴痴看着发呆便并不搭理张大哥了。看来她这样粉迪伦也不是一天两天,张大哥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两天张大哥要是不谈迪伦,连张大哥自已也过不去这个坎了…… 本来迪伦与张大哥无碍,咱俩八杆子打不到,怎奈美国喜欢管别国人事,但美国国内自己的事从未消停过,你看一个世纪多以来,美国不论是当局者,还是各层级中的各类人群,为了社会结构与社会制度、与国家利益,与人的意识、权利,生存状态对接谐调,从20世纪初便开始折腾,整个国家从资本主义与工人运动、到30年代到40年代的左翼运动、再到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争取民权运动,到70到80年代的经济转型和里根总统倡导的新自由主义,还有90年代的全球化和反全球化、反资本输入、战争与和平、发展与贫穷和“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等问题,搅得美国黑天昏地,因此,在这样土壤里,出了个反抗主流的迪伦,并拿诺贝尔奖,就实不足奇了。 我不懂音乐,但我知道,迪伦的音乐,决不仅仅是音乐! 图三是我在纽约工作时常常路过McDougal Street街,一个在朱莉亚音乐学院任教的朋友告诉我,当年迪伦在纽约刚出道时,就在这条街上酒吧的地下室里驻唱。 其余图片为巍山古城小景,除图二手抄剧本外,均为我拍。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