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鹰眼的视角】

【鹰眼的视角】

去评论
语言看似是交流的捷径,却会产生最大的误会。语言是流言蜚语的黑暗小道,也是误会的根源。是语言让人蒙羞,让社会组织和文化一次次自我阉割。语言的世界是欺骗和堕落的孵化器,是语言让谎言变得和蔼可亲并登堂入室。有时,语言变成了炫耀情商的虚情假意,当语言变成情商的高级假货时,智慧必然盲目落入无底的悬崖。   历史是语言的历史,也是谎言的历史,语言让历史变得重要但却不可信。是语言,让波德莱尔的肉欲和体液飞溅。福柯执意要建立一个“没有语言的联盟”,语言的历史从来就不是“精确”的,“精确”是科学的私生子,“科学”说不确定的时候,“精确”就会沉默,“精确”是结构主义的囚徒。福柯认为,经过康德的批判革命之后,“世界变成一座有待建造的城市,而不再是一个已知的宇宙了”。   蚯蚓是一种低级生命,进食是生命的唯一意义,世界对于蚯蚓而言,是有待吞噬的食物,土地就是他们全部的已知世界和全部食物,蚯蚓在食物链底层享受着无边的黑暗和食腐的官能快感,除了贪婪的吞噬,他们没有任何意义。它们在黑暗中自以为是帝王,永远不知道世上还有鹰的存在,鹰所看到的光明和辽阔视野绝不仅仅是食物的快感可以给予。   “鹰眼世界”不是阿卡迪亚牧羊人的放牧之地……也不是苏武牧羊的流放原野,更不是降虏民众的泱泱牢笼。“鹰眼”是“上帝之眼”,是天穹之上的无穷注视。即使是朝鲜人和波斯人的骗术也瞒不过“鹰眼”的俯瞰,当鹰眼盘踞高空,“鹰眼”是一个高倍的可变焦望远镜。   帝王可能是“必要的恶”,但大多是暴发户。“鹰眼”视角不是帝王视角,“鹰眼”是孟德斯鸠的明示、康德的仁慈、是亚当-斯密的宏观,他们是少数者,当他们盘旋在高空俯瞰大地,星辰日月和风吹草动都属于他的宴席。“鹰眼”视角的横向扫描让生活变得像广角镜下的世界,世界缩小了,但世界也更加广阔了。拥有“鹰眼”者更像是一个悠闲的“滑翔者”,无需费力呼吸地面的尘嚣、无需纠结道路的泥泞,海浪和山峰不再是畏途,荆棘和磐石不再坎坷。   “鹰眼”也可能是达芬奇和塞尚,是尼采和福柯,从神经病到精神病,从死掉的先知到新世纪的病患者,豺狼虎豹不是他们的敌人,一切恶之凶猛和平庸不会纠缠到他们,他们担心的是凯撒的箭镞、寒流和高空的风。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