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断背山》---恐高的鸟

《断背山》---恐高的鸟

去评论
      影片最大的冲突点,在断背山的河边。也只有这一次,算得上是两人真正的交流。整整20年,他们享受着见面时的欢愉,但从未像这次一样直面关键问题。Jack说,我们本可以拥有彼此,是你放弃了这一切。我的脑中自动配上了阿呆的Rolling in the Deep:we could have it all。 20年间,Ennis始终是被动的。就像他自己所说,如果那年夏天没有遇见Jack,他的生活会平淡地继续。Ennis是一个男同性恋,同时也是恐同者。第一次性爱中他自然地选择了上位 ,在拉扯打架中他一定要把Jack击倒在地。     他一直在跟自己的观念斗争。“两个男人在一起,是罪恶的。”所以他只能通过不断强化自己的“攻”属性才能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这有点类似女同性恋中的一类人。她们拒绝伴侣对自己身体的触碰,拒绝展现任何的女性特征,她们自称爷T,铁T,其实在我看来,这就是对同性恋的排斥和不自信。不自信到必须伪装成男人,才能心安理得地和女友相爱。     最后一个镜头,那两件带血的衬衫依然被挂在Ennis的衣柜里。窗外,是春光明媚。 要不要出来呢。他想起了那个惨死的同性恋大叔,想起了第一夜之后看见的羊,想起了Jack。他看不见未来。     “其实柜子也蛮好。” 恐高的鸟。恐同的同性恋者。这不是最大的悲哀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