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在塔川的日子

在塔川的日子

去评论
  这世上,总有为梦想活着的人。 一位年过花甲的摄像师,为了拍黄山日出和云海,已经在黄山山顶度过了32个春节。 他说,这世上称得上绝美的风景,往往会短到只有几秒,根本来不及记录。为了追求一张完美的照片,他愿意用一年的时间来等。 那些在读者眼里已经堪称绝美的风光,他总是说:还可以更好。 老摄影师拍遍了徽州的山山水水,人迹罕至的村落。在他的心里,徽州四季都美的像一首诗歌,而最美的季节,当属秋天。 秋天最美的地方,当属塔川。 每年,当第一场霜花飘落,徽州就在上帝挥笔的瞬间,变得五颜六色。粉墙黛瓦点缀在金黄、浅黄、深红、苍翠和深绿交织的画布上,如果碰上蓝天白云,简直是一场视觉盛宴。 徽州多山,但海拔并不很高。有山必有水,山路的一边常常是陡峭的山崖或山谷,常有清亮的小溪或者流速缓慢的河流。如果有株黄的银杏或红的乌桕,依水而立,那就是一幅自然小品。 在塔川,似乎有不少这样的场面。红色黄色的树,点缀在小溪边,田野里,老屋旁。 越是临近红叶茂盛的季节,来塔川看红叶的人流就越多,人们像是赶一场视觉盛会,从遥远的地方结伴而来。塔川,被网友称为中国十大红叶圣地 去塔川看红叶,已经成为一年一度的时尚派对。用几天的时光,住一下民宿,吃一下地方土菜,在寂静的村庄里早睡早起,体味悠闲,品味自然之美。 第一次看塔川红叶是2005年,那时候,路没有这么宽,人没有这么多,民宿也只有几家。 我们赶在太阳之前起床,趁着晨雾还在的时刻,大家到村旁的小学操场上晨跑,去犁过的田里寻找晒红的山芋。 村口,桥边,几株伞盖一样的大树,罩在桥头,早起的老人坐桥边抽烟。这幅画面,多少年后,在我的脑海里,仍然清晰如印。 太阳漫过山梁,在东边的山顶上露出头脸,然后,晨雾消散,阳光越来越强,身上有暖意,看地上,有了阳光筛过的痕迹。 几天的时间,吃住都在民宿里,我们住的是木楼,脚踏在地板上,嘎吱嘎吱作响,像踏在布满灰尘的年轮上。 早晨溜达一圈回房间洗漱后,客栈的老板已做好了早餐,他在楼下的院子里,用当地方言大喊:哦哦,各位,各位,十分钟后下楼吃饭喽。特别亲切。 菜,都是老板家自己菜园子里种的,饭也是自己田里产的米,肉也是自己家院子里晒得熏腊肉。每餐,老板都怕我们吃不饱,过来一会就跑进来,不停的加饭。我们吃得高兴,老板也有成就感。 深秋,塔川旁边的菊花也正盛开,如果有一场小雨,风景会更美,菊花叶展花盛,采菊的菊农,穿着雨衣在田里劳作,五颜六色的伞,也成了风景。菊农对摄影师抵到手边和脸前的镜头,不陌生,也不拒绝。 田野里几头低头吃草的黄牛和水牛,也成为摄像师拍摄的对象。菊农们笑笑说,有什么好拍的呢,都是普通的生活。 瓦蓝的天空,粉墙黛瓦,带着岁月印痕的通转楼和马头墙,一间高深的天井里,走着挽高髻穿深蓝布衫的女人。在韩再芬的舞台剧《徽州女人》里,徽州古典而幽静。我一直期望在某个院子里,看到这种场景。 和朋友坐在民宿的二楼聊天,从夕阳落山,一直到繁星满天,当老房子的飞檐斗角都被黛蓝色的天幕勾勒出线条时,一切,都美的像诗。 那是一天没有琐事烦神,没有电话骚扰,不需要任何修饰的日子。 享受宁静,舍不得睡,躺在床上看书,想了一首小诗,打开灯,记在纸上:夜入塔川寻秋色,也闻山中有谪仙。数杯美酒染醉意,一盏祁红枕水眠。 写罢,发给朋友看,他立即应和。抄录如下:晚行南山夜不眠,微风冷霜锁冬寒。万般繁星高千尺,隔云笑看人世间。 其实,最普通的生活,也是最深刻的诗,不是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