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纽约天空的靴子

纽约天空的靴子

去评论
《纽约天空的靴子》。本文是我对纽约黑帮社会调查的片言只语。我从滇西回来之后,抓紧写明年上课要用的理论与田野工作内容文字,写着写着,我想起我前面《洋人街上小乖乖》微信一文,开玩笑说了纽约黑帮的事,实际上我在纽约工作期间也和一些学者一起,对纽约黑社会做过一点社会学调查。 我先是从艺术社会学课程角度作《纽约街头黑人艺术》项目,不料由此进入后发现更有意思所在,就转向更广义的社会学调查,而进入了为期一年的对纽约“黑社会"、也可称之为“相对权力和当局治下的民间社会”的社会学田野调查。 图一是我拍的吊在纽约街头空中的一只靴子, 不知道内情者,以为这是后现代艺术装饰。后来我们在此深入民间势力群落之后了解到,挂在此处的这只靴子,暗示此条街是某黑帮势力的范围,外人不许染指,这个传统的暗示符号,在本街黑帮群落中,己有二百年历史了。 其实,不仅是美国民间社会,整个美国都诞生于街头。 在伍迪·艾伦镜头下尴尬然而优雅地散发着中产阶级乐趣的纽约,诞生于马丁·斯科西斯重现的此地此时,在一片污血之中。 一部《纽约黑帮》电影,毫无掩饰地,甚至是激情洋溢地表达了对这片污血的尊敬。他的表达这样接近原始,这样直接,以至于他不得不承担着污蔑祖国的危险。 而反感《纽约黑帮》的人称之为这是往纽约身上捅了一刀,这是一部“反美”的电影。 问题在于谁代表了纽约?或说谁能代表美国?是所谓的“native”本土美国人吗? 如今拉丁裔、非州裔的美国人,仍然背负着街头暴力、贩毒、黑社会成员的污名。 所以,今日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也和电影里披着美国星条旗的比尔一样,坚信美国要警惕外来移民的影响(Native Americans, Don’t let foreigners influence America.),不惜在美墨边境欲造一道“万里长城”。 博尔赫斯说过: “纽约黑帮的历史,像野蛮人的天体演化论那样混乱残忍而庞杂无章,织成这部历史的是:黑人杂居的废弃的啤酒店的地下室,为破败的三层楼建筑的纽约贫民区,……投入战斗时用长棍挑着一头死兔当做旗帜的“死兔帮”,……饿老鼠和狗乱窜的斗鸡场,欲望无底的赌场……" 在我们的这次调查中,对于这种复杂的问题,纽约大学从事刑事司法研究的James 教授认为: “历史从来都有正史和野史之分。把正史理解为举着旗人的历史。1863年的美国正史是《解放宣言》,从这一年的1月1日起,美国400万黑人奴隶获得解放;是亚伯拉罕.林肯的著名葛底斯堡演讲。 而野史是那些在权力结构之外的贱民带着汗味的会呼吸的历史。是关于被主流拒绝的地下帮派以及底层穷人各自的小社会的故事,这些团体根本无法进入社会的权力结构”。 在伟大人物的挥手之中,历史巨轮隆隆向前,辗过多少贱民卑微的灵魂与尸体。 这就是历史。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不能展开更深入的学术论述,只能随便说几句。 照片是我在纽约作上述课题田野调查时,拍于纽约黑社会活动频繁、以及黑人街头艺术集中的几个街区。 图二是陪同我们一起从布鲁克林大桥路过,到曼哈顿下城调查的纽约第17警局警员盖茨,我们一起在大桥上合影。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