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阳光没有公平的照在所有人的身上 ——纪录电影《我的诗篇》观后感

阳光没有公平的照在所有人的身上 ——纪录电影《我的诗篇》观后感

去评论
如果没有《我的诗篇》这部纪录电影,可能很多人不会理解,每天自晚上八点加班到第二天七点的流水线生活,不会理解长年坐罐车下降到地下800米煤矿工人对阳光的渴望,不会理解一个走出大凉山在城市里生活的青年对故乡的担忧,也不会理解一个长年亲手熨烫连衣裙的女工对穿一件吊带裙逛街的欣喜,更不会理解一个父亲瘫痪在床母亲患癌中年男人的负累。这些生活在中国底层的农民工,是茫茫人海中的一滴水,普通到与你并肩的时候,你甚至不会多看他们一眼,但是,这茫茫人海中,却有一群把诗歌举过头顶的人,他们把诗歌当作抒发自己生活的工具,或者一种近似于宗教的信仰。
每天,在完成额定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简陋的宿舍后,他们拿出纸和笔,开始记录自己的生活,倾泄自己的郁闷和压抑,也抒发着对明天的向往,甚至赞美远方的陌生人。和自己工友不同是,他们多了一个身份,诗人。
了解了这些人的生活后,才会发现,他们写下的钢铁般有力,充满哲理和人生感悟的句子,原来就是他们真实的生活,甚至没有经过一丝一毫的加工。
这群工人诗人,大多数并没有经过中国的大学教育,他们大多只有高中或初中文化,因为贫穷或者其他原因,在青年甚至少年时代,就被生活逼迫着走进了工厂车间矿山,成为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服装厂工人邬霞,七岁时父母就进工厂打工,在她14岁那年,自己也随着父母进了车间,在流水线上已经工作了整整19年,她几乎没有几乎接触外面的灿烂生活,更谈不出与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交流。她没有接受过更多的教育,但是周而复始的工厂生活,给了她最好的营养,她随手写就的句子,却发散着惊人的美。她说,我写散文,小说也写诗歌,但是诗歌是最有力量的工具,可以直抵灵魂。和学院派诗人华丽的句子相比,这些诗句,像来自土地的花朵,真实而充满力量。
电影采取跟拍的方式,拍摄了五名工人诗人的生活。告诉观众,这些落地有声的句子背后,都是滴着汗水、泪水甚至鲜血的生活。
吉克阿优,一位来自大凉山深处的彝族青年,他长年的生活就是在一个羽绒服工厂里往衣服里填鸭绒,春节回家的日子很短暂,他发现原来生活着59户人家的老村寨,只剩下了20户,一些祖先流传下来的祭祀习俗,因为缺少懂行的毕摩,已经无法延续下去,甚至连彝族人传统的缠头巾已经后继无人。他出生在城市的儿子,对故乡已经没有概念,也将丢失故乡的语言与文化。吉克阿优在诗歌里,调侃自己枯燥的工作,又为自己即将消失的民族习俗担心。他的生活已经割裂,在城市与乡村中,在繁华与贫穷间,他敏感的觉察到生活的裂变,却又无能为力。
在快速城市化的中国,工业化生活,已经涤荡到每一个偏远的村寨,那些传统习俗,那些被城市中产歌颂的田园生活,其实早已经支离破碎。可以说,如今的中国,已经没有了真正的乡村生活,也再无完整的乡村习俗。不是吗,在很多旅游景区,被艺术化的民族传统习俗,都渐渐成了旅游业招揽城市游客的噱头。
写了几百首诗歌的乌鸟鸟,是一个开了十几年叉车的工人,他失业了,扛着一个大蛇皮袋包裹回到广州,他拿着一叠发表了自己诗歌的简历,在人才市场里的找工作,他想找一个编企业内刊的编辑工作,他在招工人员面前读自己的诗,可是每个人的回答都是:当今社会要学会赚钱。他被每个招工者都认真教育了一番,无望而归。现实的生活里,没有人关心诗歌,更没有兴趣去听一个诗人读诗。贫穷的乌鸟鸟相过三次亲,他挑了一个长得胖的姑娘结了婚,他的孩子出生了,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然后,他又扛着行车,走进人潮汹涌的都市。
每天在矿山里钻孔安装炸药的陈年喜,同样来自贫困的大山,父亲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在他某天在安装炸药的时候,家里人打电话来,说母亲又患了癌症,已是晚期。那个时候,他觉得生活炸裂了,响彻云天。他给上初中的儿子写信,希望他能绕开书本,看看真实的生活,可是,他又怕儿子看清生活的真实面目后,和他一样的无望。他1997年结婚时,写了一首诗给自己的妻子,他把这首诗打印下来,镶在结婚照的镜框里,像是珍藏着一段美好的回忆。寡言的妻子,理解长年当爆破工丈夫的苦累与危险,在家乡尽职尽责的照顾老少,可能并不理解丈夫来自肺腑的诗行。家徒四壁的生活,诗歌成了陈年喜遥望未来的阳光。炸裂,爆破,是陈年喜诗歌里最常用的句子,也是他真实的工作,更是他苦闷郁结心底的张力。
淮南的煤矿工人老井,已经在矿上工作二十多年,和本片其他诗人相比,他的生活相对稳定,他在城市里一套小居室房子。但是,他的生活却充满了危险,每天坐着罐子车下降到地下几百米的地方挖煤,作为一线工人,他的工作脏累而且危险,瓦斯像一个幽灵,时刻有从石缝里钻出的可能,他说瓦斯“无色,无味,无情”,2014年东方煤矿的一场瓦斯灾难,他20多位工友长眠于地下,连尸骨都没有找到。矿井被政府永久封存,但是,痛苦却无法封存。在工友遇难的矿井口,他双膝跪下。同样是缘于生活,他的诗歌里,最多的词语是“地心”,一个普通人无法感知的词语,无法体验的地方。在升井的罐车里,一脸煤灰看不清面目的老井高声朗诵自己的诗歌,他说,诗歌是他的信仰。阳光,地心,瓦斯,构成了他的生活。普通人每天可以遇到的阳光,在他眼里成了奢侈品。而面对改革开放快速富裕起来的中国,老井同样有自己的想法:很多普通人并没有享受到中国变化的福利,阳光没有公平的照在每个人的身上。
生于1990年的许立志,是一个沉默内向的人,他在刚刚成年的时候,进了苹果公司在亚洲最大的代加工工厂富士康,成了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懂事早熟的少年,把在工厂两点一线的生活,凝结成了诗句,写在自己的微博或者纸上,从来不和别人说,也不和父母说。他的早慧和清醒,让他感到生活的无望,在写完一首诗之后,他选择了自杀。成为富士康十几名跳楼自杀工人中的一名。他说,每天连续十一个小时的工作,让他感到太累了,他喜欢大海,喜欢自由,更喜欢生命。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他的哥哥,在书吧里诵读他写的诗,按他的遗愿,把他的骨灰撒向了大海。这个青年诗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的痕迹,只剩下了他写过的诗句。有些,被印到了纸上。
生活的面目是什么样子的?无论贫穷,或者富有,每个人的生活都绝不会相同,对生活的感悟成了我们自我感知幸福与痛苦的刻度。而诗人,会把他们的生活记录下来,形成钢铁般的句子,戳中人心,刺痛现实。
生活是诗篇,有美好,也有灰暗,这部电影的意义在于,让我们透过诗行,看清真实的生活,以及被苦难相随的生活,我们在哀怨叹息的时候,抬头看天时,至少有阳光照在你的身上。而有一些人,连晒一下阳光都很奢侈。这是一个巨变的时代,有美好也有肮脏,在这个极其复杂的国度,不必悲伤绝望,也不必过于愤怒,不必沾沾自喜。好的,坏的,都是生活。或者,也是诗句。
愿公平而无私的阳光,早一天均匀的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